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76章 876 陆绝的排场

正文_第876章 876 陆绝的排场

  海澜市。·

  作为一所首府级城市,这里并没有杨宁想象的那么富饶,至少,跟京城、华海等一线城市相比,还是差上不少,无论是经济,还是工业,只能勉强压过一些三线城市,即便是在二线之流,也只能排在末端。

  不过,省城终究是省城,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就算一无是处,也是能吸引不少商人前来投资的。

  就说面前这栋海澜大酒店吧,门前一片大型停车场,停靠着各式各样的豪华轿车,中心区域的喷泉日夜不间断,池中养着一群观赏类的红鲤,据说夜晚这栋十几层高的大楼,还有彩灯大瀑布。

  酒店门前,左右各立着一尊巨型石狮子,远看就已经极有气势了,近看更了不得,如同两座小山。

  走进旋转玻璃门,立刻就能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味,内厅的奢华也毫不逊色京城、华海的一线酒店,更是有几个金发美女做迎宾小姐,甚至,还有七八个身强力壮的西方男人,担任服务员。

  整个酒店的装潢风格,完全是向着西方化看齐,当然,质量也是如此,看上去挺高端,据零零三讲,这海澜大酒店,是一个华侨投资的,这里是他的故乡。

  陆绝今日广邀宾客,见证他小徒弟的天赐良缘,地点,就是这海澜大酒店。·

  看得出来,这陆绝可是个讲究排场的主,没钱的不请,没身份的不请,没社会地位的,同样不请。

  作为一名神医,他有着太多太多的机会结交那些权贵,确切的说,是人家求着他,毕竟这越有身份越怕死,认识一个神医,这小命就有了保障,像这种朋友,认识再多也不为过。

  所以,一听说陆绝的小徒弟结婚了,一群有钱人愣是携带重礼前来拜贺,还甭说,礼物一个比一个贵重,看得陆绝喜笑颜开。

  当然,官面上的人也来了不少,小到科级,大到厅级,愣是挤了七八桌。

  每当看到有新的客人前来贺喜,顺带着还送上一份大礼,在面前迎客的陆绝,嘴角总会露出灿烂。

  “两位先生好,请问有请柬吗?”

  当杨宁跟零零三出现时,立刻有侍者跑来。

  “没请柬就不能进海澜大酒店吗?”杨宁一脸不耐烦道:“什么时候住店这么麻烦了?”

  “这位先生,真抱歉,连着七天,酒店都被一位老板给包场了。”侍者笑道。

  包场?

  把整栋酒店都包了?

  这陆绝做事还真是挺铺张的嘛,不过嘛,毕竟是自家徒弟人生的大日子,为徒弟铺张些,倒是说得过去。·

  但很快,杨宁就不这么想了,他觉得自己真是太单纯,才会天真认为这是所谓的师慈徒孝。

  “如果两位老板想要住店的话,那很简单,只能成为受邀的客人,那么,客房任住,酒饭全免,只有一周哟。”这侍者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,看这精明样,八成先前就跟不少人推广过。

  杨宁忍不住问了句:“怎么才能成为这的客人?”

  “很简单,只要缴纳份子钱就行。”这侍者一副热心之色:“五万,或者等值的礼品。”

  我勒个去!

  甭说杨宁,就连零零三,整张脸也都黑了。

  这尼玛哪是缴份子钱,摆明了就是抢劫嘛!

  如果真是住店的,就算住个十天半月,也用不到五万吧?

  这不明着把客人往别处赶吗?这生意还做不做了?

  不过嘛,杨宁也懒得去跟这侍者计较,那会显得自己很没有档次:“随便。”

  “好咧,两位老板果然豪爽,是现金,还是刷卡?”

  连杨宁都没看清楚,这侍者是从哪揪出来一个刷卡机,看这驾轻熟路的样子,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。

  红果果的敲诈勒索,还tm成了专项技能,黑店,这简直就是家黑店!

  杨宁黑着脸,从兜里掏出一张卡,这侍者直接刷卡扯票,可谓是一气呵成,当笑呵呵把这张卡递还给杨宁后,这侍者直接掏出两张请柬,塞给了杨宁跟零零三。

  顺利进入酒店后,零零三忍不住道:“杨先生,真是抱歉,来之前,我没想过…”

  “行了,竟然敢宰我一顿,我一定加倍讨回来!”杨宁一脸忿忿不平。

  零零三跟在杨宁身后,两人一路上到宴会厅,只见里面前前后后摆在上百张桌子,每张桌子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式,坦白说,这菜的品种着实不少,色香味也俱全,看到这些食物后,杨宁脸色稍稍好看了点。

  所谓一分钱一分货,这陆绝也不是一无是处,最起码,在宴会这档子上,还是挺下本的。

  杨宁端着杯红酒坐在角落边的沙发上,他的听觉极好,立刻将在场的交谈声听了个遍,只不过,听了会后,他就没什么兴趣了。

  因为,这里的人,压根就是群喜欢攀比的家伙,而且多数人都来自五湖四海,并非海澜市的本地人,所以口音都比较重。

  但是,这也侧面说明,这陆绝的交友面很广泛,这来的人不仅多,也杂,三教九流做什么的都有,杨宁甚至哭笑不得的发现,在场还有几个小蟊贼,鬼鬼祟祟的专找那些看上去很豪气的主下手。

  杨宁还发现,一些看上去刚从牢里出来的黑大佬,正在跟那些个厅级干部大吹牛皮,不时的称兄道弟。

  更奇葩的是,竟然还有一些乡巴佬,穿着打补丁的衣物,提着个二胡在表演,不时捧着个生锈的盆,穿梭在人群里乞讨。

  等等…

  当杨宁目光转移到某个人群聚集的区域时,眼珠子都瞪出来了,尼玛,连耍猴的都有?

  看这表演的熟练样,还有那搞笑的本事,这绝对就是全职干这活的!

  啧啧,这口才,要得要得。

  “杨先生,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零零三也一脸古怪的看着这一幕,半晌,他迟疑的动了动嘴。

  “讲。”杨宁脸色阴晴不定的盯着面前这些人。

  “这些人真是缴了五万块进来的?”零零三干笑道:“我怎么感觉他们不像是舍得掏这钱的主呀,这完全就是个赔本的买卖。”

  “看来,咱们这些别有用心的人,成了人家开宰的肥羊了。”杨宁像是想明白了前因后果,摇头道:“很明显的,这陆绝也知道,今儿八成有很多像咱们这种人上门,所以就叮嘱那些服务生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”

  “杨先生的意思是?”零零三迟疑道。

  “既来之,则安之。”杨宁终究还是忍住不去找陆绝讨说法的冲动,摆手道:“算了,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。”

  零零三正打算说些什么,可就在这时候,大门外传来一阵欢呼声。

  只见,一个看上去文赳赳的中年人,正带着披金戴银,穿着婚礼服的一男一女走了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