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50章 850 截头陀

正文_第850章 850 截头陀

  “贫僧当时并没有随着那些人追逐,而是孤身一人返回文珠寺。·只不过,昨天那个头陀忽然找来,邀请贫僧前往藏北,尽管没有明说,但贫僧若是所料无错,怕是那女孩已经被追上,甚至被逼到某个绝境中。”

  顿了顿,观止念了声阿弥陀佛,才道:“也就是说,如今在藏北的可能性极大。”

  藏北

  杨宁目光阴寒,嘴角勾起一抹冷冽:“不用猜,抓回来拷问就是。”

  观止皱了皱眉,他清晰的感觉到,杨宁身上出现了某种让他很不舒服的戾气,但没有开口劝说,只是拨动中手里的佛珠,念着佛经。

  看也不看观止跟三戒和尚,杨宁直接朝着那头陀离去的方向追赶,路上遇到求签归来的叶静璇,杨宁冷着脸,沉声道:“在这里等着,哪都别去,如果今天我还没回来,那你就独自一人回去。”

  “你要上哪”叶静璇能清晰感觉到杨宁身上的杀气腾腾,小脸变了又变。

  杨宁没有回答,只是留给叶静璇一个背影,气得叶静璇跺了跺脚,然后茫然的站在原地,不知道该上哪去。

  一路狂追,同时展开真实之眼的扫描,由于陇山镇全是普通人,所以那头陀并没有展开全速离开,很快,杨宁就发现他了。·

  看得出来,这头陀如今是一肚子火,愤怒都快写在脸上了。

  不过他怒,杨宁比他更怒,既然这头陀是来说服观止一同前去藏北的,那也就侧面说明,这头陀就是个参与者

  任何参与掳截贝贝的人,对杨宁来说,都是敌人

  对待敌人,杨宁向来就不缺乏残酷,甚至残忍,再者,考虑到对方是隐武者,就算真将其杀了,也不会造成任何麻烦。

  之前戚任就提到过,江湖事,江湖人自行处理,只要不波及普通人,那么国家只会睁只眼闭只眼。

  “谁”

  这头陀还是警惕,在进入郊区一处茂密森林后,立刻转身,狐疑的看着身后。

  杨宁漠然的从一片草丛中走出,冷冷的看着这头陀。

  这头陀先是一愣,紧接着狐疑的扫了眼四周:“观止呢”

  “就我一个人。”杨宁缓缓道。

  “你一个人”头陀再次一愣,可很快,就嘿嘿笑道:“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我一肚子火没处撒,你竟然敢主动送上门来,很好,我今天就先废了你双手双腿,然后把你扔到荒山野岭里,把你活活给饿死”

  “说够了吗”杨宁漠然道:“说够了,就动手吧。·”

  头陀一怔,紧接着就冷冷的笑了起来,他毫无防备的大踏步走到杨宁面前,伸出手,就要将杨宁给擒下来。

  不过,这手才伸到一半,杨宁忽然道:“当初,一个叫司徒翻云的家伙,也跟我说过同样的话。”

  头陀探出的手猛地停在半空,而杨宁依旧在说着:“不过他太大意了,所以断了一条胳膊。”

  “是你”

  头陀仿佛才触电般将手抽了回去,更是暴退好几步,此时此刻的他,望向杨宁的目光,就如同见鬼似的。

  尽管多少有些不确定,但他也忽然想起,凭借自己的步伐,以及武功底子,寻常人想偷偷跟在身后,断然做不到。可眼前这小子,竟然都跟到这个地方了,看样子,要不是对方故意露出些破绽,兴许眼下他都还没察觉到

  这也就罢了,看这小子不像傻子,若是没有依仗的话,他敢一个人到这地方,面对自己,还能保持这种镇定从容

  绝不会

  这头陀自打成名后,就已经很久没有对敌前就额间冒汗了,可如今,他额头全是汗水,就是不知是冷的还是热的。

  尽管外界传闻多半不可信,可司徒翻云的手确实被砍断了,而且也不否认江湖中那种说法,以他的暴脾气,能屈辱的忍下来,可想而知,外界传得悬乎的那个说法,可信度极高

  退一万步讲,即便是被偷袭得手,但也无法去否认那个青年实力的深不可测,这头陀自问,就算给他一柄无坚不摧的大刀,而且是在司徒翻云全无防备下,也没有任何信心,砍断司徒翻云一条胳膊

  “你想怎么样”这头陀明显有些心虚。

  “你去了常青山,对吧”杨宁沉声道。

  “去了。”这头陀先是一愣,可紧接着,他脸色就变得更难看了,因为这才想起,当初就是因为司徒翻云强行索要那个小女孩,才被眼前这青年给砍断手臂的。

  该死

  这头陀想也不想,转身就跑,同时将身体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。

  “对于速度,我也相当有自信。”

  杨宁早就看出这头陀要跑,待这头陀一动,他的双腿也瞬间动了起来。

  没跑几步路,这头陀就发现眼前一花,很快,他就感觉到,脖子被什么凉飕飕的硬物给顶住了。

  当看清面前站着杨宁时,他脚底板升起的寒意,直接蔓延到了背脊骨,内心更是露出难以置信之色:“好惊人的速度”

  “我劝你最好别乱动,否则的话,你只会留下一具骸骨。”杨宁冷冷的话,如同利刺一般,扎进了这头陀的心脏。

  见这头陀老实了,杨宁沉声道:“回答我,如今我妹妹在什么地方”

  “在藏北的马拉多江畔”这头陀压根就不敢有所隐瞒,而且这绝不是什么秘密,对他来说,小命重要

  “详细点”杨宁手中的冥龙牙稍稍动了动,立刻,就割破了这头陀喉咙的皮肤。

  “我只知道,那个女人把你妹妹带进了马拉多江畔,而后就不见人影了,如今,几大家族正在马拉多江畔搜索。”

  这头陀精神处于高度的紧绷中,急促道:“这是三天前的事了,如今是否找到了,我也不清楚。放过我,我什么都”

  “对我来说,任何试图打我妹妹主意的人,都是敌人。”杨宁缓缓将冥龙牙拔了出来,看着双眼瞪圆,不可思议看着自己的头陀,平静道:“你提供的这些信息,不足以换回你的命,下辈子投胎记得,千万别再惹我。不然的话,我让你连人都做不了。”

  看着这头陀倒在血泊中,杨宁将冥龙牙收好,然后抬着头,低声呢喃:“一来一回实在太费时间了,看样子,只能动用那玩意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