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20章 820 朴兴康

正文_第820章 820 朴兴康

  周记一夜之间,出现了诡异的变化,原本一群聚在一块打麻将的老头子,被一群蒙着面的壮汉劫走,这还不算,当天晚上,更是有不少头目接连遭到狙击,似乎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在刻意针对,这让周记上上下下都乱成一锅粥。·

  眼下,周记的总部内,许多大头目正一脸着急的来回踱步,不时发出愤怒的叫骂,但凡有可能做这种事的社团,都成了他们口中声讨跟咒骂的对象。

  相比较这些大头目的忿忿不平,反倒是赵淳楠高坐钓鱼台,冷艳旁边看着这些大头目们的过激情绪。

  他抚摸着手中的扳指,并没有吱声,不时有一些跑堂的小厮前来告之外面的情况,每每听到一个,这些大头目们脸色就难看一些,如果不是搞不清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,他们说不准早就不要命的跑去跟那个社团拼命了。

  这尼玛简直就是奇耻大辱!

  随着一位辈分最高的叔伯被劫走,他身边的保镖惨死当场的消息传来,这些大头目再也坐不住了,拍案而起,带着他们的人,就到外面找人拼命去了。

  对于这些人的行为,赵淳楠同样没有制止,他始终持着观望的态度,让旁人看不出喜怒。·

  与此同时,洪义社很奇怪的关闭了各个场所,同时让下面的人全部闭门不出,他们的反常态度,也引起周记部分头目的怀疑,开始有针对性的找洪义社下手。

  一开始,洪义社还在忍让,可最后,洪义社竟然派出人,将这些叫嚣闹事的头目直接砍杀。

  越来越多的社团站了出来,与这些周记的头目们周旋,互有损伤,对于这种事,赵淳楠依旧稳坐钓鱼台。

  “很感谢洪爷的帮助。”

  “赵小子,没想到你也有这么狠的时候,那些老头子都看错了你。不过嘛,你很对我胃口,所以破例帮你一次,说起来,周记里面,我也就看你小子顺眼。”

  “希望以后有跟洪爷一块合作的机会。”

  “放心,对于优秀的年轻后生,我一直很乐意提携。”

  并没有人知道,如今外面的腥风血雨,全都是洪义社的洪爷,与赵淳楠密谋搞出来的。

  而这中间的牵线人,不是别人,正是杨宁!

  之前,杨宁想通过赤猴,去找宾哥谈谈,没成想,最后不但见到宾哥,更是见到了洪爷。

  杨宁对于洪爷有点印象,因为这老头竟然跟他的舅舅宁国轩有业务上的往来,是交情很不错的商业伙伴。·稍稍一提二舅的名字,洪爷立刻眼睛一亮,,在宾哥跟赤猴疑惑不解的神色下,当场决定帮杨宁出这口恶气。

  “洪爷,为什么你对这位杨少如此看重?”等赤猴恭敬领着杨宁去休息时,陈少宾忍不住问道。

  “有些事,知道的越多,不见得就是好事。”洪爷高深莫测的说了句:“记住,这个姓杨的小伙子,不是你,也不是我,更不是咱们洪义社,甚至整个港城地下世界能得罪的。赤猴这小子不错,要不是他当初极力阻止,说不准咱们洪义社都要把这小伙子给得罪了,唉,好险呀。”

  “洪爷,莫非他来自内地的红色家族?”陈少宾是个聪明人。

  洪爷没有开口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陈少宾沉默,半晌,他点头道:“洪爷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  一场由周记跟洪义社掀起的暗战,在整个港城地下世界中激情上演。

  出乎所有人预料,对于这种程度的江湖纷争,港城警方竟然出奇的沉默,自始自终,都选择冷眼旁观。

  很快,就有部分人嗅出猫腻,都在震惊到底是谁有这么大面子,竟然连港城警方都被震慑住了!

  而作为肇事者的杨宁,此刻正惬意的躺在床上,他并没有进入,而是在思考,到底这背后是谁在主使,这个人必须得揪出来,不然,真的寝食难安。

  当然,他也怀疑过不少人,可并不觉得,这些人就真的有这份魄力跟胆识,因为纸是包不住火的,他作为杨家嫡系第三代,谁如果想动他,首先得考虑要付出的代价,以及东窗事发后的恐怖下场!

  “睿儿,你为什么会死?”一个有些白发的中年人,正一脸悲戚的看着面前的遗像。

  乌睿的尸体已经被警方运了回来,如今放置着殡仪馆内,这个为他悼念的中年人不是别人,正是乌睿的干爹,朴兴康。

  朴兴康是混血,父亲是南韩人,从小就继承一大笔家产的他,并没有养尊处优败家,而是凭借着家族的财力跟人脉,打下了一片大大的江山。不仅是港城,哪怕是岛国、南韩以及许多东南亚国家,都有着深厚的人脉。

  甚至,他跟三角区的将军,也是莫逆之交。

  在寻常人眼里,他是一个实干家,是一个能上排行榜的富豪,可在警方眼里,他却是东亚国家的大毒枭、军火贩子!

  只不过,这位被警方定位为罪犯的人,偏偏在官面上有着极深的人脉,甚至港城不少议员,都提议让他参选下一届的参政议员,就连一些小国的皇室成员,都想要拉拢他,让他担当国家政要。

  可以说,朴兴康的人脉极其恐怖,势力更是滔天。

  “朴先生,这真的不关我们的事,我…”

  “住口!”

  朴兴康冷冷道:“我要悼念睿儿,你们别打扰我们父子俩。尤其是你,我再也不想再见到你!”

  “朴先生,我这就滚!”这个男人吓得背脊都凉了,看似稀疏平常,可要是被认识他的人看见,铁定惊得掉下巴。

  因为这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如今向天集团的话事人,徐茂海!

  “我是说,我再也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
  朴兴康的话如同一柄利剑,刺得徐茂海肝胆俱裂,张嘴想要说什么,忽然,他就感觉到一股窒息感!

  只见穿着紧身制服的冷艳美人,正用一根坚硬的钢丝绳勒住了徐茂海的脖子,让徐茂海根本动弹不得。

  半晌,早已双目赤红的徐茂海噗咚一声软倒在地。

  “红玫,立刻去查,到底是谁杀死睿儿的!我一定要将这个人千刀万剐!”

  朴兴康话音刚落,这个冷艳美人就漠然的点了点头:“是,朴先生。”

  一群人胆颤心惊跟着这冷艳美人离开了殡仪馆,眼下,整个大厅,就只剩下朴兴康,以及乌睿被盖住的尸体。

  “睿儿,放心,爸爸会替你报仇的,他一定会死,他一定会下去陪你的,爸爸发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