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66章 866 第一天僧!

正文_第866章 866 第一天僧!

  彩花婆婆没有理会这男僧,她的目光,自始自终,都没离开过盘膝坐在雪地上的将死老僧。·/>

  直觉告诉她,面前这个藏僧异常危险!

  “不得无礼。”

  这将死老僧沙哑的说了声,他依旧闭着眼,缓缓道:“这位可是百年前就威震天下的彩花仙子?”

  “阁下是谁?”彩花婆婆一脸凝重,称她为彩花仙子,而不是彩花婆婆,这辈分算起来,莫非是跟她同时代的?

  “贫僧法号桑定。”

  将死老僧语气很轻,也很缓,只是,当听到桑定两个字后,彩花婆婆脸色瞬间狂变。

  桑定是谁?

  这个名字,即便是在八十年前,对彩花婆婆来说,也是如雷贯耳!

  在当时,号称天人下无敌的存在!

  这都过了八十年,彩花婆婆压根就懒得去想,眼前这将死老僧,有没有成功迈出那一步!

  也就是说,眼前这叫桑定的将死老僧,是天人级的存在!

  “没想到,布拉阁竟会让你来!”

  彩花婆婆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,甚至已经变得慌乱,一个天人级的存在,在如今的隐武界,那就是站在金字塔尖的,他们一直在诠释两个字的真意,那就是无敌!

  杨宁偷偷用查探,立刻露出惊讶之色,因为眼前这个将死老僧,同样是全属性满值!

  莫非,天人级的存在,属性都达到了这个界限吗?

  杨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,他并没有彩花婆婆的紧张压抑,因为他有着底牌。·

  面对质问,将死老僧不以为意,缓缓道:“贫僧之所以来此,是听闻雪后苏醒,且你们抓走了敝寺的僧侣与一些江湖上的英雄。再者,贫僧也希望,能带走灵女与修罗。”

  “桑定,你这是打算恃强凌弱了?”彩花婆婆前所未有的戒备。

  “大胆,竟敢直呼第一天僧法号!”有藏僧在旁叫嚣。

  “第一天僧?”彩花婆婆冷哼道:“好威风,好霸道的名字!”

  桑定并不理会彩花婆婆的讽刺,依旧盘膝拨珠,只不过,目光却在杨宁,以及妇人怀里的贝贝身上游走着。

  “护住宫主。”

  彩花婆婆一声令下,顿时,那些素衣少女们,一个个从腰间拔剑,同时站在那妇人身前。

  之所以没有让妇人抱着贝贝进洞,是因为彩花婆婆很清楚,一旦这么做的话,那就等于给面前的桑定,一个瓮中捉鳖的机会。

  到时候,她们将会绝对被动!

  “彩花仙子,贫僧给你一次机会,只要你把敝寺的僧侣,以及其他江湖英雄放了,贫僧愿与你公平·”桑定望向彩花婆婆。

  “笑话!”彩花婆婆嗤笑道:“这叫机会?这叫公平?桑定,你觉得,一个天人叫战天罡,能算公平吗?”

  顿了顿,彩花婆婆又道:“我真没想到,作为布拉宫第一天僧的你,竟然会如此无耻。”

  “阿弥陀佛。”桑定念了句禅,沉声道:“既然彩花仙子执迷不悟,那么,就休怪贫僧不客气了。”

  说完,原本垂死之态的桑定,干瘪瘪的皮肤忽然膨胀起来,渐渐的,变得圆润,不仅如此,他浑浊的双眼,也开始精芒闪闪,浑身上下,更是爆发出一股焕然一新的活力!

  仅仅几个呼吸,桑定的老态不再,变得精装,如今看上去,就如同四五十岁。

  这种前后间的变化,让杨宁啧啧称奇,暗自嘀咕难怪游长安看上去那么不显老,敢情不是驻颜有术,而是用了这种返老还童的秘法呀。

  还甭说,确实挺有效,有机会得找他讨教讨教。

  彩花婆婆脸色变了又变,因为她能清楚感觉到,四周的气场正在剧烈压缩,如同即将脱闸的洪水,渐渐酝酿着天翻地覆般的狂暴!

  在这种磅薄的气势前,即便是天罡,也将显得渺小。

  这是本质的差别!

  彩花婆婆死死盯着桑定,内心也在焦急的思考着退路,她没想到,刚刚苏醒,就遇到这样的事情,实在棘手,连一点准备都没有。

  那同样具备天罡修为的妇人也走了过来,与彩花婆婆站在一块,脸色同样凝重,隐隐还带着决绝。

  她早已将贝贝交给赫连树静照顾,并暗中叮嘱,一旦形势不对,立刻带着贝贝离开,有多远跑多远,她会拼了命拖住这些敌人。

  同时,她也暗示那些素衣少女们,即便是战死,也要让贝贝安然退走!

  “你们这又是何苦呢?”桑定缓缓起身,他的双眼,透着精芒:“没有人能离开这。”

  “拼了!”彩花婆婆大喊一声,然后朝赫连树静喊道:“快跑!”

  赫连树静下意识哦了声,她立刻抱着贝贝,转身就要走。

  可忽然,现场呼呼呼的出现好几个声音,只见她想要逃离的方向,站着八道身影。

  “桑叶八扈!”

  借着火光,当看清楚这八个人影的穿戴后,彩花婆婆死死咬着牙关,这一刻的她,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心头最后一丝侥幸,因为这突然出现的八个人,彻底荡然无存!

  桑叶,便是同样完成二世轮转,活出第三世的那位活佛!

  每一世,布拉阁都会替桑叶选出八位扈从,这八位扈从,每个都具备强悍的实力,最差的,都是地煞修为。

  桑叶八扈的出现,也宣告着,她们彻底失去了退路,彩花婆婆并不认为,赫连树静能杀出重围!

  该怎么办?

  “束手就擒吧。”桑定平静道:“念在布拉阁与空谷天雪有着渊源,只要你们自废修为,贫僧不为难你们。”

  彩花婆婆正要破口大骂,但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响起:“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和尚,你说话这么不经脑子,你死去的爸妈知道吗?”c≡miàoc≡bic≡阁c≡

  彩花婆婆一愣,不仅是她,几乎在场所有人,都望向说出这话的人。

  只见杨宁打了个哈哈,笑呵呵道:“我也认识一两个和尚,大林寺的三戒师傅,他这个人嘛,挺不正经的,但起码心肠不坏,有什么说什么,乃真性情。可你呢,都快死的人了,还一个劲装嫩,非把自个搞成四五十岁的样子,羞不羞呀?”

  顿了顿,杨宁又道:“满口的仁义道德,但说的这些话全是狗屁不通,装什么大尾巴狼,假情假意的,跟三戒师傅比,你差远了,充其量,就是个龌蹉卑鄙的阴险小人。”

  在场的藏僧立刻就怒了,想要发作,却被桑定举手阻止。

  “修罗,你残害无辜,贫僧正要拿你,若你依旧执迷不悟,贫僧只能将你就地伏法了。”桑定每说一个字,浑身的气势就浓郁一分,这股气势,直压杨宁而来。

  “好呀,你试试。”出乎在场人意料,杨宁竟然缓缓站了出来,丝毫不惧桑定的气势压迫。

  当下,他勾了勾手指:“希望,你能败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