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23章 823 谁是大老板?

正文_第823章 823 谁是大老板?

  “站住!”

  徐茂海办公室外,还站着两个看守的大汉。·

  见杨宁面生,这两个大汉当场就叫住杨宁,同时露出警惕之色。

  砰!

  毫无征兆出手,速度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,等重重挨上一个拳头后,这两个大汉当场就面色泛红,同时呼吸都变得急促了。

  很快,这两个大汉就两眼一番,并没有顺势倒地,为了避免闹出动静,惊动房间里的人,杨宁伸手扶住,然后才轻轻将这两人放在地上。

  缓缓将这两个大汉拖到另一个房间,等忙完这一切,杨宁才一脸微笑的打开办公室的门,顺势走了进去。

  屋子里,一男一女正在亲热,场面稍显**。

  “咳…咳…咳…”

  杨宁掩着嘴轻轻咳了咳,同时脚后跟一挑,顺势就将门给掩上了。

  “你是谁!”

  这一男一女猛地一惊,看见是生面孔后,那个女人慌忙的整理衣物,至于那个男的,经过一开始的错愣慌张后,迅速冷静下来,冷哼道:“谁让你进来的,阿昌,阿奇,你们两个是怎么做事的?”

  “别喊了,一时半会的,他们还醒不了。”杨宁微笑道。

  这男人闻言一愣,紧接着,脸色就愈发阴沉起来:“看样子,你是来者不善呀。·”

  “可以这么讲。”杨宁点了点头。

  听到杨宁如此爽快,这男人脸上彻底沉了下来,手上的动作也有些反常。

  似乎看出这男人打算按响某些呼叫装置,杨宁微微一笑,右手也顺势一甩。

  咚!

  锵…

  看着插在面前桌子,距离自己不足三公分的一柄明晃晃的匕首,这男人明显露出惊惧之色,这要是再稍稍使点力,这一下岂不是就把他的胸口给刺出个透明窟窿来?

  “我劝你最好别轻举妄动。”杨宁漠然道。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这男人彻底没了脾气,眼下,就连脸上的笑容,也是很别扭的给挤出来的。

  “这办公室,我记得应该是徐茂海的吧?”杨宁扫了眼四周,果然,四周摆放着不少徐茂海的照片。

  “海哥已经不在了,如今是我接替他。”这男人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  “不在了?”杨宁若有所思道:“上哪去了?”

  “死了。”这男人回答得很干脆,没办法,他觉得眼前的杨宁太危险了,如果自己再胡乱耍小聪明,对方很可能会把他给直接宰了!

  房间弥漫着杀意,异常的压抑,压得这男人跟女人,都呼吸紊乱,惶恐的看着杨宁。·

  “死了?”杨宁忍不住皱眉:“谁杀的?”

  对于这个问题,男人显然露出迟疑之色,显得很纠结,甚至隐隐有着不打算合作的倾向。

  哼!

  杨宁冷冷的哼了哼,考虑到这里的环境有些特殊,随时可能被人冲进来,杨宁也懒得浪费时间,直接对着这男人展开瞳术,让对方被他催眠。

  这男人的眼神渐渐涣散起来,变得呆滞,很快,他就如同失去灵魂一般,行为跟眼神,都变得极为木讷。

  至于那个女人,早就昏死过去了,如今很不雅观的躺在地上,露出两条修长的美腿,不可否认,姿色一般,但这腿,绝对耐玩。

  “是谁杀了徐茂海。”

  “是大老板。”

  听着这男人的回答,杨宁心里一动:“你们大老板是谁?”

  “我并不知道大老板的名字,只知道他姓朴,是个有钱有势的人。”这男人木讷回答。

  “什么地方能找到你们大老板?他现在在公司吗?”杨宁继续道。

  “不在,如今大老板正在殡仪馆,打算火化乌少。”

  “哪个殡仪馆?”

  “就是西街那间。”

  滋…

  在得到有用的信息后,杨宁直接用匕首,划破了这个男人的脖子。

  对他来说,既然有用的信息的搜集到了,那么眼前这男人就没留下的必要,这谈不上残忍,因为对于向天集团,杨宁一丁点好感都没有。

  “他竟然出来了?”

  赶紧找了个角落背着身,然后偷偷用眼角的余光,打量着从不远处走过的杨宁。

  见杨宁上了一辆出租车,并且驶开了一段距离后,甘媛媛才忙拦下一辆出租车:“跟着前面那辆,别跟丢了。”

  西街只有一间殡仪馆,眼下,这间殡仪馆可以算是处于歇业状态,没办法,朴兴康有钱有势,包下一间殡仪馆,这根本就是屁大点事。

  殡仪馆外,站着不少黑衣打扮的男人,一看就是混黑社会的不良分子,换做以前,这么多人聚在一块,铁定要引起警方注意,随时给他们扣上一顶非法集会的帽子,可如今,警方连江湖纷争都不插手,哪还有闲工夫来管他们这些辛勤劳作的‘老实人’?

  杨宁缓缓下了车,看着面前这间殡仪馆,他忍不住皱眉,因为想要进去,势必要通过把守在门外的二十几号黑衣大汉,这确实挺难办。

  而且,杨宁也相信,只要他出现在这群黑衣大汉面前,铁定要被人给认出来。

  杨宁并不急于从正面进入,既然知道乌睿的干爹就在殡仪馆内,他就有的是耐心等待。

  当然,这并不妨碍杨宁观察这座殡仪馆的地形。

  转了一圈,并没有寻到合适的下手地点,杨宁倒是不着急,他只是安静的找了个角落,盯着不远处的殡仪馆,只要乌睿的干爹离开,他就有的是办法跟踪。

 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,杨宁就发现,之前还有些散乱的那些黑衣男,一个个变得精神抖擞起来,很快,一个穿着深灰色西装的中年人,一脸阴沉的走了出来,身边跟着一个美艳的女人。

  “他应该就是乌睿的干爹了。”杨宁眼睛微微眯起,也跑了出来,顺手拦下一辆出租车。[首发

  相比较别人的紧贴跟踪,杨宁压根就不需要,他仅仅要做的,就是将距离保持在一公里之内。

  所以,他压根不担心被那些黑衣男识破,更不用担心暴露。

  “奇怪了,他到底要干什么?”甘媛媛露出疑惑之色,眼下,她正驾驶着先前乘坐的出租车,很明显的,凭借警察的身份,她直接将这辆出租车给‘强征’了。

  “司机大哥,待会我让你怎么走,你就怎么走,钱不是问题。”直接扔出一张千元面值的港钞,让开车的司机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“没事,这位小哥,你尽管吩咐就行,就算今儿带你转一圈港城,也不是问题。”这司机信誓旦旦保证道。

  “好了,开车。”

  等朴兴康乘坐的古思特稍稍开远后,杨宁才道:“沿着这条路一直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