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95章 795 古怪祭坛

正文_第795章 795 古怪祭坛

  “找我做什么?”

  谢祖海淡淡的回了句,常年走南闯北,认识的三教九流多如牛毛,至于如何跟这种流氓地痞打交道,他也是·

  “哪来那么多废话,我们老大找你很久了,快点,我们赶时间。”其中一个青年不耐烦道,就要伸手,将谢祖海给拉起来。

  可这手刚刚伸到一半,谢祖海眼中忽然爆发出一股精芒,然后奇快的速度,五根手指立刻抓着这青年伸来的手臂,也不见有多余的动作,直接微微扭了扭,就听到这青年发出惨烈的叫声。

  跪倒在地,强忍着钻心的疼痛,这青年怒视着谢祖海,吼道:“你敢动手?”

  另外几个青年也是一愣,紧接着,一个个对着谢祖海怒目而视,然后全部攻向了谢祖海。

  现场多少有些骚乱,前台已经打电话报警,而保安也急匆匆跑出来,可这丝毫改变不了谢祖海跟这些青年的一触即发。

  砰!

  滋!

  哐当!

  不断有撞击声、坠地声响起,大概三十秒后,谢祖海神色如常,可围攻他的这几个青年,却尽数倒在地上,每个人脸色都异常痛苦,不时还会发出痛苦的哀嚎,显然受了伤,且伤势不轻。

  “谢老板,他们…”店铺的两个业务员脸色有些白。·

  “不碍事,一些小流氓而已。”谢祖海无所谓的摆摆手,然后走到一个青年面前,居高临下道:“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,自认平日里行事低调,很少得罪人,今儿你们到底是受谁的指使,老实说出来,不然,就别怪拳脚无眼了。”

  这青年有些慌,喊道:“是赤猴哥让我们来的。”

  “赤猴?”谢祖海若有所思望了眼一旁的两个业务员。

  显然,赤猴的名头还是很多人知道的,其中一个业务员立刻开口道:“是东街的扛把子,手底下养着不少人,还跟洪义社的宾哥是拜把子兄弟,更是洪爷的干儿子。”

  顿了顿,这业务员继续道:“如果可能的话,这个人,还是能不招惹,就尽可能不招惹。万一真惹急他,连我们老板都不好继续跟谢先生往来了,毕竟这里也是赤猴管辖的范围。”

  谢祖海眉头拧在一起,赤猴是谁,又有着什么背景,他不是很在乎。但是,洪义社的洪爷,就值得他伤脑筋了,要知道,这位洪爷在港城黑道,是极有影响力的老一辈人物,偌大的港城,很多人都受过这位洪爷的恩惠。

  可以很负责的说,若非洪爷出身黑帮,还有着诸多洗不干净的污点,不然,他就算是竞选议员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·

  想了想,谢祖海平静道:“转告赤猴,就说我谢祖海,今晚在隔壁的福运堂摆桌,他如果想见我,就自己过来。”

  说完,谢祖海转身就走,没有做丝毫停留。

  杨宁跟着李博奇左拐右拐,尽管能借助扫描观察山中形势,但杨宁断然做不到如李博奇这般,无论任何时候,都能找出一条捷径的行走路线。

  大概拐了二十分钟后,杨宁才来到一处山脚,只见前方有一片密集的草丛,李博奇驾轻熟路的搬开草丛边上的一块石头,然后扒开草丛,露出一个幽黑的洞口。

  点燃手中的火把,李博奇朝杨宁挥手道:“来。”

  杨宁点了点头,跟着李博奇钻入洞口,在火把的光线下,杨宁惊讶的发现,这个不断变得宽敞的洞穴内,墙壁两端竟然刻满着大量的图案。

  无论是图案的风格,还是文字,都是杨宁闻所未闻的,不过这些还不至于勾起他的好奇心,真正让他在意的,是前方一种似有似无的吸引!

  杨宁感觉到,在前方,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东西,正在吸引着他,与他的身体产生共鸣。杨宁发誓,他绝对见过这种东西,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罢了。

  带着好奇的心情,杨宁始终跟着李博奇往里走,这段路很长,确切的说,这个洞穴应该很大,因为随着深入,杨宁发现,四周的面积,也在不断增加着。

  “这里是…”当走出通道,看到内里的环境,杨宁忍不住抬起头,喃喃自语道:“一线天。”

  “没错,正是一线天。”李博奇也同样抬头,解释道:“不过我通过翻阅一些古籍,发现,当时的人,将这种山势称为海天一线。”

  只见上空,露出了一条长长的裂痕,通过这条裂痕,让整个山洞充满着不算亮,但同样不算暗的光线。

  山的内部被掏空了,四周的岩壁挂满着各种各样的网状物,据李博奇解释,这些网状物,应该是当时亚特兰蒂斯人休息的地方。

  山的中间,有着一个奇怪的祭坛,杨宁仅仅是看了眼,就感觉到,先前吸引他的东西,正是这个祭坛!

  可是,从表面上看,这个祭坛貌不惊人,这让杨宁有些费解,当下展开,仅仅是看了一下,杨宁整张脸就变了!

  黑暗,无尽的黑暗,无法看清,无法触碰,就仿佛前方有洪水猛兽,轻易不得妄动!

  像这种情形,之前也出现过一次,那就是在何园里发现黑暗能量!

  该死,这祭坛莫非封印着黑暗能量?

  杨宁整个人都不淡定了,如果这里真封印着黑暗能量,那岂不是说,自己将获得巨大的丰厚收益?要知道,这黑暗能量,那可是连系统都要动心的好东西!

  可转念一想,杨宁又有些疑惑,那就是眼下系统表现出来的冷淡,跟之前压根就是两个极端!

  “不管这祭坛到底藏着什么,都要把它给挖出来!”杨宁目光变得坚定。

  “你该不会?”一旁的李博奇显然察觉到杨宁的不对劲,整张脸都变了:“不行,你不能破坏这里的任何东西。”

  “我需要祭坛里面的东西。”杨宁严肃道。

  “不可以!”李博奇尖叫起来,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他忙道:“这祭坛很邪性,这么说吧,老镇之所以一次次出现各种诡异不详的事,都与这个祭坛有关!”

  “你知道什么,快说给我听听。”杨宁心里一动,追问道。

  李博奇脸上浮起犹豫之色,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,开口道:“或许你从一些人口中,已经了解过当年老镇发生的事了,但事实上,这些都不是真实的,确切的说,他们提到的都是表面现象。”

  顿了顿,李博奇沉声道:“我原本就出生在老镇,跟阿梅也经历过当年的惨事,我可以肯定的说,没有谁比我们更了解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!”

  说到这,李博奇目露恐惧,但更多的却是哀伤:“所有的根源,都要从这个祭坛说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