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32章 832 厉鸿途来访

正文_第832章 832 厉鸿途来访

  国家安全部,能被带进这种地方,只有两种人。·

  一种是指点江山的军政要员,另一种,则是祸害苍生的罪人。

  杨宁既不是前者,也不是后者,按理说,杀人偿命天经地义,就算管,也是警方的事,还不至于让国家安全部插手。

  之所以被带到这个地方,完全是因为杨宁的身份,以及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背景!

  再者,杨宁这次捅的篓子绝不小,这直接将孔家、蔡家牵扯进来,或许,蔡家没有叫板的底气,可孔家有!

  等待杨宁的并不是牢房,而是一间全封闭,连苍蝇都飞不进来的卧室,整洁干净,装潢有格调,极具现代化气息。除了自由,这里应有尽有。

  没有人盘问他,更没有人威胁他,躺在软床上,杨宁看着天花板,开始思考这件事该怎么解决。

  毕竟,连他自己都清楚,他犯得事不小,尤其整件事还有很多目击证人,无从抵赖。

  “请勿打扰?”

  监控室里,一个面向威严的男人看到杨宁提笔,在纸上写下几个大字后也是一愣,紧接着就笑骂道:“杨家这小子到底把咱们国家安全部当成什么地方了?这小子莫非以为是来旅游的?”

  “我倒是很佩服他的胆色,自始自终,他都没有一丁点的慌乱,整个人很从容,这绝不是装出来的。·”另一个男人感慨道:“杨天赐生了个好儿子呀,只可惜,太鲁莽冲动了。”

  监控室里,这两个男人都对杨宁给出很高的评价,不过,他们也清楚,如今的形势扑朔迷离,谁也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。

  外界,杨家内部正召开一场会议,会议的主题一直围绕着杨宁,这一次的动静实在很大,杨家在华夏的地位极高,有得必有失,难免在这个发展崛起的过程中树敌,眼下,很多平日里不敢轻举妄动的敌方派系,都卯足劲要跳出来,以杨宁这件事为突破口,试图借题发挥。

  杨天赐脸色相当难看,宁国钰为了杨宁,已经哭昏过去好几次了,如今还躺在床上不吃不喝,他也没辙。

  昨晚接到电话后,他今儿一大早就赶回来了,同时也看了那块u盘拷贝的录像,对于自家儿子的心狠手辣,他也有些发悚。

  “孔家一点没有和解的意思。”

  就在这时,杨天意推开门,走进这间会议室:“今天我去的时候,孔家上上下下挂满了挽联,孔成昊的尸体也没送到殡仪馆,就用白布遮着,摆在大厅里,我登门两次,都被各种理由给赶了出来。·”

  “哼!”一个穿军装的男人冷着脸道:“搞得好像受害者是他们一样,别以为所有人都糊涂,这件事孰是孰非,看过录像的都清楚。如果阿宁不是有着自保的能力,恐怕早就被孔家的杂种给害死了。”

  “听说,如今孔家联合了很多人,打算对有关部门施加压力。”另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道:“形势对阿宁很不妙,老爷子不说点什么吗?”

  “没说。”杨天赐摇头道:“从昨晚开始,老爷子就独自一人锁在屋子里,大多都是陈洛帮传得话。”

  顿了顿,杨天赐又道:“如今的局势不明朗,老爷子八成在备着后手,我相信,他比谁都在乎阿宁,只不过,老爷子不能轻易动,否则,我们就会被动了。”

  “话是这么说,可如今是证据确凿,就算罪过的一方在孔家,可阿宁把那杂种推下楼,这有理也成了没理。”杨天意叹了叹。

  “该怎么办?”有嫡系派的人皱眉苦思。

  能怎么办?

  一群人窝在这里,每个人眉头都皱着,可无论怎么想,都理不清个头绪。

  这件事绝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,杨家首先想的就是保全杨宁,哪怕牺牲一些家族利益也在所不惜,可问题是,孔家压根不买账,有着孔家撑腰的蔡家,也是在部队里煽风点火,更是搞得众人皆知的地步。

  这种节骨眼下,如果杨家一意孤行要保杨宁,那么不但会被相关人质疑公正性,就连杨家多年在军队中的声威,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。

  毕竟,事情的起因、过程他们都不知道,无非就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,可杨宁杀了很多人,这一点,却是一个共识,无需怀疑!

  “我有办法。”就在这时,一个人微笑着推开房门。

  众人寻声望去,杨天意露出意外之色:“你怎么也来了?哦,对,差点忘了你们跟阿宁的关系了。”

  顿了顿,杨天意追问道: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

  来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军九处第二仲裁厉鸿途。

  面对在场人的目光,厉鸿途微笑道:“暂时不能讲,我得先跟那小子当面聊聊,才能确定有多大的把握。”

  见面?

  这个问题让杨天赐等人为难了,如今,杨宁被关在国家安全部,而且这是来自华夏七巨头的授意,这中间还下了死命令,就是不允许任何人去见杨宁,哪怕是他们其中的一个,都要有至少两个人陪伴相随才行。

  看上去确实挺刁难人,但多少也有七巨头要保护杨宁的成份,在形势尚未明朗化之际,单独将杨宁看押,绝对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。

  “这似乎不太行得通。”杨天赐叹了叹,摇头道:“连我这个做父亲的都见不着他,旁人更不可能。”

  “那也未必。”厉鸿途像是早就有所准备,缓缓道:“我有办法让上面的人同意。”

  “什么办法?”杨天赐忍不住问了句。

  “它。”

  厉鸿途手中不知何时,多出了一块紫晶,明晃晃的如同毒药一般,对人的视觉有着致命的吸引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杨天赐收回目光,问道:“就这么一块水晶,它有这么大份量,能让上边重视?”

  “这可不是一块普通水晶,你可千万别小觑了它。这么说吧,如果真能把这块水晶吃透,那么咱们国家,就算暂时还做不到领先全球,但至少,也会大幅度缩小与米国的差距。”

  厉鸿途忽然换上严肃的语气:“只不过,这些量还是少了点,不过我怀疑,你儿子掌握了一个矿脉。”

  “什么?开什么玩笑?就这么小的水晶,它有这么大能力?”有些人不信,有些人,则是露出匪夷所思之色。

  “我准备拿着这份报告书去见总理,杨省长,不如你陪我走一遭吧。”

  看了眼厉鸿途手中的水晶,杨天赐迟疑片刻后,点头道:“好,我跟你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