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55章 855 忘情!

正文_第855章 855 忘情!

  “给我去死!”

  眼看着越来越迫近杨宁,中年人脸上露出狰狞之色,他一定要狠狠将杨宁踩在脚下,才能卸掉他的心头之恨。

  除了司徒翻云等少数知晓杨宁身份的人,其他人几乎都认为,杨宁一定会躲避这中年人的含恨一击,可谁成想,杨宁竟然做了一个很诡异的举动。

  只见杨宁弯下腰,将赫连树静掉落在地面的蝉翼软剑拾起。

  “轻了点…”

  声音不大,可是,却让赫连树静身体忍不住一颤。

  她发誓,这绝不是杨宁的声音!

  滋…

  一道很诡异的声音响起,几乎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,就如同在耳边响起一般。

  可是,他们却无法分辨,这到底是什么声音!

  即便是翻云覆雨两人,都一脸茫然,因为那种转瞬即逝的声响,他们竟然无法找出源头!

  “你们看!”

  忽然,有人传出惊呼声,语气透着惊恐,透着难以置信。

  众人这才惊醒过来,等看清楚场中的一幕后,几乎所有人,眼珠子都瞪得大大的!

  只见那中年人,此刻就这么直挺挺的停在半空,他的喉咙被那柄蝉翼软剑顶住了,让他如同吊死鬼一般,双手无力垂下。

  但这些,并不是让众人惊恐的原因。

  之所以众人出现惊悚的情绪,就是因为,他们清清楚楚的看到,这中年人的四肢,都出现了一条整齐的血线,如同被什么极细的东西给划开了!

  “你…”中年人眼珠子瞪得大大的,可刚刚吐出一个字,他就断气了。

 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,仅仅是霎那失神,一个地煞境界的隐武者,就这么被弄死了?

  开玩笑吧,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  啪嗒…啪嗒…啪嗒…

  不断有东西掉落在地,一开始,很多人还一脸茫然,可渐渐的,无不脸色惨白,因为他们眼睁睁看着,这个中年男人的肉体,如同被凌迟了一般,不断有肉块落下,最后,更是如同下雨一般,哗啦啦的落个不停。

  呕…

  有一些女人忍不住恶心反胃,当场就弯腰作呕,至于在场的男人,尽管能强撑着,但显然脸色都难看。

  如此血腥的一幕,也引起了赫连树静的不适。

  “没想到,竟然在后世还留有传人。”

  赫连树静身体一颤,她不可思议抬头,直觉告诉他,这个陌生的声音,说的这个传人,正是她!

  “你…”赫连树静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。

  “学我的剑道,要做到忘情,而不是无情。”杨宁嘴巴动了动,只不过这声音,却透着一种阴柔感:“你错误的曲解了忘情的真意,试问,一个无情的人,跟一头畜生,有什么区别?”

  “睁大眼睛看仔细了,我时间不多,只做一次。”从杨宁嘴中吐露的,依旧是这种透着阴柔感的声音:“相逢是缘,能悟多少,就得靠你自己了。”

  说完,杨宁的衣物无风自动,散发出一种让在场人无不胆寒的凛冽寒意。

  这种寒意,侵袭的并不是旁人的肉体,而是精神,是灵魂!

  哪怕,眼下是四十度以上的酷暑环境,可遭到这股寒意侵袭的人,还是会忍不住缩身子,同时内心生出绝望、悲伤!

  噗!

  终于,有人无法承受这种冷意,精神也彻底奔溃,他疯狂的杀向杨宁,却被那柄蝉翼软剑瞬间割喉!

  但这只是开始,更多的人开始冲来,这些冲来的人,眼眶泛红,有着一种癫狂,他们或挥刀,或舞剑,或赤手空拳,他们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杀死杨宁,结束这种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!

  面对这群人的暴起发难,杨宁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冷笑,而这种诡笑,也彻底深入在场所有人内心。

  因为,接下来,那些还没彻底失去理智的人,目睹了他们一生中永远难忘的一幕!

  只见杨宁如同一个收割的死神,毫不在意的进入这些人的包围圈,对于朝四面八方攻来的人,每次出手,仅仅一剑!

  可这一剑,却如同无数的金丝线一般,往往中剑者,身体就会彻底的碎裂开来!

  鲜血、肉块,缔造出的,是越来越多的隐武者陷入疯狂,就仿佛人间的屠宰场,原本白茫茫的世界,化身成了猩红炼狱,成了充满罪恶的万丈深渊!

  终于,死亡的恐惧,战胜了内心的癫狂,一个个在目睹眼前的血腥场面后,无不骇得面无血色,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精神奔溃,在发出一声绝望的尖叫后,不要命的开始转身逃跑!

  噗!

  杨宁反手一剑,那个先前对赫连树静出手的老人,直接被这柄蝉翼软剑洞穿心脏,他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可是,接下来,他的身体,忽然龟裂,一块有一块碎肉,就这么跌落在地。

  不过奇怪的是,这龟裂溅洒的血水,竟然无一滴沾染到杨宁的衣衫,不仅如此,就连那柄蝉翼软剑,自始自终,也没沾上一丁点的猩红。

  看着不少隐武者逃离,剑离并没有操纵杨宁的身体去追击,他只是转过身,望着赫连树静:“懂了吗?”

  赫连树静露出茫然,迟疑道:“让敌人忘情,变得无情,成为行尸走肉?”

  对于赫连树静的回答,剑离并没有肯定,也没有否定,因为,此刻杨宁能清楚的感受到,他渐渐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。

  半晌,他猛地跳了起来,一脸心惊肉跳的踩着地上的冰雪,然后将手伸进兜里,先是从中兑换了一颗疗伤药,然后才取出来,递给赫连树静。

  “你…”盯着杨宁看了足足好一会,赫连树静一脸迟疑。

  “快点吃。”杨宁咳了咳,坦白说,他是第一次近距离欣赏这妞的容貌。

  这种美,对杨宁来说,简直是惊心动魄呀!

  要不是脸上实在找不出一丁点的柔色,不然的话,杨宁会觉得,赫连树静就是从天上坠落下来的仙女。

  并没有丝毫犹豫,赫连树静咽下药丸,仅过了一会,就感觉到身体的痛楚消失很多,这让她相当吃惊。c≡c≡

  “把贝贝解下来吧。”杨宁难得露出柔色:“我要给她治伤。”

  “恩。”

  也不知道基于什么样的情绪,终于能站起来的赫连树静,竟然很听话的把勒着腰肢的布巾解开。

  杨宁抱着贝贝,心疼的看着洞穿她小手、臂肢以及肩膀的伤口,原本渐渐消失的心头火,再次冒了上来。

  “先离开这,找个干净点的地方。”杨宁沉声道。

  “我知道有一个地方不错。”赫连树静开口。

  “带路。”杨宁朝赫连树静点头,小心翼翼的将贝贝横抱起,一脸柔色的看着怀中陷入沉睡的贝贝:“贝贝乖,哥哥带你回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