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65章 765 寝室四侠

正文_第765章 765 寝室四侠

  “这小姑娘就留在这吧。·”

  望着沉睡着的贝贝,龙师缓缓开了口。

  换做之前,兴许杨宁说不准就同意了,毕竟他也不好时刻带着贝贝,可如今,得知那面具女竟然是人格分裂的精神病,这让他纠结起来。

  “放心,不会有事。”龙师像是看出了杨宁的想法,笑道:“至少在这个院子,人,还是正常的。”

  正常吗?

  杨宁不以为然,他如今都搞不清楚,到底面具女是哪个方面才算得上正常。

  不过,确实也只有这个地方,杨宁才安心,毕竟这天底下,可着实有不少人惦记贝贝,所谓的天人之谜,也让他一头雾水,不是没想过找军九处那三个人问问情况,可杨宁觉得,兴许余见愁等人,也不见得就了解这些事。

  休息一晚,第二天一大早,杨宁就扶着杨清照下了山,昨晚上他仔仔细细观察过面具女,发现对方举止正常,寝起有序,丝毫看不出是个患有人格分裂的病患者。

  “阿宁,你也该回去上学了。”路上,杨清照缓缓道:“京里的事,就暂时告一段路吧。”

  杨宁清楚杨清照的意思,这个春节,他可是在京城干过不少事,尤其是杀青阶段,逼得孔家避其锋芒,选择蛰伏,连带着与孔家交好的宋家,也不得不龟缩不出。WW·尽管表面上没人说什么,可私底下,已经有很多人在暗中观察杨宁,甚至偷偷提防。

  杨家出了一个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的第三代,这既出乎众人意料,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毕竟,杨家不出孬种,作为杨清照的亲孙子,多数人认为,杨宁绝不应该简单,更不可能是泯然众人的小角色。

  回到华海,走下飞机的那一刻,那种熟悉感让杨宁回味。

  寻了处无人的地方,杨宁偷偷将限款asv取出,然后驾着这辆顶尖超跑,公然穿梭在华海的街道中,引起无数人频频侧目,促足观望。

  山不转水转,水不转人转,少了杨宁的华复校园,依旧跟往日没什么两样,学生们该吃的吃,该拉的拉,没有人会始终去关注某些人,某些事。

  只不过,当标志性的超跑缓缓驶入这片校园,还是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

  “杨哥,你可总算回来了。”

 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把消息给捅到贴吧,恰巧又好死不死的被郑卓权给瞧见了,这货一把鼻涕一把泪道:“杨哥,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,你不在的这段日子,我可是夜夜以泪洗面…”

  “靠!停!”杨宁脸都黑了:“你这是成心恶心我的是吧?”

  “他就这破嘴,杨哥,甭理他。·”何陆嗷嗷大叫,直接抢走郑卓权的手机,大大咧咧道:“这货每天都嘀咕着日子清贫,一点都不精彩,盼着杨哥回来,给改改风水。”

  “我又不是神棍。”杨宁嘀咕道。

  “你走开,别碍着我跟杨哥。”郑卓权再次抢过手机,嚷道:“杨哥,你在哪?走,咱们去校外的大排档好好吃一顿。”

  “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吗?”杨宁看了看手机,如果没记错,眼下应该还在上下午第二堂课。

  “不去了。”郑卓权当机立断道:“那先这样,杨哥,你在花圃等我们,这就过去。”

  “喂…”

  听着耳边传来忙音,杨宁哭笑不得的摇摇头。

  大概十分钟后,包的跟粽子似的郑卓权就过来了,何陆慢了两分钟,不过这货来的时候,手里倒是抓着三杯热奶茶。

  “杨哥,听说你在京里混得是风生水起呀。”

  一边走着,郑卓权一边打开话匣子。

  “这些你都听谁说的?”杨宁疑惑道。

  “我堂哥跟我说的。”郑卓权笑道:“他过年期间就回来了,还去过一趟京城,就是当时从一些生意上的朋友嘴里听到的。”

  顿了顿,郑卓权啧啧笑道:“玩玩牌,就赢了五个亿的房产,杨哥,你真牛!”

  “马马虎虎吧,人家财大气粗,又乐善好施,非得舔着脸送钱,换做是你,你要不要?”杨宁反问了一句。

  “要,当然要,不要就是傻子。”说完,郑卓权理所当然道。

  “孙思溢那货呢?”杨宁转了个话题。

  “他呀,整天忙着做买卖,丽人美养颜丸卖得很好,他赚了一笔钱,打算投资其他项目。”郑卓权忽然道:“要不让他一快来吧,咱们寝室四侠,已经很久没聚一块了。”

  寝室四侠?

  这称号听起来咋就这么土呢?

  甭说杨宁,就连何陆也露出嫌弃之色,不过郑卓权却压根当没看见,直接摸出手机,刚通话,这货就劈头盖脸好说好歹,搞得电话那头的孙思溢整个人就懵了,还一度怀疑是不是喝醉酒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等弄明白只是一块聚会,这才哭笑不得匆匆赶来。

  半个小时后,大排档的某个包厢里,传出了干酒的热闹声,四个人各自说着趣事,酒饱饭足也渐渐到了收尾阶段。

  喝了口茶解解油腻,杨宁随即笑道:“思溢,看你挺忙的,生意不错吧?”

  “遇到点小麻烦。”孙思溢忽然面露难色。

  “哦?什么事,说来听听。”杨宁望向孙思溢。

  “是这样的,前阵子,我有一个外地亲戚说,有朋友托他帮忙收购一种中药材,我也说不上名字,但我爸看了照片后,却认得这种中药。”

  孙思溢有些无奈:“考虑到对方采购的数量不少,给的价格也很让人心动,所以我跟我爸就商量着,打算吃下这一单。恰巧他认识一些山里的朋友,就委托对方帮忙留意,大概半个多月后,那边就运来半车,我爸看了会后,觉得没问题,当时就结了款。”

  顿了顿,孙思溢气呼呼拍了一把桌子,沉声道:“可晦气的是,这批原本好端端的药材,竟然一夜之间,全部发霉,我爸立刻就找上那些人,怀疑他们弄假,可人家死活说药材没错,怪我们处理不当。”

  “有这种事?”不仅杨宁愕然,就连何陆等人,也是一脸不可思议。

  “现在那玩意还囤在仓库里。”孙思溢没好气道。

  “该不会是你亲戚串通外人,合起伙来坑你们吧?”郑卓权狐疑道。

  “当初也不是没想过,不过我爸觉得,这种可能性很小,毕竟我那亲戚,当初也就是跟我爸唠叨唠叨,说起来,还是我们先找上他的。”孙思溢摇了摇头。

  “反正没什么玩头,要不,去你家仓库瞅瞅?”何陆大大咧咧道。

  “随便你们。”孙思溢无所谓的耸耸肩,“正巧也打算找人清理一下仓库,就当花钱买教训吧,果然,这口饭不是人人都能吃的。”

  “靠,敢情还把我们当苦力呀。”何陆不满的嘀咕着:“真不厚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