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934章 934 赌不赌?

正文_第934章 934 赌不赌?

  “这是什么东西!”

  温文昊一脸的匪夷所思,他不敢确定,这吼声的源头,是否跟他联想的一样,甚至于,要不是这里出现过那玩意,如今网络依旧如火如荼的讨论那玩意,那么他不可能,也绝不会把这声音,与他脑海中的那个字联系在·

  龙!

  这是一头龙,发出的吼声!

  也只有这种本应该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,才可能发出这般惊天地泣鬼神的吼声,让听到这声音的人,心神巨颤!

  杨宁一副同样很震惊的样子,低声道:“应该就是你想的那玩意。”

  “真有这玩意?”温文昊眼珠子瞪得大大的,当知道不是耳朵出现幻听后,他整个人就兴奋起来:“我靠,这次终于能亲眼目睹龙长什么样子了。”

  不得不说,这货的神经确实有那么点不可思议的跳跃,因为想象一下,前一刻还忐忑不安的人,在下面立马变得反客为主,这变脸比翻书还快的节奏,确实前后的反差让人很难适应。

  杨宁很无奈的看着这货,然后点了点头。

  顿时,温文昊就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,他竟然抬起两只手,展开手掌后放在嘴边,随即大喊道:“神龙,我要许愿。”

  靠!

  杨宁险些一个酿跄跌倒,这尼玛是弱智儿童欢乐多,还是看漫画魔怔了?许愿,这脑细胞得多强大,才能在这节骨眼上做出如此变态的举动?

  这一刻,温文昊在杨宁心目中的形象彻底达到·

  “杨老板,你们别待在这,太危险了!”这吼声,不但惊动了杨宁跟温文昊,同样也把在这片区域巡哨的警察给吓住了,甚至于,附近的商贩,逛街的市民,要么从铺子里走出,要么就干脆的站在原地,都目光炯炯的望向这片区域。

  是龙!

  几乎这是这些人脑子里唯一的念头,很快,就有人掏出手机,直接开启了拍摄功能,似乎都在想着待会能再次出现龙腾空的一幕奇景来。

  “这就走了?”被杨宁拉着,温文昊一脸不甘心。

  “再不走,这地方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塌了,你指望**子守活寡吗?”杨宁没好气道。

  “呸呸呸…大吉大利…”温文昊这一刻才惊醒过来,赶紧点头,先前那股子兴奋感瞬间退散,此刻就只剩下一身冷汗了。

  显然,这货直到这一刻,才意识到龙是什么玩意,那可是巨型生物,这万一在他们脚底下冒头,先不说会不会被一口给吞了,光是裂开的地面,就足够把他还有杨宁给装进去。

  围观的市民越来越多,地面依旧处在颤动当中,不时还会有响亮的吼声响彻全场,就连凤凰楼前方的地面,市民们都能感觉到脚下的颤动,前一刻还兴奋异常的他们,终于骇然色变了。·

  “请立刻离开这片区域。”

  警笛声响个不停,警察也在忙着疏散人群,此刻,这片区域,彻底被划分到了危险区域,甚至是禁地!

  网络上,针对这起突发事件的报导,完全是一种爆版的节奏,几乎每一秒,都会有新帖子出现,就连一些早早赶到现场的内地媒体,也进行着实地报导,或者将这里的情况,以最快的速度传回国内。

  同样做着这种事的还有国外的传媒记者,所有人都在争取第一手资料,第一手爆料的事。

  很快,各大门户网站,再次以版面头条来传播这起事件,一时间,几乎九成的网民,不再去关心港城的内乱,而是将注意力,再次放到了龙这种传说生物上。

  听着雄浑苍茫的吼声,所有人都觉得,这是一头远古凶兽苏醒,然后破土而出,尤其是感受到视频中地面的颤动,附近房屋内的摆设不断摇晃,甚至东倒西歪,这一刻,网民们全都兴奋起来。

  不过嘛,居住在这片区域,或者在这片区域有铺子的市民们,可就不这么想了,他们还真担心,被地下那条始终不肯露头的龙,给搞得天翻地覆。

  温长陵这些炎黄交流会的核心成员,都是心有余悸下了车,跟杨宁以及温文昊汇合后,立刻问道:“文昊,你刚在电话里说,真见着龙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温文昊瞄了眼事发地的方向,耸了耸肩膀:“只是恰巧在事发地,谁想那龙愣是不出来,挺可惜的。”

  “可惜?”

  温长陵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气笑道:“一点都不可惜,若是那玩意真出来了,估摸着我就见不到你这儿子了。”

  顿了顿,温长陵同样望向事发地的方向,担忧道:“这地方就跟定时炸弹似的,太危险了,我之前还是不相信会有龙,不过,现在我也信了。地下那玩意如果一直不出来,真不好开发呀,万一哪天就冒个头来,对我们来说,绝对是灾难性的。”

  “其他叔伯也都这么认为吗?”忽然,杨宁问了句。

  这些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看到对方脸上的心有余悸,半晌,有好几个人都凝重的点头。

  “既然连各位叔伯都这么认为,那岂不是说,现在最方便买地了?”杨宁嘿嘿笑了笑。

  温长陵等人先是一愣,紧接着,一个个都脸色阴晴不定起来。

  站在旁人的立场,这地方确实很危险,基于这种想法,只要那玩意一直躲在地下不出来,那地皮的价格肯定很难上扬,甚至连坚守都不可能,搞不好还会哗啦啦的跌价。

  而出手买地,必然能用不高的价格,大量吸纳到手里。

  但也正是这个原因,手握地皮的自己,同样要冒着天大的风险,万一哪天政府发神经说这里不准进出,列入禁地,那到时候可就赔钱赔到姥姥家了。

  “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大产,做买卖嘛,有时候就得赌,收益越大,风险也就越大。”杨宁自然看出这些人的担忧,微笑道:“当然,赌不赌,就在于值不值得,各位叔伯,你们说对吧?”

  顿了顿,杨宁继续道:“我打算趁着这机会,再搞几块地。”

  温长陵意外的看了眼杨宁,沉吟片刻后,望向温文昊:“打个电话给阿蕙,让她核算一下,公司还能拿得出多少现金。实在不行,以温家的名义,跟银行贷一笔款子。”

  显然,温文昊可没有这些老家伙们那么多心思,立刻笑呵呵的掏出手机,没心没肺的打电话给媳妇邀功去了。

  至于其他人,私底下聚在一块商议会后,都陆续作出决定。

  赌!

  “瑞昱,找人收买一些报社的记者,还有,跟港城那些流量较大的门户网站接触下,让他们在地产板块上,多弄一些关于这片区域的报导分析,记住,一定要写得消极些。”既然做了决定,温长陵立刻开始权衡各种得失利弊。

  “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。”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人微笑点头,然后掏出手机,也跑到一旁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