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973章 973 谜底

正文_第973章 973 谜底

  第973章973谜底

  房间里,四目相对。·

  杨宁望着艾尔莎,艾尔莎同样望着杨宁。

  期间,谁也没有主动说话,房间也陷入到短暂的安静当中。

  在如此阴暗的光线,透着**的气氛中,一男一女,被围绕在众多的成人物品里,气氛要说不暧昧,那绝对是糊弄鬼的说法。

  半晌,艾尔莎拣起一个酒杯,先是自顾自的倒了小杯后,才举杯道:“真是太巧了,没想到这么快咱们又见面了。”

  “是呀,确实挺巧的,我也没想到艾尔莎小姐这么敬业,刚刚看完球,就继续跑来上班工作了。”

  杨宁微微一笑,同样举着酒杯,与艾尔莎的杯子碰了碰。

  对于杨宁这略显调侃的口吻,艾尔莎倒是不置可否,只是自顾自的喝了口杯中的红酒后,就笑道:“杨先生,那咱们接下来该干些什么?”

  “自然是干一些该干的事情了。”杨宁脸上透着一抹邪邪的笑意。

  艾尔莎望了眼杨宁后,忽然笑道:“好,今晚我一定要征服你,让你永远的留在洛城。”

  说着,艾尔莎伸出小手,隔着衣物摸着杨宁的胸口。

  杨宁并没有丝毫过激的举动,只是微笑着看着艾尔莎,不可否认,换上塑身黑皮衣的艾尔莎,透着一种让男人疯狂的妩媚。·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免费阅读

  眼看着艾尔莎的小手,就要摸向杨宁的裤裆,而就在这时,艾尔莎忽然笑道:“杨先生,要不今晚玩点刺激的?”

  “比如?”

  艾尔莎没有回答,只是微笑着望向不远处的一个道具台。

  杨宁顺着艾尔莎的目光望去,笑道:“我擅长进攻,可不擅长防守。”

  “今晚破个例。”艾尔莎微笑道:“杨先生,等一下,你就能体味到防守其实比进攻更舒服。”

  “真的?”杨宁一脸怀疑。

  “相信我。”艾尔莎微微一笑,同时俯了俯身,让那缝隙变得更为深陷。

  咽了口唾液,杨宁笑着点头:“好呀。”

  在艾尔莎的安排下,杨宁坐在一张旋转的椅子上,然后抬起手,任由艾尔莎利用两边的链铐给铐住双手。

  做完这一切,杨宁略微活动了一下手臂,发现想要挪动的话,挺困难的。而就在这时,艾尔莎坐在杨宁大腿上,伸出手指,开始在杨宁的脸上滑动。

  手指最终滑到了杨宁的喉部,这时,艾尔莎忽然道:“杨先生,你说咱们是不是挺有缘的,这才分开没多久,不仅见面了,待会还可能发生更亲密的行为。”

  “你也说只是可能了。·”杨宁微笑道:“只是可能而已。”

  “我不明白杨先生这话的意思。”艾尔莎一脸疑惑道。

  “天底下没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巧合。”杨宁缓缓道:“我宁可相信这是有人刻意的安排,也不相信那么多所谓的因缘际会,不可否认,你们安排得相当巧妙,尤其是你,换做其他人的话,说不准依旧被蒙在鼓里,你演戏的本事,确实很好,不去当演员的话,太浪费你这身天赋了。”

  艾尔莎的脸色忽然沉了下来,原本滑到杨宁喉咙的手指猛地一伸,直接掐住了杨宁的喉咙:“杨先生,信不信下一刻,你就会因为喉骨碎裂而亡?”

  “你认为我该不该信?”杨宁一脸无所谓道:“从一开始遇到你,到分别,再之后是遇到德米萨,直到现在,我都不知道,还有没有必要相信你们说的话,做的事。”

  “如果你不信的话,那么下一刻,你很可能会死哟。”艾尔莎脸色变得更为阴沉,甚至出现了扭曲。

  “我只是好奇,你们这么大费周章的暗中布置,到底图的是什么?说起来,洛城人队中途插播的那段视频,也是你们故意搞出来的吧?”杨宁依旧神色如常。

  “没错。”艾尔莎微笑着点头:“也算是给你一点小小的惊喜吧,不过说起来,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?”

  “惊喜?”杨宁嘴角勾起一抹诡笑:“事实上,如果你们没有安排这段视频的播放,兴许我还不一定这么快怀疑。”

  顿了顿,杨宁歪着脑袋,一脸邪笑的看着这个尤物般的女人:“还有就是,虽然你的演技不错,但我的经验告诉我,你似乎还没跟男人上过床,这跟你的身份不太符合呀,所以,刚刚我就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。”

  “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艾尔莎脸色猛地泛红,但很快,整张脸就变得阴沉起来:“你少在这油腔滑调,不管怎么样,这最后的结局也已经注定了,那就是,你死定了。”

  “你敢杀我?”杨宁很平静的看着艾尔莎。

  “我为什么不敢?”艾尔莎恢复了先前的中气十足,冷冷的盯着杨宁。

  “难道在米国,杀人不犯法吗?”杨宁笑道。

  艾尔莎正要说什么,忽然,门被推开了,只见德米萨跟那个西装男人走了进来,德米萨更是喊道:“艾尔莎,少跟他罗嗦,动手吧。”

  艾尔莎闻言点头,同时,目光闪过一抹凶狠。

  “不是吧?”

  忽然,艾尔莎脸色猛地一变,她确实掐住了杨宁的脖子,更顺势拧了拧,但是,结果却跟她想得不太一样。

  就仿佛,先前拧到的不是人的喉骨,而是一块石头!

  一块坚硬得可怕的石头!

  什么情况?

  艾尔莎不可思议看着略有些发疼的手指,同时盯着杨宁的喉咙:“不可能!”

  “艾尔莎,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德米萨露出不耐烦之色:“难道这种事,还要让我这个父亲出手吗?”

  “爸爸,他的脖子跟别人的不太一样。”艾尔莎有些委屈的站起身。

  “哼!”

  德米萨冷冷的哼道:“我看你是做正常人做久了吧,一个能弹奏月光的家伙,你用普通人的力量,能杀得了他吗?”

  杨宁目光微不可查的闪了闪,这一刻,所有的谜题都解开了。

  月光!

  竟然是因为月光!

  “你们果然是冲着我来的。”杨宁微笑着晃了晃脖子,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:“很感谢你们解答这个谜题,不过嘛,我还有不少疑问想要听你们解释。”

  “你认为自己有这种资格吗?”德米萨冷哼道:“你马上就是个死人了,还是早些上路,下地狱去吧。”

  “如果我不愿那么快下去呢?”杨宁微笑道。

  “事情到了这一步,你认为,自己还有选择的余地吗?”德米萨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:“不怕告诉你,这里已经彻底封闭了,就连之前你进来看到的那些男人跟女人,也是我们安排的杀手。为了这一天,我们已经准备一个礼拜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杀了你。”

  顿了顿,德米萨沉声道:“所以,今儿你跑不了的。”

  “是吗?”杨宁依旧微笑着,忽然,他话锋一转,用调侃的语气道:“德米萨先生,可能要让你失望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