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44章 744 落幕

正文_第744章 744 落幕

  杨宁也猛地反应过来,当下一副做错事的样子,脸上要多尴尬有多尴尬。·

  但事实上,这种表情无非是做给旁人看的,因为眼下杨家人,几乎每一个,都暗暗偷着乐。

 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,啧啧,今儿孔家爆料出这等丑闻,绝对要丢人现眼好一阵子了。

  对于将门风看得极重的华家,华老爷子难得吐槽道:“家门不幸呀,你们孔家,这关系也真够乱的。”

  杨宁脸色古怪,这简直就是在伤口上撒盐呀,这华老爷子就差没说一句,贵圈真乱!

  孔老头捂着胸口,愤怒的瞪着华老爷子,杨清照他不敢惹,可不代表华庆年他就不敢。

  只不过,这秀才遇到兵,有理也说不清,这混政坛的,跑去跟一个上过战场的滚刀肉讲理,还自以为是的用眼神杀人,对华老爷子来说,这tm就是个不痛不痒的笑话!

  “我跟你素不相识,为什么处心积虑对付我?”杨宁问出了一个在场人都感兴趣的问题。

  这个问题很敏感,正如杨宁所言,他跟孔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,两人甚至压根就不应该产生交集。可是,对方就这么干了!

  这是不是代表着,孔家暗地里对杨家下手了?

  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就算贵为京城四大家族之一,也要面临华夏政府的联合打压!

  这对于孔家来说,绝对是致命的!

  孔老头脸色很难看,而且,他的眼睛也闪过一缕茫然,但更多的却是担忧,因为旁人能联想到的,他自然也能想到。·

  尤其,他感受到不少跟他同期的老头,都或多或少投来敌意、戒备、愤怒的眼神,这让他的手攥得更紧了。

  手心全是汗!

  多年遇事波澜不惊的他,这一刻,也难以自控,变得忧心忡忡起来!

  “为了阿昊,任何事,我都愿意付出代价!”孔京脸上闪过一缕柔情:“我欠他们母子太多太多,我必须为这个唯一的子嗣铺平道路,即便他不知道我这个父亲,即便他依旧认为我是他死去的二伯,但是,血浓于水,我是他老子,他是我儿子,这个事实绝不会变!”

  “不!”孔成昊尖叫:“不可能!”

  随着他这一声吼,孔京身子猛地一震,同时,原本略显木讷的眼珠子,也渐渐浮起色彩。

  仅仅短暂愣神,他就回忆起先前的言行,这一刻的他,脸色白了一大片,同时,惊怒的瞪着杨宁:“你敢给我下药?”

  “嘴长在你脸上,这也能怪我?”杨宁漠然的站回到杨清照身边。要·

  孔京眼神喷火,几乎想要将杨宁给咬死,可忽然,他看到了眼睛红了一大片的孔成昊,脸色顿时一变,紧接着,就是彻底黯淡下来,同时垂下头。

  “这不是真的。”孔成昊失态的走到孔京面前,忽然吼道:“你回答我,这不是真的!”

  孔京眼中闪过一缕悲哀,当下强笑着抬起头:“阿昊,我…”

  “住口!”孔成昊咆哮道:“回答我,这不是真的!”

  孔京嘴唇动了动,想说什么,终究是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  孔成昊豁然转身,扭头就走,没有人阻拦,大家都持着同情之色,也有少部分人,暗地里偷着乐,有那么点幸灾乐祸。

  他们这群人,或多或少都跟孔家不对路,已经琢磨着怎么通过一些特有的渠道散播出去。

  可这时候,杨清照平静道:“各位听我说一句,关于今天的事,我希望,不要传出去。”

  别的人,兴许说这话没用,可既然是资历最老的杨清照,那么就足以让很多人慎重考虑了。

  “谢谢。”孔京朝杨清照笑了笑,然后复杂的扭头,望向自己的父亲孔老头,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却始终开不了口。

  半晌,他环顾四周,忽然笑了起来:“整件事,都是我一个人干的,与孔家无关。我本应该是个死人,也正是这个死人的身份,让我有底气做些什么事,不让旁人怀疑到孔家。今天,我给杨家一个交代,也希望杨伯伯能够海量,不要牵连到别人。”

  顿了顿,孔京望向杨宁:“还记得之前我说过,用自己一条命,换你两条腿吗?”

  杨宁点头,隐隐意识到孔京要干什么,不仅是他,在场所有人,都意识到了这点。

  孔老头推开身旁的女孩,喊道:“阿京,别干傻事!”

  “爸,替我照顾好阿昊,也替我跟老七说一句,二哥这辈子唯一亏欠的,就是他!我对不起他这个弟弟!”

  说完,孔京大吼一声,雄浑的内劲聚在掌心,然后狠狠朝着心房,拍了下去!

  “阿京!”孔老头尖叫,看到孔京嘴角溢出鲜血,目光渐渐涣散,他老泪纵横,颤颤巍巍的走到孔京的尸体旁,然后抱住了孔京留有余温的尸体。

  “爷爷。”那个女孩也哭了起来,同时,她怨恨的望向杨宁。

  “孩子,咱们走,爸带你回家。”老人想要将孔京抱起,可他抱不动,一旁的京警卫忙俯下身,帮助老人。

  在几个京警卫的帮衬下,老人颤颤巍巍将孔京扶起,然后摇摇晃晃的想要离开这。

  不过,走到一半,他忽然止住脚步,没有转身,轻声道:“杨大哥,这件事,是我孔家对不起你,我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  “不用了,安心处理你儿子的后事吧。”杨清照叹了声。

  孔老头没有吱声,只是默默的搀着孔京,步履蹒跚的往外走,在场这些人都让出一条道,没有议论,只是安静的看着。

  “你满意了吗?”

  回家的路上,被杨宁搀扶着的老爷子忽然问了句。

  “满意?”杨宁想了想,干笑道:“爷爷您的意思?”

  “对孔家来说,这次确实会受到很大的影响,只可惜,没能再下一城。”老爷子眼睛寒芒一闪。

  杨宁沉默了,他清楚老爷子的意思,原本,这确实是一个打压孔家的机会,只可惜,随着孔京震碎心房的那一刻开始,就彻底的失去了。

  毕竟,站在人伦的角度来说,孔家已经赢得了在场那些人的同情。

  “但不管怎么说,孔家都会遭到非议。”老爷子眯着眼,缓缓道:“在很长一段日子,他们会选择蛰伏,这对我们杨家,却是一个机会。”

  杨宁没有搭话,只是静静听着。

  “天意。”

  “老爷子。”

  杨天意忙小跑过来,老爷子沉声道:“让天赐他们立刻回来,不管他们现在手头上有什么紧急的事情,全部放下。明天,咱们要开一次内部会议。”

  顿了顿,老爷子昂起头,这一刻的他,仿若回到年轻时的锋芒岁月:“趁着这次机会,咱们杨家,要来一次大跃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