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49章 749 四方动

正文_第749章 749 四方动

  时间仿佛一下子安静下来,原本透着惊险的场面,也一瞬间出现了祥和的迹象。·

  无疑,这是一种很荒谬的结果,可偏偏又是事实,无法辩驳。

  强行从那种空灵的感觉中清醒过来,杨宁并未忘记四周的危险,当他清醒的那一瞬间,他发现,贝贝迷惘的目光中,有着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冷静,确切的说,是平静!

  但是,在这种平静的目光下,却透着些许让杨宁无法理解的柔和,对于四周那些狼、豹、熊,并没有一丁点的害怕!

  “大哥哥。”

  一声轻唤,让杨宁猛地清醒。

  此刻,贝贝正乖巧的望着杨宁,目光也恢复到杨宁熟悉的柔弱。

  是错觉吗?

  杨宁不由怀疑,但这时,数声兽吼,让他不得不停止纷乱的思绪,小心戒备着四周的野兽。

  只不过,他很快愣住了,因为这群野兽,竟然转过身,各自朝着那片看不清的黑暗跑去,不一会,就彻底没了影,要不是雪地留下的脚印,兴许很难让人相信,就在之前,这里出现了上百只野兽。

  “得救了。”多达有些无力的瘫倒在地,先前可谓是生死一线。

  “山灵庇护着我们,山灵知道,我们是善良的!”

  很多村民热泪盈眶,他们不禁欢呼起来。

  “都安静点!”陈洛忙叫停,低声道:“快离开这里,免得再次惊动那些野兽。·”

  此刻,他的背脊早已湿了一大片,眼下想想,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,先前可谓九死一生的局面,竟然就这么结束了?

  这种巨大的落差,让他升起一种不真实感,尤其他亲眼看到,先前那群叫嚣着的野兽,竟然齐刷刷停了下来,如此诡异的一幕,让他这个无神论也不由怀疑,莫非,这雪山真有神灵不成?

  “他说的有道理,咱们快离开这。”多达立刻出声附和。

  一群人缓缓而来,但走的时候,却加快了脚步,恨不得快点离开这透着诡异的区域。

  直到下了山,多达才长出一口气:“终于回来了,这一路,可着实让我担惊受怕的。”

  “多达大哥,山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野兽?”帕巴拉不解道:“我从小就跟着大人们上山,这二十几年来,藏熊、雪豹也只是偶尔见过几次,如此大规模的成群结队,还真是第一次呀,而且,刚才那些狼,数量也太多了吧?”

  “是很奇怪。”多达皱了皱眉,望向不远处那座雪山,半跪在地,叽里呱啦说着一些土话。

  渐渐的,四周的村民,包括帕巴拉,也学着多达的模样,半跪着,对着那座雪山叽里呱啦嘀咕着,像是祷告,也像祈福。·

  杨宁知道,他们这些人,是在跪拜他们口中的山灵。

  天刚亮,村子里就来了几辆军用吉普,据说是边警,本打算来支援村上的人,然后一同打击不法盗猎者。不过嘛,从多达等人嘴里了解到情况后,也没有冒着风险上山。

  当然,就算这群边警坚持要上山,估摸着也会被多达等人阻拦。

  “贝贝,怎么了?是不是不舒服?”

  自从醒来后,贝贝就显得很沉默,小脸不时露出迷惘。

  “大哥哥。”贝贝扑到杨宁怀里,低声道:“贝贝好像做梦了,梦里,看到好多好多小动物。”说到这,贝贝忽然昂起头,甜甜笑道:“它们好乖的,它们肯让贝贝抱。”

  “那贝贝喜欢它们吗?”杨宁笑着刮了刮贝贝的小脸。

  “喜欢。”贝贝咯咯咯笑了起来。

  忽然,贝贝又低下头,嘟着嘴道:“可是,很多贝贝都想不起来了,这个梦好长呀。”

  杨宁望着贝贝,再次伸手刮了刮她的小脸:“想不起就不想了,等明天,哥哥带你上山玩,好不好?”

  “好。”贝贝始终是个孩子,很快就将困扰她的问题给扔到一边,当下,被陈洛逗着,不时发出咯咯咯的笑声。

  “看来,被人捷足先登了!”

  欧家某间密室里,几个人围坐在一起,脸色阴沉。

  接下来,就是一阵沉默,显得很安静,谁也没有打破沉寂。

  就在这时,坐在下席的中年男人手机响起,看着来电提醒,他微微皱眉,但还是耐着性子接通了电话,很快,他脸色大变。

  与此同时,烟城某个古典装修的茶坊,一个穿着棉袄的光头正安静的拨弄一串佛珠,这珠子透着灵性的光泽。

  “京里传来消息,说藏北出现反应。”

  说话的,是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,他是龙家老三,龙三才。

  “消息可靠吗?”如果杨宁在场,一定会认出,这光头就是三戒和尚。

  此刻的三戒,脸色透着病态的苍白,似乎身上有伤势,连说话都透着点虚弱感。

  “可靠。”龙三才严肃点头:“地组已经派人赶赴藏北了,据说随行的,还有两个天组的。”

  “走,一定要抢在他们前面。”三戒和尚重重的咳了咳,有些虚弱的起身。

  “你小心点。”龙三才扶着三戒,关心道:“还撑得住吧?”

  “嘿嘿,死不了,前次贫僧轻敌了,没想到,这呼延氏还藏着这么号人物。”三戒和尚叹了叹:“想必他们五家也已经收到消息了,一定会前往藏北,咱们已经落后龙魂了,绝不能再被这五家甩下。”

  “好!”龙三才点头:“咱们立刻动身,这次,我龙家也豁出去了,待会就联系大哥跟二哥,让他们跟我们一道上路。”

  “有劳了。”三戒和尚叹道:“尽管贫僧无心参与这场争夺,可既然牵扯到贫僧那桩因果,又得龙前辈指点,那么这趟浑水,就非趟不可。”

  类似的一幕,也在很多家族内部上演着,他们的目标很明确,就是赶赴藏北。

  “你们这么快就要走了?”多达笑呵呵道:“不多留几天吗?”

  “多达大哥,他们这趟来,是给这小女娃娃找亲人的,这方圆三十里的村子,我也打听过了,并没有哪家丢了小孩。”

  帕巴拉打开车窗,笑道:“我现在载着他们去罗瑶村,三百多里路呀。”

  “那我就不多留了,祝你们一路顺风。”多达朝杨宁跟陈洛抱拳。

  杨宁挑选的地方并非漫无目的,而是有选择性的,那就是挑一些附近有雪山的村落。

  这主要是贝贝一再提到梦境中有漫天飞雪,那里还有很多小动物,理论上来说,这种地方应该是雪山,而且相对的,人群密集程度不高。

  所以,不挨着雪山,或者流通人口很多的村落,就可以过滤掉。

  只可惜,在颠簸了一天的时间,帕巴拉并没有从罗瑶村问出些有用的信息。之后的几天,情况也一样,去过的村落也不下十个了,可贝贝的亲人,始终找不到,这确实让人沮丧。

  好在,这一路有着贝贝这么个开心果,车上三人倒是不闷。

  “这里是最后一个村子了,如果再不行,要么是你的推断错误,要么,就很可能,她并不是从村子走丢的。”帕巴拉迟疑道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杨宁皱了皱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