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59章 859 天罚路现!

正文_第859章 859 天罚路现!

  “这件事,还需从长计议了。”

  布拉阁一处隐秘的偏殿,此刻,十几个藏僧正半眯着眼,拨动着手里的珠串。

  当然,这里还有之前逃跑的呼延长宁等人,他们一个个露出急色。

  “大师,像这等邪魔,人人得而诛之,还请几位圣僧出手,降了这厮。”有隐武者恳求。

  端坐在正堂中央的老僧不为所动,只是平静道:“我等只求普渡众生,不愿去干涉尔等江湖纷争。”

  “大师!”

  司徒覆雨站了出来,躬身道:“只要几位圣僧出手,我等愿意与布拉阁一同探天罚路。”

  这老僧只是半眯着眼,拨动手中珠串,很难让旁人看出喜怒哀乐。

  而这时,他旁边一个老僧则是皱了皱眉,沉声道:“要不,就去拿了那邪魔?若真留这等嗜杀成性的恶人在世,对世人只有难,没有福。”

  老僧依旧没有表示,只是拨珠念佛。

  呼延长宁脸色不太好看,寻思着该如何说动布拉阁出手时,这老僧忽然说了句话:“惠宗说得在理,这等嗜杀成性的人留在世上,只会造成生灵涂炭,我佛慈悲,且拿下他看管数年,削了他的凶性,再引渡我佛。”

  呼延长宁等人大喜过望,只要布拉阁答应出手,那么对他们而言,杨宁必败!

  到时候,钥匙也自然属于他们,唯一不爽的是布拉阁参与进来,必然要从中分一杯羹,不过有胜于无,至少呼延长宁觉得,以他的实力跟地位,即便是少分一些,也少不了多少,顶多那些小家族,或者无门无派的人要少上很多利益。

  “不好了,小活佛昏死过去了。”这时候,有一个藏僧急匆匆背着一个小僧进屋,这小僧脸色煞白,嘴角还有些未干的血迹。

  他即便是昏死过去,嘴角依旧发出很难让人听见的呢喃。

  端坐在中央的老僧耳垂动了动,很快,他淡然的脸色,出现了些许凝重:“天罚路,出世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无论是布拉阁一方,又或者呼延长宁等人,此刻一个个脸色狂变。

  天罚路现,也就代表着,天人之谜即将呈现!

  “该死的,那小子下手竟然这么快!”司徒翻云对杨宁可谓是恨之入骨,当下咬牙切齿。

  “立刻差人前往马拉多湖畔。”老僧缓缓开口,然后指了指昏迷不醒的小活佛:“将他留下吧,你们两个给他护法,他这次沉睡,很长一段时间不会醒来了。”

  顿了顿,老僧继续道:“从今日开始,这里将列为禁地,禁止任何外人进入。”

  …

  杨宁静静看着面前的贝贝,如今,她身上的流光早已消失不见,对杨宁来说,贝贝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唯一不一样的地方,颈部多了一些如眉心处的印纹。

  缓缓抱起贝贝,杨宁正打算带着贝贝先离开这个地方,可忽然,外面传来了一声轰隆隆的巨响。

  “快看!”

  听到赫连树静的喊声,杨宁立刻抱着贝贝走出宫殿,入眼,是一块漆烟色的巨碑在通道的中央处浮起。

  与此同时,更前面的那一段,此刻早已晶莹一片,如同冻结的池塘一般。

  “天罚路?”

  碑文刻着几个字,依旧是古藏文,但显然很容易弄懂,因为赫连树静仅仅看了眼,就认出了这三个字。

  天罚路?

  杨宁心里一动,他不止一次听过这三个字,贝贝之所以成为众人势在必得的目标,同样是因为这天罚路。

  可是,这天罚路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,杨宁可谓是一点都不懂。

  不过,此一时彼一时,那水晶棺因为有雪白火焰包裹,所以他无法借助扫描探测,可这块巨大的漆烟碑文,却没有一丁点的保护。

  仅仅扫了扫,很快,就传来了鉴定信息。

  杨宁立刻沉浸其中,开始研究这天罚路的种种神奇,他查阅的速度不算快,但也不慢,只不过,随着解读的渐渐深入,杨宁的脸色也出现了反常。

  不可思议!

 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!

  原来,外界对天罚路的解读,完全就是红果果的阴谋!

  而这个阴谋,设计者竟然就是贝贝的前世!

  杨宁并没有在这些资料中,了解到贝贝前世的丰功伟绩,而且资料对贝贝前世的描述也并不多。但就是这为数不多的资料,却让杨宁心惊肉跳。

  因为,那些人若是真把贝贝当成一把钥匙,然后放血开启这天罚路,那么,下场绝对会凄惨到极点,那绝不是获得福泽,而是灾难!

  所谓的天罚路,无非就是引领贝贝回到这里的一个伏笔,这个伏笔是她前世埋下的,就是希望她下一世,无论出生在什么地方,都会有人把她重新带回到这个地方!

  即便,这个人心存恶意!

  “你做什么?”赫连树静疑惑的看着杨宁。

  杨宁没有理会,只是抱着贝贝,走到冰面上,看着脚下的晶莹剔透,他露出些许迟疑,但最后,他还是把贝贝放在冰面上,然后独自走到那块漆烟巨碑上。

  看着碑上猩红的一片古藏字体,杨宁没有丝毫的犹豫,第一时间就开启了三星攻杀术!

  磅礴的气息缠绕着杨宁,他的右臂,也第一时间膨胀,青筋尽显,看上去异常狰狞恐怖。

  这股气息透着肃杀味,能惑人心,乱神智,就连相隔二十几米外的赫连树静,也目露惊容!

  就是这个感觉!

  赫连树静很肯定,杨宁眼下爆发出来的气息,简直是忘情剑核心力量的另一个版本!

  两者尽管感觉上不同,但都具备大同小异的功效!

  很快,她就感觉到,杨宁身上的这种气息,是最原始,最血腥也最残暴的杀气!

  以杀养杀吗?

  赫连树静忍不住掩住小口,她觉得,能养出这一身的杀气,必然是经历了无数次的腥风血雨,双手屠戮过的生命,怕是得以万计算!

  “这得杀多少人呀?”赫连树静沉默,望向杨宁的目光,透着前所未有的好奇。

  砰!》≠》≠,

  一阵巨响,伴随着滑溜溜石屑落地的声音,只见先前还挺立着的漆烟巨碑,在杨宁五连寸劲的拳力下,轰然破碎!

  “你…”赫连树静惊讶,似乎不明白杨宁要干嘛。

  可很快,她就感觉到,脚下出现了剧烈的颤动,不仅如此,就连那一层晶莹剔透的冰面,也出现了龟裂。

  渐渐的,龟裂的速度越来越快,甚至已经有潭水涌现而出!

  “别动!”

  赫连树静想要去把贝贝抱上来,不然的话,贝贝必然会在这冰面的碎裂中,跌入冰凉的潭水中,只不过,她刚刚有所动作,却被杨宁给叫停了。

  “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终于,赫连树静忍不住发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