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56章 856 惊变!

正文_第856章 856 惊变!

  “他是谁”

  “为什么,在面对他的时候,我会有种身为草芥的恐惧感”

  “就是天罡,也不可能带给我这种恐惧”

  一群逃出生天的隐武者,一个个气喘吁吁趴在地上,眼下的他们,哪还有以往的高手风范

  “刚才,你们兄弟俩好像跑得最快吧”

  “呼延老哥,你别怨我,他就是我跟你们说的小子,我能不跑吗”

  司徒翻云一脸的劫后余生:“我如果再多待那么一会,指不定就要成人棍了”

  显然,司徒翻云的情绪相当激动,相比较变成残肢碎片,他觉得自己只是少了条胳膊,是无比幸运的事。·

  这人嘛,就怕对比,但凡有比自己更惨的,即便当前的境况同样很不好,也能找出一些乐趣来取悦自己。

  “是他”呼延长宁脸色异常精彩:“就是你们提到的疑是天罡境界的人”

  见司徒翻云跟司徒覆雨苦涩点头,呼延长宁吼道:“开什么玩笑这是天罡境吗就算是我家祖宗,都不可能带给我这种压力吧”

  说着说着,呼延长宁忽然沉默下来,半晌,叹了声,缓缓道:“不想死的都快起来,免得那煞星又追来。”

  “呼延先生,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”饱暖思淫欲,脱离困境后,立刻就有人好了伤疤忘了痛,开始鼓噪叫嚣。·

  “你如果不情愿的话,可以回去试试。”呼延长宁沉声道:“只要你有本事能从他手里把钥匙给抢走,我呼延长宁一句话不说,从今往后,全听你调派。不仅是我,就连呼延家族,也听从调遣。”

  “我我”

  那叫嚣的人直接就愣在原地不敢吱声了,这种胆小如鼠的模样,让呼延长宁忍不住骂道:“既然怕死,就少t我罗里吧嗦的,你想死不要紧,我还想多活几年。”

  说完,呼延长宁转身就走。

  那些原本还在歇息的人,眼见呼延长宁说走就走,赶紧从地上站起,跟了上去。

  “呼延大哥,你这好像不是回去的路吧”司徒覆雨皱眉道。

  “如今崔家、欧阳家的人都死了,而且还有很多成名的高手,都惨死在那小子剑下,这件事势必会掀起很大的波澜,岂能说走就走”呼延长宁沉声道。

  “那呼延大哥的看法是”司徒覆雨若有所思问了句。

  “不能光我们倒霉,作为藏北的主人,遇到这等邪魔歪道,他布拉阁不表示一下态度,岂不是寒了咱们隐武者的心”呼延长宁·

  翻云覆雨两兄弟互视一眼,都从对方看出明悟之色,敢情,这呼延长宁同样不死心,打算借助布拉阁的力量剿灭杨宁。

  虽说到时候,布拉阁就有足够的理由加入进来,从中分一杯羹,但有总胜过无,起码从布拉阁这边,他们还能分得一些利益,可在杨宁那边的话,他们连想都不敢想,甚至压根就没胆子去惦记。

  “这里环境不错。”杨宁看了看这处洞穴,还甭说,这里温度挺好,不但隐蔽,光线也不错。

  吼吼吼

  就在这时,一个兽吼声响起,只见一头毛茸茸的藏熊从洞穴深处跑了出来,原本展露獠牙的它,在看到贝贝的那一刹那,竟然奇迹般的温顺起来。

  似乎察觉到贝贝身上有伤口,这头藏熊立刻发出呜呜呜的低吼,还不断用脑袋去蹭贝贝,想要唤醒贝贝。

  “别闹。”杨宁稍稍释放了一些杀气,立刻吓得这头藏熊缩了缩身子,然后趴在墙角不敢动弹。

  一旁的赫连树静有些讶然的看着杨宁,先前一刹那,她敏锐感觉到,有一股跟忘情剑意异曲同工的力量出现,紧接着这头藏熊就被唬住了。

  若有所思的看着杨宁,赫连树静没有吱声,只是在旁升火,准备烧一盆热水。

  或许是温度吸引了这头藏熊,它小心翼翼的靠近火堆,见杨宁不搭理它后,立刻发出唔唔唔的吼叫。不一会,只见四只毛茸茸的小藏熊跑了出来,瞪着好奇的眼睛,看着烧热水的赫连树静。

  杨宁使用真实之眼的透视功能,在仔细研究贝贝手臂的伤势后,终于长出一口气。

  也不知道是巧合,还是贝贝福气,这一剑洞穿,愣是没伤害到内部的经络血管,只是皮肉受伤而已。

  杨宁想也没想,就花了一千点积分,从商店中兑换一瓶止血药,这种药粉的珍贵之处就在于,能快速愈合结疤,同时不会留下一丁点疤痕。

  深吸一口气,杨宁轻轻抓着剑柄,然后朝一旁的赫连树静使了个眼色。

  对方会意,撕下了一些衣角碎片,然后沾了沾温水后拧干,然后打开贝贝的嘴巴,并且塞住。

  这么做,是防止贝贝无意识中因为剧痛醒来,发出尖叫后咬到舌头。

  只不过,这完全就是防患于未然的,以杨宁的能力,要取出这柄剑,难度绝不大。

  等赫连树静做好这一切后,杨宁不再犹豫,直接将这柄剑拔出,力道不轻不重,因为之前已经对伤口研究透彻,所以杨宁拔剑的这个过程,几乎没有一丁点的阻力。

  一时间,有不少鲜血流了出来,杨宁看着心疼,赶紧从兜里将药粉给取出,然后不要钱似的将药粉抖在贝贝的伤口处。

  赫连树静一脸不可思议,因为她怎么也没想到,前一刻还不断冒血的几处伤口,不但伤口的鲜血凝固了,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出现了愈合跟结疤的征兆

  开什么玩笑

  看着杨宁手中的药瓶,赫连树静有过一瞬间抢到手里研究的冲动。

  而就在这时,一道炫目的雪白色光芒,在贝贝的眉心处绽放,杨宁微微眯了眯眼,至于赫连树静,也是下意识的抬手,遮挡这道强光。

  “这东西怎么又冒出来了”杨宁一惊,立刻认出,这正是当初那个盒子封印的雪白色火焰。

  这玩意后来融进贝贝眉心处,成为了一道印纹,杨宁还特地问过龙师,对方说这玩意不会对贝贝造成损伤。

  可是,如今这个时候冒出来,到底要干嘛不会是趁着贝贝虚弱,想要使坏吧

  杨宁又惊又急,可就在这时,一旁的赫连树静脸色微变,她呼的一声,就跑到洞外,很快,她喊道:“你出来一下”

  杨宁抱着贝贝,疑惑的出了洞穴,可紧接着,他就彻底愣住了。

  因为,在远处,有一道雪白色的光柱直插云霄,这光柱的颜色,与贝贝眉间的雪白火焰,简直就是如出一辙

  这光柱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不一会就消失了,可杨宁内心却产生悸动,隐隐还透着疑惑:“难不成,这两者之间还有什么联系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