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67章 767 罗家村

正文_第767章 767 罗家村

  罗家村距离华海,有着上百公里距离,而且交通不算便利,首先高速路是甭想了,而且这条国道虽说修建过,但还是磕磕碰碰,颠簸良多。·

  足足浪费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,车子才缓缓开到罗家村。

  相比较那些搞闭关锁国的村子,罗家村相对开放得多,尽管没有拿得出手的文化,也没有大兴土木,开拓一些旅游项目,但罗家村还是深受许多商贩的喜欢。

  只因这罗家村有三宝。

  第一宝,是传下来的酿酒手艺。

  第二宝,是一种腌制好的拌饭干菜。

  但这两者,都远不如第三宝,它几乎是带动罗家村挨家挨户奔小康的最大功臣。

  这第三宝,就是药材!

  罗家村地理位置适温,是许多药材生长的最佳环境,罗家村的村民,也有大半自种自卖各种药材,而且背靠着的几座深山,更是有着土生土长的天然药材,不仅种类多,而且年份颇佳,成功吸引了五湖四海的药贩子。

  这不,刚进村,就听见有两个药贩子,正跟本地的村民讨价还价。杨宁注意到,这些药贩子都夹着鼓鼓的包包,用屁股想都知道,这里面绝对装着钱。

  尽管出门在外,财不可露白,但在罗家村这地方倒也不担心被谁给惦记上,因为罗家村经营了二十几年,养下了很好的口碑,再加上五湖四海的药贩子扎根在此,必然引起了不少道上人物的关注,为了让客人,以及本地的村民免受不法分子的骚扰,据传,一个在各地都有名气的道上大人物公开放话,谁敢在罗家村犯事,那就是青门的敌人!

  青门,又叫青帮,是华夏排名前三的黑道势力,而这个放话的人,有传闻是从罗家村走出去的,且在青帮的地位很高,甚至于,他还派了人驻守在这。·

  所以,有了这么一层底气,罗家村不惹事,但同样也不怕惹事,这也造成了孙思溢的父亲跟罗家村村民争执,却也不敢闹得太过火的原因。

  “两位老板面生得紧呀,第一次来村子吧?”杨宁跟孙思溢刚下车,就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操着一口很浓的口音问道。

  “是第一次来。”杨宁点头。

  “是来采购药材的吧?”这男人抿了抿嘴,然后伸出三根手指,笑眯眯道:“这个数,我可以全程跟着跑腿,绝对让两位老板大有收获。”

  “三百?”孙思溢问了句,见这男人笑着摇头,忍不住耸了耸眉头:“该不是,你想要三千吧?”

  “三万。”这男人也不再打哑谜。

  “三万?”孙思溢有些怒了:“狮子大开口,也不是这么开的吧?嘴这么大,就不担心噌死?”

  “这位老板,我这价已经很公道了,你不妨打听打听,跟你们一样来村子采购药材的,谁不是付七八万甚至十几万?”这男人也不生气,笑眯眯的确实很难让人恼怒。·

  孙思溢撇嘴道:“不请你,难不成我还收不了药材了?”

  “还真不好说。”这男人笑道:“两位老板不妨看看,这附近有二十多号采购药材的老板,而村子就这么小,人口就这么点,这就会造成一种现象。”

  “什么现象?”杨宁若有所思望向这男人。

  “供不应求。”这男人笑着说了四个字,然后道:“僧多粥少呀,尽管村上的规矩是不能做那些待价而沽,坐地起价的事,免得给村子招黑,但却没规定不允许指定卖给谁,买卖讲究自由嘛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孙思溢再次皱眉。

  “两位老板刚来不懂可以理解,我这么说吧,事实上,早在很多年前,就有一些大老板经营村子,跟村民们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,一般哪家有货了,就会第一时间联系这些老板。”

  这男人笑呵呵道:“这跟经营企业、人脉是一个道理,反正总归是卖,合着咱村上人的淳朴,自然是卖给老熟人了,两位老板,你们说说,是这个理吧?”

  淳朴?

  孙思溢忍不住想吐槽,就阁下这动动嘴就要三万的心思,这尼玛也能算得上淳朴?这简直就是奸商、市侩、无耻的真实写照,没跑的!

  “若是我们想上山呢?”杨宁问了句:“会不会被阻拦?”

  “当然不会,本村口碑一向很好,不会干一些下作的勾当,不然,就会有人抨击罗家村尽是一些穷山恶水的刁民。”

  这男人笑道:“不过嘛,除了种药外,村上还是有一些猎户的,山上放置着不少捕兽的陷阱,放哪只有他们知道,所以嘛,我们是不建议在没人陪同的情况下冒然上山,前两年就有人不听劝上了山,他们当时是四个人,就回来了两个,其中一个遍体鳞伤,回来后没等到救护车赶来就断气了。”

  靠!

  自从经营买卖后,孙思溢自认接触过不少人,三教九流的也着实不少,可如今他有种之前全活到狗身上的郁闷,因为跟眼前这家伙相比,单说这不动声色的威逼利诱,就足以完爆他认识的那些人。

  尼玛,不雇还不行了是吧?这算什么,强买强卖?

  孙思溢一肚子腹诽,不得不望向杨宁,看杨宁有什么主意。

  杨宁先是看了看表,然后道:“我不想浪费时间,这样吧,我先给你三万,如果事情办好了,我再给你五万。”

  不等这男人露出喜色,杨宁又道:“可若是办不成,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。”

  话罢,杨宁释放了些许杀气,直接选择压迫这男人。

  感受到一股窒息的压力,这男人脸色有些发白,但还是咬着牙点头道:“放心,这村上,还没有我徐老三谈不下来的事,两位老板放心好了,我知道规矩。”

  “好。”杨宁点头,然后朝孙思溢使了个眼色:“把钱给他。”

  尽管很不情愿被徐老三讹一笔,但孙思溢还是取出三万块现金,递给了徐老三。

  “两位老板真爽快,那我徐老三也不拐弯抹角了,想必两位老板时间都精贵,咱们长话短说,直切主题吧。”徐老三换上了一副严肃之色:“除了杀人越货这些违背良心、道义,破坏村子和谐的事,其他的,两位老板只管开口便是。”

  “好。”杨宁点头:“你们前阵子,不是给兴昌公司弄了一批药材吗?”

  “兴昌公司?”徐老三稍稍回忆了一下,点头道:“这事是镇上姜老哥牵的头,发动了一些村民收集到了不少药材,据说卖了个好价,但后来因为药材问题,姜老哥就跟兴昌发生了小摩擦,这事昨天还有人提起,一直没解决好。”

  说到这,徐老三忍不住问了句:“两位老板,你们该不会是兴昌派来的吧?先说好,这调解的事,我徐老三可做不来。”

  “放心,是其他事。”杨宁缓缓道:“我想去看看,那些被兴昌公司收购的药材,都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。”

  “这好办,不过得上山去,路有点难走,两位老板跟着我,可别乱转悠,万一碰到陷阱,到时候,咱们三个都会很危险。”徐老三严肃告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