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956章 956 拉夫

正文_第956章 956 拉夫

  “你要说的只有这些吗?”夏尔米语气透着冷淡。·

  看到夏尔米的脸色,王志专就暗暗叫糟,事实上,经过一开始的激动亢奋后,真坐下来,他才猛地发现,他对杨宁的了解真的很有限。

  倒不是说,在南湖三中的时候,他跟杨宁接触得少,而是他发现,要让他说一些关于杨宁的有用信息,还真就没多少。至少,这些信息压根就不值三十万米金,甚至连三千块华夏币都不值!

  王志专急了,如今夏尔米就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他也不希望好不容易在国外混出点人样,然后就灰溜溜的逃回国内。

  “其实…我…”王志专张着嘴,却迟迟接不下话。

  夏尔米眉梢皱起,显得很不耐烦,摆手道:“等你什么时候想出点有价值的东西,再来找我吧。”

  看到夏尔米缓缓站起身,一副要走人的架势,王志专都快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了。

  也不是没想过留住这有腿有胸还带脑子的美艳女人,可是,一想到对方的身手,还有眼下的有求于人,王志专不敢,唯恐因为他一个不好的举动,让这笔交易彻底黄了!

  看着夏尔米越走越远,王志专终于无力的坐在沙发上,一脸的沮丧,直到这一刻,他不得不承认,对于杨宁,他压根就一点不了解!

  出了咖啡厅大门,不经意透过玻璃窗扫了眼满脸沮丧的王志专,夏尔米眉头皱得更深了:“难道他知道的就这么多?看来,得让人去一趟华夏,多搜集这家伙的有用信息呀。·”

  想到这,夏尔米不再纠结这事,王志专也被她划入到毫无价值的那波人中,对于这种不能给她提供利益的人,她是没兴趣惦记的。

  她之所以这么在乎杨宁,完全是因为柯尔道拉斯的态度,至少在他的印象中,一个连对总统都不怎么感冒的家伙,偏偏一反常态,这足以说明杨宁有让柯尔道拉斯感兴趣的东西。至于是什么,她猜不到,但鉴于柯尔道拉斯掌握着预兆的力量,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,那就说明,杨宁绝不一般。

  越是猜不透,她越是心痒难耐,这也直接造成,她想要去挖掘、探索。

  “哼,要不了多久,我就会查清楚,你到底有什么秘密!”夏尔米目光透着自负。

  “你想要这玩意?”一个金胡子的男人惬意的摸了摸手腕的金属线圈,微笑道:“柯尔道拉斯,咱们熟归熟,可你也知道,这玩意如今是进入那地方的唯一凭证,这可不是钱能衡量的东西。看·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柯尔道拉斯点头,然后道:“不过,你都在那地方待了好些年了,该探索的地方也探索过了,留点机会给年轻人嘛,也就十天半月的时间,最多不超过一个月,对吧?”

  “一个月?”金胡子男人露出狐疑之色:“我在那鬼地方待了七年了,都没研究出个东西来,十天半月的去了又有什么用?”

  “就当旅游吧。”柯尔道拉斯哈哈笑道。

  “你糊弄鬼去吧。”金胡子男人压根就不信柯尔道拉斯的鬼话,他相当清楚,眼前这货绝对是个无利不起早的疯子,对时间的吝啬程度更是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,哪可能有这闲情雅致带着别人去观光游玩,而他本人更是充当导游?

  笑话!

  “这玩意,我不借,也不租。”金胡子男人摸了摸手腕挂着的金属线圈,嘿嘿笑着。

  “既然这样,那就不打扰你赌钱了。”

  柯尔道拉斯瞥了眼不远处的赌桌,以及那边不时朝这里投来目光的赌客,随后就打算转身离开。

  正要拉开包厢的门,这时候,金胡子男人忽然道:“别急嘛,柯尔,咱们也是很多年的朋友了,你都亲自跟我开了口,不帮忙的话,岂不是很不仗义?”

  “哦?拉夫,听口气,你是改主意了?”柯尔道拉斯微笑转身。

  “没有,这玩意肯定是不能借给你的,不过,我倒是认识两个家伙,他们如今正为一笔钱头疼,说不准,我能帮你给借过来。”叫拉夫的金胡子男人微笑道。

  “你有什么条件?”柯尔道拉斯皱眉,他可不认为,面前这贪婪的家伙会一反常态的热心帮忙。

  “还是你了解我。”拉夫拍了拍大腿起身,然后嘿嘿笑着来到柯尔道拉斯身边:“我打算跟你们一块去。”

  见柯尔道拉斯沉默着不吭声,拉夫又道:“柯尔,别把我当傻瓜,你真以为带人去观光这种鬼话经得起推敲吗?还是认为天底下就数你聪明?”

  顿了顿,拉夫又道:“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发现,要急着把人带进去。当然,我可以保证,我只是看,绝不动你发现的东西。”

  “如果我拒绝呢?”柯尔道拉斯若有所思望着拉夫。

  “大不了不去,不过你也知道,我这人嗜酒,很担心喝高了不小心就说漏了嘴。”拉夫嘿嘿笑道。

  “这算是威胁吗?”柯尔道拉斯神色骤冷。

  “天啊,亲爱的兄弟,我们是最好的朋友,我怎么会威胁你?看在那该死的上帝的份上,你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行不行?”拉夫摆出副惶恐的样子:“放心,只要你愿意带着我去,我保证替你弄到两个金属环,同时,绝不会再告诉其他人,甚至可以戒一个月的酒。”

  “你觉得我能信任你吗?”柯尔道拉斯微笑着凝视拉夫。

  “柯尔,冲着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,你应该信任我。同时,你也要相信,我能帮助你,也乐意去干。”拉夫信誓旦旦的说着。

  “既然这样,那明天就在老地方碰面吧,我先走了。”

  看着柯尔道拉斯的背影离去,拉夫嘿嘿一笑,脸色浮起得意,心情大好的他,一边哼着小曲,一边重新回到赌台。正要从旁边的侍者手里接过红酒,本要饮上一口的他,忽然停住了动作,嘿嘿笑了笑,打了个响指:“老子今天心情好,给我倒果汁来。”

  “继续继续,刚才赌到哪了,来来来,今天老子开心,陪你们赌到天亮!”拉夫大手一压,立刻让荷官发牌,同时,还嘿嘿大笑着揽过身旁一个身材丰满的女人,不时上下其手,惹得这女人一阵娇笑。

  柯尔道拉斯靠着地下车库的石柱子,在昏暗的光线下,他随手点了根烟,目光出奇的平静,这一刻的他,很难让人看出喜怒哀乐来。

  半晌,他扔掉烟头,并用脚踩灭,脸上浮起一抹诡异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