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976章 976 你这个恶魔!

正文_第976章 976 你这个恶魔!

  第976章976你这个恶魔!

  月神殿,很有名吗?会弹奏月光,就非得知道那什么月神殿?

 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?

  还有,就算会弹,那也是克莱斯好不好,跟我有什么关系?

  杨宁撇嘴,对于德米萨的言论,他是相当的不以为然。·

  不过,一想到德米萨自称是布鲁克家族,杨宁就皱眉道:“你刚说,自己是布鲁克家族?”顿了顿,杨宁扫了眼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这些吸血鬼,沉声道:“这么说,你们不是菲利普斯家族的?”

  “你知道菲利普斯家族?”德米萨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看着杨宁。

  “我为什么就不能知道?”杨宁耸了耸肩。

  “也对。”德米萨点了点头:“既然你跟月神殿没关系,那么…”

  “先前的话作数。”杨宁嘴角勾起一抹弧度。

  “既然你不是来自于月神殿,那么我之前说的自然也就一笔勾销了。”德米萨脸色阴晴不定,顿了顿,又道:“当然,之前冒犯阁下,我必然会给一个说法。”

  “在我们华夏有这么一句古话,那就是请神容易送神难。”杨宁微笑道。

  “你想怎样?”德米萨阴晴不定看着杨宁。

  “臣服,亦或者,死。·”

  杨宁的答案很简单,可这种简单,却让德米萨难以抉择。

  他的脑子一直很清醒,并没有因为杨宁并非来自月神殿,而产生过一丁点的轻视,因为他知道,如今包括他在内,在场所有人的性命都在杨宁的一念之间,他丝毫不怀疑,面前的这尊煞星,到底有没有能力杀掉他们,更不会怀疑,对方有没有这份勇气。

  该死!

  “你说对了,我最大的错误,就是对你的调查还不够。”德米萨在经过漫长的迟疑后,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  他的这种言辞,很大程度也表明了某种立场。

  至少,一旁的艾尔莎听明白了,眼中露出不情愿,以及愤怒之色。

  正当艾尔莎要表达某些想法时,却触及到德米萨的目光,同时,后者还朝她微微摇头,示意她保持冷静。

  杨宁是什么人?

  打心眼不相信这德米萨会如此好说话,一个家族宣告臣服,绝不可能只是这种不着边际的口头协议,就算是对天盟誓,杨宁也不会相信。他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蒙混度日的小子了,对于人性的丑陋见过太多太多,尽管德米萨表现得中规中矩,可越是这样,杨宁就越不相信这头老狐狸会如此爽快的投降。

  “如今,我代表布鲁克家族投诚,是不是应该放过这些孩子了?”德米萨望向杨宁。·

  “当然可以。”杨宁微微一笑:“不过,我对你还是不够信任。”

  “我都愿意臣服你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德米萨忍不住喊了句。

  “这是你对主人的态度吗?”杨宁冷冷的哼了哼:“不懂尊卑。”

  听到主人这两个字,德米萨嘴角忍不住抽了抽,一旁的艾尔莎也是恼羞成怒的瞪着杨宁。

  “果然,你们是口服心不服。”对于这两人的反应,杨宁并不意外,缓缓道:“看来,我得在你们身上留下点限制,比方说,血祭。”

  “血祭?”

  听到杨宁吐露这两个字,德米萨、艾尔莎当场脸就变了,充满着惶恐、绝望!

  就在刚刚,他想通过系统,来了解如何控制这些吸血鬼,系统的答案很简单,那就是血祭。只是,杨宁显然没想到,他随口说出的血祭二字,竟然会引起这两人如此大的反应,他还发现,在场但凡清醒着的人,同样脸色狂变。

  “就算是月神殿,也不可能用血祭来束缚我们!你这个恶魔,你比月神殿更可恶,更狠毒!”

  德米萨尖叫连连,这一刻的他,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镇定,变得疯癫起来。

  “我明白了,难怪你刚刚会提到菲利普斯家族。”

  德米萨像是意识到什么,尖叫道:“原来你的月光,是源自于那个恶魔!该死的,他都已经死了三百年了,这个月神殿历史上最大的叛徒,那段黑暗岁月中的头号魔鬼!”

  “你说的是克莱斯?”杨宁看似随意的问了句。

  “克莱斯?真的是他!该死的,你果然是从克莱斯那学会的月光,不可能,他已经被那一任的教皇,还有十三使徒钉死在了十字架上,他不可能复活的!”

  德米萨像是听到了最荒谬的传闻一般,尖叫道:“在三百年前,他已经彻底湮灭了!”

  “这个世上,没什么不可能的。”

  杨宁微微一笑:“听口气,你似乎很了解克莱斯。”

  德米萨一脸惶恐的瞪着杨宁,沉声道:“我怎么会不了解他?当时他掀起了这个世界最黑暗的历史篇章,甚至还一度挑唆北欧各国的混战,当时的我,只是一个刚刚懂事的小孩,在我们那代人眼中,克莱斯,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魔鬼,他比任何人更配得上撒旦这个词!”

  杨宁被德米萨这句话镇住了,倒不是因为这家伙对克莱斯的评价,而是这货竟然说,在三百年前,他是个刚刚懂事的小孩。

  “你活了三百多年?”杨宁一脸惊讶。

  “有什么值得奇怪的?”德米萨撇撇嘴,指着一屋子的人,缓缓道:“这里最年轻的,也比你爷爷的岁数大。”顿了顿,他望向艾尔莎:“我的女儿,都已经两百岁了。”

  两百岁?

  杨宁古怪的望向艾尔莎,实在无法想像,这么性感惹火的女人,竟然是个两百岁的超龄剩女,还是个老处女!

  该死的,看上去挺年轻的呀,而且心性也不咋的,如果不是德米萨说出这话,实在无法想像这娘们的年纪,竟然比他爷爷还大两轮!

  卧槽!

  还真是经一事长一智呀,原来别人祈求的长命百岁,如此的不值钱呀。

  “你那是什么眼神,我只是沉睡了两百年罢了。”

  艾尔莎显然受不了杨宁这种古怪的目光,这一刻的她,似乎也抛开了对杨宁的忌惮跟惊恐,羞恼道:“从层面上讲,我很年轻的,跟上高校的女生一样。”

  我勒个去,看来,不管是人类,还是这什么吸血鬼,但凡是个母的,都很在意别人对她们年龄的看法呀。

  杨宁撇撇嘴,暗道普天之下,也只有你们这些活了几百年的吸血鬼,才会认为只是活了几百天。

  “少罗嗦,我不管你们是公的还是母的,现在又多少岁,我只问一句,你们是选择臣服,还是死亡。”杨宁脸色骤冷,沉声道:“我的耐性很有限,只等十秒,十秒后,我将清场。”

 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,杨宁手中,多出了一柄猩红的匕首——。

  同时,他缓缓道:“十…九…八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