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809章 809 地裂

正文_第809章 809 地裂

  梁诗诗并不清楚杨宁口中的楠哥是谁,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,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回答杨宁的问题。·

  原来,梁诗诗有一个中学时期的闺蜜,风貌正茂的她,进入平面模特行业,两个月前,经人介绍,前往某剧组试镜,由于出色的才艺,以及穿古装时散发的古韵气息,直接从一群试镜者中脱颖而出,担任该剧的三号女角色。

  在闺蜜的邀请下,梁诗诗前往剧组探班,她的出现,立刻引起该剧男一号的注意,更是不断搭讪,在屡次被拒后,这男一号恼羞成怒,当场就想要强吻梁诗诗,却被扇了一耳光。

  之后,就有各种流言蜚语传出,基本都围绕着这男一号,以及梁诗诗,一开始面对这些谣言,梁诗诗并不在意,可之后,在多家杂志社报导后,梁诗诗忍不住了,决定找这男一号谈判。

  可这男一号却在谈判过程中提出相当无耻的要求,其中就包括陪睡,这让梁诗诗恼羞成怒,当场与这男一号撕破脸皮。

  流言蜚语还在继续,最让梁诗诗无法接受的,是这个男一号竟然知道她不少家底,让自己有种在对方面前,一点藏不住秘密的耻辱感。

  “我算明白什么是祸水了。·”杨宁忍不住嘀咕。

  梁诗诗没听清杨宁的嘀咕,问了句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,我只是有感而发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似乎想起自己的经历,梁诗诗露出些许黯然之色。

  “明天我跟你去这个剧组玩玩。”

  “啊?”

  梁诗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可很快,她就脸色一变:“不行呀,我听说那个讨厌的家伙,有黑社会背景。”

  “没事,放心好了。”杨宁笑眯眯道:“在我面前,是龙得给我盘着,是虎也得给我趴着。”说到这,杨宁打了个哈哈:“有点困了,不介意今晚让我住这吧?我睡沙发就行。”

  “那怎么行?家里有客房的。”

  杨宁眉毛挑了挑,不由嘀咕这女人还真是不长心眼,话说容留一个男人借宿,这是明着给机会,还是涉世未深,不明白人心险恶?

  “不用那么麻烦,我就睡沙发吧。”杨宁朝沙发上一躺,摆手道:“我真困了,晚安,麻烦待会关下灯。”

  梁诗诗显然还有话要说,可看到杨宁说眯眼就眯眼,仅过了半分钟不到,就响起了匀称的鼾声,她不由得露出哭笑不得之色。·

  从客房里取出棉被,轻轻给杨宁盖上后,梁诗诗才转过身,轻手轻脚的关上灯,在上楼的那一刻,她止住脚步,借着月光,看着沙发上侧躺着的杨宁,她有些茫然,更有些好奇。

 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?

  “还以为你不来了。”

  铠甲男的语气多少有些生硬。

  杨宁也知道昨晚爽约,干笑道:“我都中了诅咒了,哪还敢偷懒?就是昨天有事情耽搁了,是很重要的事,这不,事情办好了,我这不就来了嘛。”

  铠甲男哼了哼,原本生硬的语气明显自然了些。

  这时,铠甲男缓缓站起身,抬手一招,只见原本插在骸骨地的漆黑长枪,如同离弦之箭一般,直接冲向铠甲男。

  轻松接住后,铠甲男缓缓道:“天崩的精髓你已经掌握,如今差的只是熟练度,以及本身受限的实力。现在,我演示下一个枪技,名地裂。”

  天崩?

  地裂?

  杨宁好奇的望着铠甲男,他总觉得这顺序是不是乱了,毕竟这一前一后,明显天崩听上去更高级一点。

  不过很快,他就不这么想了。

  只见铠甲男以诡异的速度落地,然后右手执枪,狠狠往下一跺,原本平静的骸骨地,立刻传来剧烈的颤动。与此同时,以铠甲男为中心,骸骨地竟然朝四下迅速龟裂。

  无数的裂痕,如同电网一般错综复杂,让人眼花缭乱的同时,也不禁升起凛然之意,但凡目睹这一幕的人,都担心这地面若是一直龟裂下去,那么陆地很可能就会解体,一旦掉下去,说不准就是掉入万丈深渊!

  而就在这时,杨宁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庞大压力,身体的肌肉,也第一时间炸开,崭露在外的皮肤,也浮起一条条深深的经脉,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反常情况,是因为此刻的杨宁,正在承受着恐怖的重力!

  铠甲男没有动,始终站着,可他的瞳孔却异常的深邃,他微微抬头,看着上空被黑雾笼罩着的天。在他的注视下,杨宁惊讶发现,伴随着脚下剧烈的颤动,头顶的天,以及四周的空间,同样出现了颤动。

  这绝不是错觉!

  而且这种颤动的节奏,跟脚下骸骨地的颤动,简直是如出一辙!

  半晌,四周的动静才渐渐消弭,重力不再,脚下的龟裂也缓缓消失,待铠甲男重新坐回王座时,如今这片区域,让杨宁一点看不出异常。如果刚才不是亲眼所见,那么杨宁绝不相信,这里曾发生过一幕震撼人心的奇景!

  “你明白了吗?”铠甲男望着杨宁。

  明白?

  杨宁不由腹诽,真当我是一点就透的天纵奇才?

  拜托,你刚才确定说过什么话?或者给出一些指导性的意见?

  什么话都不说,闹最后竟然来一句我懂没懂?尼玛,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?

  杨宁一肚子郁闷,他寻思半晌后,尴尬的笑了笑:“不懂。”

  “倒是我急于求成了。”谈不上失望,但总归有那么点遗憾吧,铠甲男闭上眼,靠在王座上:“你缺乏实战,确切的说,是你缺少用天崩与人交战的经验,百场后,或许你能明白地裂的真意。”[首发

  顿了顿,铠甲男又道:“从今天开始,在你还没明悟地裂前,我不会对你再进行指导,你走吧。”

  真是个怪人。

  杨宁暗暗嘀咕,见铠甲男一副不待见的样子,杨宁也懒得热脸贴冷屁股,正要转身离开,却被铠甲男叫住了:“等一下。”

  站在原地,杨宁疑惑的望着铠甲男,打算听听这家伙还有什么话要讲。

  “我记得,那两个家伙不是都送了你一样东西吗?”铠甲男忽然睁开眸子:“你有没有仔细研究过那两样东西?”

  狐疑的将那个眼球状的玩意,以及铜铃取了出来,杨宁疑惑道:“是这两样?”

  铠甲男仅仅是瞥了眼,然后再次闭上眸子:“没错,好好研究这两样东西,对你应该有很大的帮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