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49章 849 惊闻噩耗

正文_第849章 849 惊闻噩耗

  话罢,头陀立刻发出一声虎啸般的吼声,瞬间惊起附近歇脚的鸟儿。·

  至于观止,却是神色漠然,像是没有被这吼声影响似的,只是平静的拨动着手里的佛珠,嘴角微微抖动,像是在念叨。

  但从气势上,无疑这头陀要强势很多,而观止与其相比,却显得平淡无奇。

  不过这年头,咬人的狗往往不会叫,所以看问题不能光看表面,鬼知道这头陀是不是条只会瞎嚷嚷的纸老虎

  好快

  杨宁瞳孔一缩,这头陀的实力显然出乎他的预料,没想到,这看上去给人一种粗犷感的头陀,竟然走的不是力量路线,而是速度

  听着这极速中才会发出的破音,杨宁很担心,观止能不能应付得来。

  不过,当瞧见三戒和尚一脸轻松写意后,杨宁原本升起的些许担心,立刻消散不少。

  面对头陀的暴怒一拳,观止仅仅是伸出一个手掌。

  没有碰撞声,也没有惨叫声,杨宁屏住气,讶然的看着面前这一幕。

  只见观止的手掌,竟然直接扛下了头陀的拳头,然后顺势一压,直接将头陀的半边身子给压了下去,造成这头陀立足不稳,险些一个酿跄摔倒在地。

  赶紧在半途中止住身形,当再次摆出架势,头陀脸色的凝重之色愈发浓郁:“江湖一直传闻,你十年前身负重伤,这才跑到文珠寺来静修调养,看来,这些都是以讹传讹的谎言。·”

  “十年前,贫僧确实受了伤。还有,贫僧并非是为了静养,才跑来文珠寺的。”观止拨动佛珠的手速越来越快:“只不过,可能是这中间被你们曲解误会了,所以才认为贫僧身负重伤,以至于修为大退。”

  头陀嘴角不时抽搐,老实说,他是一直相信,观止必然遭受到了一些无法调复的重伤,谁成想,这一切都成了他的一厢情愿

  “观止,你藏得真够深呀。”头陀咬牙切齿,当下狠狠的瞪了眼观止,又在杨宁身上看了几眼后,才甩了甩袖子,暴怒转身离去。

  观止没有去阻拦,只是静静的看着头陀离开,在确定头陀离开后,他才念叨一声阿弥陀佛。

  “师叔,咱们没必要趟这浑水。”三戒和尚瞄了眼杨宁后,这才缓缓道。

  “确实没必要。”顿了顿,观止又道:“可这位杨施主,却没办法置身事外。”

  “我”杨宁有些愕然,这怎么说着说着,就说着他身上去了

  见杨宁一脸不解,三戒和尚问了句:“你在藏北是不是带走了一个小姑娘”

  贝贝

  怎么,听着口气,看这脸色,莫非整件事还跟贝贝有关

  不过这事倒是没有隐瞒的必要,杨宁点头道:“对,是有一个小女孩,她叫贝贝。·”

  “她叫什么都不重要。”三戒和尚摇了摇头。

  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”这件事关乎贝贝,由不得杨宁不着急。

  “就在半个月前,我师叔接到一份邀请函,是呼延家差人送来的。”三戒和尚示意杨宁稍安勿躁,解释道:“我师叔前去赴约,到了呼延家,才知道受邀来的可不止我师叔一人,还有来自五湖四海的隐武者,每个人都成名已久。”

  杨宁静静听着,他没有打断三戒和尚。

  “在宴会上,呼延家伙同崔家、司徒家以及欧阳家,提议上常青山,跟龙师要人。”三戒和尚望着杨宁:“是你将那小姑娘放在常青山的吧众人一拍即合,相约前往常青山,要跟龙师当面交涉,让龙师把这个小姑娘交出来。”

  “什么去了”

  杨宁一惊,看到三戒和尚点头,他整张脸都沉了下来。

  “然后呢”杨宁手指攥在一起,手臂的青筋起,溢于表面。

  “很不巧的,龙师并没有在山上。当时常青山,只有一个戴面具的女孩,两条狗,以及那个还在沉睡着的小姑娘。”

  说到这,三戒和尚望了眼一旁的观止,见观止没有制止,就继续说道:“这些人贪婪心起,当场就要带走小姑娘,可是,被戴面具的女孩给制止了。他们仗着人多势众,对这女孩百般刁难,甚至要强行带走,可他们似乎做错了一件事。”

  “什么”杨宁胸口有些起伏,看得出来,他的情绪很不稳定。

  “司徒翻云切开了这个女孩的面具。”

  说到这,三戒和尚住口了,再次望向一旁的观止。

  “阿弥陀佛。”观止施了一礼,缓缓道:“杨施主勿急,容贫僧慢慢道来。”

  不急

  能不急吗

  这件事关乎贝贝,杨宁眼睛都红了,他压根就没想到,就半个月,竟然发生这种事

  同时,杨宁也有些自责,之前就应该去一趟常青山,探望一下贝贝,如果当时他就这么决定了,兴许现在就已经去营救贝贝了

  杨宁第一次后悔自己如此执迷于赚取积分,要是贝贝因此出现意外,他发誓,一定要血洗这些所谓的隐武家族

  “三戒师侄都是从贫僧嘴里了解的情况,他并没有参与这件事,而贫僧,当时却在现场。”

  “你也去了”

  杨宁语气有些冷。

  “施主勿怪,贫僧去,只是盛情难却看个热闹,并没有想过要去解什么天人之谜。”观止又朝杨宁施了一礼,等杨宁脸色稍稍好看些,才继续道:“当那个女孩面具被切开以后,司徒翻云这才意识到,他到底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。不仅是他,就连在场很多人,都像是想起了什么,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。”

  顿了顿,观止沉声道:“因为这个女孩,是无情剑。”

  “无情剑”杨宁疑惑。

  “无情剑是正虚末年一个方士创造的隐武,讲究先修心后修体,若是男子修炼,极易走火入魔,最终变得疯疯癫癫。可若是女子修炼,只会心性大变,还不至于丧失理智。”

  观止感慨道:“一直传闻,这本当时被列入禁忌的隐武在龙师手里,不过传闻终究是传闻,并没有得到证实。可没想到的是,这本禁忌般的隐武,竟然真的在龙师手中,还传给了这个女孩。”

  说到这,观止忽然露出惊艳之色:“在面具划开的那一刻,这个女孩像是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而且实力也瞬间拔高,愣是带着那个小姑娘杀出重围,还险些砍断了司徒翻云另一条胳膊。”

  顿了顿,观止陷入思考:“贫僧怀疑,那个面具怕是有一定的妙用,想必龙师依靠这个面具,一直在压制这个女孩的心性大变。”

  “我对这些不感兴趣,我只想知道,她们如今在什么地方”杨宁沉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