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938章 938 强盗军人

正文_第938章 938 强盗军人

  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  负责看管赌场的几个菲籍保安,立刻举起手中的霰弹枪,对准了这些忽然出现的军人。·

  不过嘛,杀伤力压根就没有,只要耳朵不聋,脑子不当机,眼睛也不瞎的,就能看出这些菲籍保安一个个胆颤心惊,就连开口发问的这个保安,语气也透着颤音。

  啪!

  回应这保安的,是一声清脆的枪响,顿时吓得在场赌客们连连尖叫,一个个都双手悟头蹲在地上,更有甚者,已经吓得往赌桌底下钻了。

  苏羽脸色发白,惊慌失措的看着那个菲籍保安倒在血泊中,她修长的身体不断颤抖着,显然处于极大的惊吓当中。

  她想要寻求一个依靠,只可惜,目光所过之处,看到的全是跟她一样惊恐的人,她无助,甚至有种绝望感。生平第一次看到死人,更是遭遇这种被枪指着,被坏人恐吓的场面,不管她平时如何去掩饰作为一个女人天性的柔弱,在这一刻,这种天性彻彻底底的暴露,根本压抑不了。

  “你怕吗?”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在她耳畔响起。

  惊讶的转过身,看到的是杨宁那略微关切的神色,苏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:“怕。”

  “你倒是很坦诚嘛。·”杨宁微微一笑,然后不再看她,而是望向陆续进门的那些黄衣军人。

  “他怎么看上去一点都不紧张?”

  对于内心忽然萌生出的想法,苏羽惊讶了,她试图将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甩出体外,因为她并不认为,杨宁就真的不害怕。

  只是,她在仔细观察一会后,变得更迷茫了。

  作为一个时常游梭在这种场合里的女人,要是没点脑子,又不带眼睛,怕早就被人灌醉带房间里给那啥了,能在众多男人间游走,且片叶不沾,苏羽自认这看人的水准还是有的。就因为她意识到杨宁并不是在强撑,不是装沉稳逞威风,所以才有些不确定,杨宁是不是真跟在场这些人一样,既害怕,又无能。

  “都老实点,不然的话,这就是你们的榜样。”

  一个明显领头的军人冷冷的走到那菲籍保安的尸体旁,很不客气的用脚踩在这尸体头上,然后冷冷的看着那几个害怕到极点的菲籍保安。

  “我如果是你们的话,现在会立刻放下枪,然后抱头蹲在地上。”

  那几个菲籍保安一脸迟疑跟紧张,他们都没有立刻照着这军人的话去做。

  “哼。”

  这军人发出一道冷哼,紧接着,赌场内就再次响起·

  哒哒哒哒哒…

  那些原本还站着的菲籍保安,眼下成了活靶子,等枪声止戈,他们全被子弹穿透,成了马蜂窝般倒在血泊中。

  “真是不识抬举,就这不灵光的脑子,活该一辈子当下等人。”这军人不阴不阳嘀咕,听着现场乱糟糟的尖叫声,还有女人的哭声,他皱了皱眉,吼道:“都tm给老子安静点,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们!”

  随着这军人吼声这么一吓,顿时,现场陷入死一般沉寂,似乎很满意自己恐吓带来的震慑效果,这军人笑眯眯道:“我们只求财,把钱,还有名贵的首饰全部掏出来,都自觉点,尤其是你们中的那些女人,不想被扒光了搜身,就千万别给老子玩花样,我带来的这些兄弟,可有好一阵子没碰女人了。”

  在场的女人们听得一个个脸色发白,目露恐惧。

  很快,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慌乱的站了出来,从身上将钱夹子扔在地上,同时还摘下了手腕的金表。

  正要退回去,这军人缓缓道:“把衣服全脱了,就留一条内裤,这样,我才能相信你身上没藏着其他东西。”

  见这男人露出迟疑,这军人继续道:“先前那几个菲佣没搞明白我的时间观念,所以,我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”

  这男人整张脸顿时煞白,想也没想就把衣物一骨碌全脱了,只余下条花内裤,胆颤心惊的缩回人群里。

  很满意这个男人的识相,这军人微笑着点头:“这样才对嘛,你好我好大家好,你们都看到了吧,想活命,就跟他一样,把衣服全给老子脱了。女人嘛,可以多保留一件内衣,嘿嘿,快点!”

  一群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有人迟疑着开始解皮带、纽扣,也有人面露难色,迟迟不动手。

  这军人脸上露出不耐烦之色,指着一个蹲在地上不作为的男人,随即,一声枪响,响彻众人耳畔。

  啊!

  尖叫声再次响起,更多的是女性的哭声,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,都哭成泪人,一边哭一边脱衣服,然后就双手捂着胸前,缩到墙角边。

  一旁的军人们一边笑盈盈的拾起地上被丢弃的战利品,一边对着那些只剩内衣的女人品头论足,不时发出充满污秽的贱笑,吓得众女一个个噤若寒蝉,唯恐被这些体格粗犷的男人给揪出来办了。

  “恩?”

  领头的男军人在场中巡视着,忽然,他皱了皱眉,因为发现,现场中仍有一男一女没有动作。

  他脸色阴沉的走了过来,居高临下看着蹲在地上的这一男一女:“你们想找死吗?”

  女人吓得小脸煞白,她下意识望向身边的男人,发现对方依旧云淡风轻的样子,不知为何,内心猛地升起一股莫名的勇气,暗暗咬牙,对于这个男军人的喝问,选择了最直接的无视。

  “贱人!”

  领头的军人咬牙,阴狠道:“你们拖出去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一个小时后再弄死。”

  顿时,就跑来七八个兴奋的男人,看着这些男军人双目放光,苏羽脸变得更白了,她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押错宝了,下意识的望向杨宁,心头却猛地一震。

  因为,她竟然从杨宁的目光中,读出了一种叫兴奋的东西。

  这个兴奋,并不是源自于那种看到女人被男人那啥的幸灾乐祸,而是一种猎人看到猎物的见猎心喜!

  他要做什么?

  苏羽心神巨震,她无法理解,在这样的场合中,面对一群凶神恶煞,还身怀枪械的强盗军人,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,能干得了什么事?莫非,他以为自己刀枪不入,能够一个人,挑翻眼下这群正快速接近的军人?

  只是,下一刻,杨宁就用行动,来解答苏羽内心的困惑。

  一柄寒芒闪过,苏羽下意识炸了眨眼,好不容易等看清楚那是一柄锋芒毕露,且透着森森寒意的匕首后,她再次惊讶。

  因为,这个姓杨的帅哥,竟然荒谬的在她眼前消失了!

  不可能,他明明刚才还在这的!

  他上哪去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