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34章 834 另一个办法

正文_第834章 834 另一个办法

  杨天赐看了眼杨宁,并没有吱声,只不过,这种目光却没有责备,而是透着一种父亲对儿子的关心。·

  似乎知道了儿子并没有遭受不公平对待,杨天赐明显的松了口气,只不过,他也清楚,如今不是谈一些父慈子孝之类的事,而是如何将自己的儿子解救出这个地方。

  所以,他把时间留给了一旁的厉鸿途。

  “我到外面等吧。”杨天赐再次看了眼杨宁,然后转身就走。

  这种干脆利落的决定,让杨宁隐隐意识到,怕是待会他跟厉鸿途的谈话,绝不简单。

  “杨宁,你这次做事有些过头了。”厉鸿途望着杨宁,严肃道:“知不知道,事态相当恶劣。”

  杨宁沉默,足足好一会,才开口道:“我只是被动承受而已,我不杀,他们就得杀我,这不存在错与对,善与恶,如果非要论对错,也只能说,我还活着,没死,所以我是错的。”

  厉鸿途有些语塞,摇头道:“算了,现在再谈这种问题毫无意义,跟你说正事吧。”

  杨宁点头,等待着厉鸿途接下来的话。

  “还记得当初从那只巨蝠身体里获得的紫晶吗?”厉鸿途望着杨宁。·

  “当然记得。”

  岂止是记得?

  简直记忆犹新好不好?

  杨宁神色如常,但内心却有些戒备起来,他知道,厉鸿途不会无缘无故把话题扯到紫焰晶上,这跟他杀了孔成昊、蔡德江等人,完全就是两码子事,压根就联系不到一块。

  而在这种时期,厉鸿途之所以提出来,八成是要将这件事,与紫焰晶联系在一起!

  杨宁脑子转得很快,稍稍细想,就隐隐有了一种猜测,该不会,厉鸿途是打算让他吐出紫晶,来换取自由吧?

  这种交易的法子无可厚非,事实上,也完全说得过去,看这情形,厉鸿途八成对紫焰晶有了深入研究,而研究出来的结果,也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。

  换句话说,国家很在乎这种东西,而厉鸿途适时提出这一点,猜测自个拥有紫焰晶,或者说紫焰晶矿脉的线索,所以…

  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,杨宁豁然开朗,已经明白厉鸿途的来意。

  “上面希望开采出紫焰晶,最好有一定的数量规模。”厉鸿途的暗示已经足够明显了。

  杨宁脸上露出茫然之色,一副搞不清楚厉鸿途打算说什么的模样,“厉叔叔,咱们还是谈正事吧,你如今还有心情跟我聊这个?”

  厉鸿途来之前,已经做足了功夫,他构想了很多跟杨宁交涉的场景,甚至已经做好了数种不同的回答。·

  可是,他唯独没有做一种准备,那就是杨宁的茫然以对。

  “难道,自己真的搞错了?”厉鸿途露出不可思议之色,对于杨宁眼下的表现,他只能归纳出两个原因。

  这第一种,就是杨宁有心装糊涂。

  换在平时,这种可能性确实挺大,可如今这种情况,装糊涂的可能性相对要低一些,正常点的反应,应该是脸色阴晴不定,看上去像是思考权衡得失利弊,而如今呢,杨宁的表现,简直就是没心没肺的稀里糊涂!

  所以,这第二种,就是杨宁确实不清楚紫晶的来路。

  这次轮到厉鸿途脸色阴晴不定了,如果自己真估算错误,那么结果就是,这趟不仅白来,还会让总理对他有想法,毕竟,为了这次能让他跟杨天赐见到杨宁,总理也是去狠狠刷了几把脸,才争取来的时间。

  难不成,这次真的就要让总理失望了?

  虽说有一点遗憾,但厉鸿途还是将这些复杂的思绪暂时搁置在一边,严肃道:“这次你闯的祸不小,我们商议后得出一个结论,那就是,这次是孔成昊对你设套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杨宁点头。

  杨宁之前就整理过思路了,最大的疑点有两个,一个是他压根没推孔成昊下楼,可这货竟然就真的掉下去了,说明一个问题,就是这一切,都在孔成昊的计算内。

  其次,京里这么快知道这事,也是一个布局,很可能当时现场就安放着一些监控设备,然后将现场发生的一切,全部传输到京里。

  之前杨宁没有发现这点,一来是急着营救东方菲儿,二来,也是杨宁自始自终都没想过,孔成昊会这么狠,竟然用死亡,来陷害自己!

  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我们都希望救你出去,可如果拿不出足够的诚意,那么上面也很难做决定,毕竟,这次孔家的态度很坚决,而且你们杨家往日里的政敌,也跳出来声援孔家。”厉鸿途严肃道。

  “诚意?”杨宁皱了皱眉,问道:“厉叔叔,什么叫诚意?”

  他知道厉鸿途是在暗示紫焰晶,只要交出一部分,那么,他的问题,就不再是问题。

  可问题是,紫焰晶的价值太大,杨宁还没傻到用这种宝贝来换取自由,因为这显然是一笔极不划算的买卖。

  “你得让国家觉得,你有用,你的价值,高于孔家对国家的贡献,甚至这个价值,能让他们忽略掉你们杨家那些政敌的意见。”厉鸿途缓缓说了句。

  “这可真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呀。”杨宁哭笑不得道:“厉叔叔,我只是个孩子。”

  孩子?

  厉鸿途脸色古怪,暗道你一晚上宰了上百号人,那下手的狠辣劲,连他这位身经百战的王牌兵王都看得有些发指,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个孩子,拜托,就不能严肃点?

  暗暗捂了捂额头,厉鸿途也有些为难,似乎在思考着其他方面的可行性。

  原本,这种事回去再细想也完全可以,可这次从杨宁身上得不出关于紫焰晶的一丁点信息,他不认为,下次总理还愿意继续刷脸,给他开这种后门。[首发

  “厉叔叔,没其他法子了吗?”杨宁问了句。

  实在不行,就搞一些科技方面的图纸吧,反正积分很多,如果有一些高新科技的图纸,相信也能让上面那七个巨头放宽心了。

  “办法倒是还有一个。”

  厉鸿途像是想起些什么,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杨宁,缓缓道:“这个法子同样可以让你免责,不过相对来说,可行性却要小了点,关键是不知道你是否具备这个条件。”

  “什么条件?”杨宁有些好奇。

  “天人法则。”

  简单的四个字,让杨宁内心微微一动,好奇道:“厉叔叔,什么是天人法则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