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52章 852 木易杨

正文_第852章 852 木易杨

  长枪

  杨宁脸上起些许不解,暗道这传言已经夸张到这种地步了

  话说,自己有用过长枪之类的兵器对敌吗

  不过,杨宁也懒得理会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,当务之急,得先擒下这两人,然后逼问出贝贝的下落。·

  所以,杨宁毫不犹豫,提着匕首,就冲杀而去。

  速度惊人,三星攻杀术并没有爆发开来,而是隐藏在杨宁的每一个细胞中。

  “好惊人的速度这小子,简直就是阳家的另类”其中一个男人面露凝重之色。

 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响起,与杨宁动手的男人脸色微变,见一缕猩红色迎面罩来,他浑身寒毛倒竖,压根不敢多想,选择直接暴退。

  一道冷冽的声音,在这男人耳中响起,惊出他一身冷汗,刚才要不是反应迅速,恐怕此刻,他早就见红,甚至身首异处了。

  “没想到,阳家不断擅使长枪,在短小武器的使用上,也如此诡异莫测。”这男人与杨宁拉开五米距离,脸色凝重。

  “老二,小心点,这小子行动敏锐,出手狠辣,既然他能脱离阳家团队单独行动,自然有其过人之处,千万不要大意。”

  另一个男人开口提醒,同时掏出一柄短刀,意图在旁策应。·

  “我怎么完全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”杨宁忽然收起匕首,皱眉道:“自始自终,我都是一个人。”

  “我知道,你少给我装糊涂,别以为我就”

  “老二,等一下。”

  在旁策应的男人打断道,然后,他望向杨宁:“你没唬我们”

  “我有糊弄你们的必要吗”杨宁耸了耸肩:“说句不客气的话,你们就算两个人一块上,我也能轻松把你们给做了。”

  “这点我信。”这男人点头,他像是想起什么,冷不丁问了句:“你能不能说下名字”

  “我姓杨,木易杨,至于名字,抱歉,无可奉告”杨宁沉声道。

  “木易杨”

  “误会大了你竟然姓杨”

  这两个男人一副活见鬼似的样子,半晌,其中一个男人干笑道:“老弟,误会一场,误会一场,是我们神经质了。”

  “对呀,我们以为你是那个阳家的人,就是欧阳的阳。”另一个男人也是尴尬的解释。

  大动干戈半天,你t我说只是误会

  事先不问清楚,说动手就动手,这得多惊弓之鸟,才能搞出这等不分青红皂白的乌龙事

  杨宁脸色相当难看,他在考虑要不要将错就错下去,而这两个男人也是尴尬着透着警惕,毕竟这脸皮都撕了,就算没仇也结下了,老实说他俩也挺后悔的。·

  毕竟这杨跟阳,读音上完全一致,再加上这阵子阳家做事实在太无法无天,所以难免就出现一些过激的反应。你说这误会结就结了,偏偏产生误会的对象竟然如此强悍,逼得他们低头,既窝囊,又憋屈。

  杨宁眼珠子转了转,忽然,他将手中的匕首收起,缓缓道:“既然是误会,那就坐下来吃肉吧。”

  “好”

  “没问题”

  这两人如蒙大赦,立刻殷勤的给杨宁割肉烘烤,当然,两人都坐一块了,跟杨宁隔着些距离,难免还是有戒心的。

  对于这两人的姿态,杨宁不以为意,随意问了句:“如今情况怎么样了那两个女的逮着没有”

  “这位老弟,刚才的事你甭在意,我叫高顺,他是我弟弟高卢。”高顺一边烘烤鹿肉,一边道:“那两个女的还没找到,听说几个家族正打算分散去找,不过又担心让别人先拔了头筹,所以陷入到冷战中。”

  顿了顿,高顺又道:“不过,他们也在暗中授意,让小一辈先行。如今在这片区域出没的,就是阳家的人,他们相当霸道,见到不认识的人,要么驱赶,要么仗着人多势众劫杀。据说,已经有不少人死在阳家这些人手里了。”

  “其他人不管”杨宁问道。

  “管拿什么管谁又愿意管”高卢一脸怨色,骂道:“当初我们就没看出这些人的险恶用心,尤其是呼延家,他们广发邀请函,说什么愿意跟我们分享天罚路,等到了这里才知道,人家是摆明了要把我们当炮灰使。”

  杨宁很想骂一句你们这是活该,不过看到这两人脸上的悔意后,就沉默下来。

  “我们压根就不知道那两女的逃到什么地方了,不过昨天无意中偷听到阳家人的谈话,他们好像发现了那两女的踪迹,还说那个女娃娃似乎有苏醒的迹象,而那个女魔头,还受了伤。”

  高顺这句话,让杨宁眉头一皱,追问道:“在什么地方发现的”

  “具体没听清楚。”高顺无奈的说了句:“如果知道的话,我跟老二早赶去了。”

  “如今,阳家的人还在这片区域,对吧”杨宁拍了拍大腿,站了起来。

  “对。”高顺点头道。

  杨宁点了点头,然后转身就走,不理会高顺跟高卢的欲言又止,等杨宁的身影消失后,一旁的高卢才忍不住道:“哥,我总觉得这小子不太对劲,你说,会不会是传闻中那位”

  “废话”高顺狐疑的扫了眼四周,低声道:“你以为就你聪明我老早就看出来,这家伙打从一开始,就不断借机试探询问,一看就是刚到这地方的,再加上姓杨,又擅使一柄血红匕首,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多巧合的事依我看,**不离十。”

  “那他万一知道咱兄弟俩合伙骗了他,会不会找我们麻烦”高卢紧张道。

  “笨,马拉多湖畔这么大,甭说撞见了,就算是有心去找人,也极为费事,咱们到时候沿着崔家的方向走就行了,让他去找阳家晦气吧,嘿嘿。”高顺露出狐狸般的笑意。

  “也对,还是哥聪明,谁让阳家那么仗势欺人,还得罪咱哥俩,活该他们倒霉。”高卢立刻翘起大拇指。

  高顺正要说些什么,忽然,他条件反射的转过身,入眼,看到的,是杨宁似笑非笑的脸色。

  这一刻,高顺跟高卢脸色都变了又变,隐隐透着惶恐。

  “说完了吧真精彩呀。”杨宁笑眯眯道。

  “你误会我”

  高顺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了,因为他惊恐的发现,杨宁不知何时,竟然在原地消失了,同时,那柄鲜红的匕首,好死不死的就抵在了他的喉咙处。

  “我若是你的话,下辈子一定投胎当个老实人。”

  杨宁的话,让高顺吓得魂不附体,尖叫道:“不用下辈子,我现在就当老实人。”

  “好,我给你一次从头做人的机会,不然,若是让我再听出你言不由衷,那么,我保证,你绝说不出半个字来。”

  说完,杨宁直接收起匕首,然后重新坐会到火堆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