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92章 792 诡异传闻

正文_第792章 792 诡异传闻

  司机狐疑的盯着杨宁,他认真的朝杨宁打量了一会后,试探道:“你真不知道那地方的诡异?”

  杨宁摇了摇头,露出倾听之色。·

  司机叹了叹,一边开车,一边道:“在几年前,那地方还算凑合,多数是一些偷渡客群居地,不过,随着这几年,警方对于偷渡客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,那里也算不上好的栖身之所。”

  说到这,司机忽然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:“越来越多的偷渡客,选择离开那地方,而就在这个时期,出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。”

  杨宁脸上的好奇之色又浓了些,但并没有插口打断。

  “据说,徐记饭馆一个服务员接到电话,是订外卖的,就是一些偷渡客打过来的。当时,一次就要了七八人份,这服务员就骑着摩托车,跑去那边送外卖了。”

  司机脸上猛地出现紧张之色:“可是,这服务员去了后,就再也没有回来,饭馆的老板迫不得已,只能报警,后来警察带队前往,经过一天一夜的搜索,发现了这服务员的一个头颅,附近,还找到了他的骸骨,这些骸骨上,还有一些肉屑,以及被牙齿咬过的痕迹。”

  看到这司机一脸铁青之色,杨宁忍不住问了句:“是野兽的牙齿?”

  “不是,是人的。·”司机咬着牙回了句,然后不再说话,杨宁注意到,这司机握方向盘的手,不时颤抖着。

  人吃人?

  杨宁脸色古怪,但他从这司机脸上,却看到了另一种迟疑犹豫,显然,这司机怕还有事隐瞒。

  “我只能送你到中甲界,你往前再走几里路,就到了。”司机迟疑片刻后道:“当然,你可以选择下车,我不收你钱。”

  “不必了,你尽管开车就行。”杨宁摇了摇头,待这司机平静些后,才问道:“老哥,你是不是还没说完呀?”

  “我…”

  司机明显迟疑了,最后,他将车停靠在路边,并打开车窗,顺手点燃了一根香烟:“小兄弟,我劝你还是别去那地方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杨宁问道。

  “传闻,那地方闹鬼,警方当初追查线索,发现打给饭馆的电话,本身就是个空号。”司机回过头来,认真的看着杨宁:“不要因为好奇,而丢了性命,那地方确实很邪门,因为之后,发现越来越多的偷渡客死于非命,死状跟当初那个服务员差不多,直到警方彻底封锁那里,再加上偷渡客也不敢再接近那地方,几年过去后,情况才稍稍好转了些。”

  顿了顿,这司机又道:“尽管警方已经撤除封锁,但还是三令五申的警告,不要因为好奇,而轻易踏上那个地方。”

  “我心里有数,司机老哥,你继续开车吧。”杨宁沉默片刻后,无所谓的摆了摆手。

  这司机叹了声,同时掐灭烟头,他不再劝阻杨宁,毕竟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非亲非故的,这司机没义务一而再再而三的唠嗑。

  车子出了市区,大概走了四十多分钟,才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荒郊野岭。

  “你从这条路直走,大概走半小时,就能到你去的地方了。”这司机有些紧张,然后道:“小兄弟,还是别去了吧,太危险了。”

  “不碍事的。”杨宁笑着给了车费,在这司机无奈的目光下,缓缓走向了这条路。

  鬼怪?

  甭说有没有,就算真有,杨宁也压根不当回事。

  他经历过的神神怪怪还少吗?别人稀罕的玩意,放在他这,压根就是个笑料!

  当然,杨宁也挺纠结,来的路上,他不是没怀疑过,会不会是孔成昊故意阴他,不过转念一想,这种可能性不大,毕竟以孔成昊的身份,还不至于做这种小动作。

  只是,那司机之前也说了,先前住在这的人,该走的走,该跑的跑,该躲得躲,如今甭说人了,就算是找条狗都困难。

  四周很安静,加上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,黑压压的天色,仿佛随时都可能狂风骤雨,环境不但压抑,还给人一种燥热感。

  杨宁一直走,并没有丝毫停留,大概二十多分钟后,他就在一处林间的十字路口处,看到了一块腐朽,且满是苔痕的路牌。

  就是这条路!

  杨宁朝着路牌所指的方向走去,没过多久,他就看到一栋栋年久失修的瓦房,以及充满狼藉的巷道。

  四周长满了杂草,可能长期没有人出没,显得有些阴森,这种气氛确实挺诡异,让人心头发毛,抛开那可信度不高的传闻,坦白说,这里也确实够资格让导演就地取材,用来拍摄恐怖电影。

  如今天色还早,杨宁平静的走在这处村落中,没有别人那种紧张压抑,显得很淡定。

  “应该是这里吧。”好了好一会,才来到一处有院子的小矮房,大门被锁上了,拴着门的是一条布满锈渍的粗大链子,链子的一端,还有一把巴掌大小的锁头。

  “该不会真被忽悠了吧?”这一次,杨宁也有些不确定起来,看着面前这条长期没人触碰的铁链,他立刻得出结论,确实,已经很久没人来过这里了。

  正当杨宁打算弄一根发夹,把这锁头给打开之际,忽然,他耳边响起一阵细微的脚步声。

  “谁?”杨宁猛地一惊,豁然转身,盯着发出响动的地方。

  可是,哪还有人的踪迹?

  杨宁第一时间展开,凭借着扫描方圆数里的能力,他并不担心这人能从他眼皮底下溜走。

  可很快,杨宁脸色就变得古怪了,因为他发现了一道红色身影。

  是个女人!

  这里竟然有人?

  杨宁立刻追了上去,他觉得,或许能从这个女人嘴里问出些消息来。他不在乎这地方是不是透着邪性,他只在乎一点,就是到哪把那个伪造者找出来!

  一想到光明纪元,以及亚特兰蒂斯文明,杨宁心脏就噗噗噗跳个不停,若真能获得线索,挖掘到这个沉落的历史痕迹,那么很可能就能挖出一个天大的秘密,甚至财富!

  亚特兰蒂斯文明有什么秘密?又有什么财富?

  这些压根就不需要去计算,对杨宁来说,不管是前者,还是后者,价值都无法估量!

  红衣女人似乎也意识到杨宁在后方追赶,跑的速度更快了,脸上透着紧张,不时回头,似乎担心被追上似的。

  “哎哟!”

  跑着跑着,忽然,红衣女人发出一声尖叫,然后整个人顺势一倒,狠狠的摔在地上。

  鲜血顺着膝盖流了出来,渗出了她那条干皱的牛仔裤上,此刻,红衣女人额头都微微出汗,也不知道是热的,还是疼的。

  见杨宁走了过来,红衣女人面露惊惧,喊道:“你别过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