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42章 742 孔家?

正文_第742章 742 孔家?

  杨宁有的是办法将这个男人治好,毕竟至尊系统给出的解决方式,就不下于十种,偏偏,兑换这些药物的积分,并不多,甚至能忽略不计。·

  当一瓶红色药水出现在杨宁手中时,然后,杨宁毫不犹豫,就打开瓶口,将药水倒入这渐渐目光涣散的男人嘴里。

  半晌,看着这男人沉沉睡去,杨宁嘴角露出一抹冷冽,同时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  大概在半个小时后,两辆军用直升机出现,同时,还走下来几个男人。

  “阿宁,就是这个家伙?”杨天意看着那个沉沉睡去的男人,疑惑道:“奇怪了,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”

  忽然,杨天意脸色一变,喊道:“我想起来了,他是孔京,是孔老狐狸的二儿子!”

  “孔家的?”杨宁眉头一皱。

  “不可能,他不是死了吗?”杨天意露出难以置信之色:“那年我还去他的灵堂悼念过,要不是这青天白日的,还以为撞邪见鬼了!”

  “四叔,你确定没认错人?”杨宁忍不住问了句。

  毕竟,一个公认的死人,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这,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。

  杨宁并不认为,孔家会这么无聊,尤其是孔老爷子,会给自己亲生儿子特意办一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谬事!

  “其实,我也不敢确定认没认错。”杨天意目露迟疑:“毕竟,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。·”

  “十几年前?”杨宁大呼意外。

  “对。”杨天意点了点头,显得更迟疑了:“而且,他好像跟十几年前比起来,变化不是很大。我是说,他的外貌,看上去,好像没有显老呀。”

  “不管怎么说,先带回去吧。”杨天意朝身边的军人点了点头:“绑好,带走!”

  “等等。”杨宁忽然露出一抹微笑。

  “阿宁,怎么了?”杨天意摆了摆手,示意打算有所动作的下属先缓一缓。

  “我觉得,把他带回清泉中心,好像更有意思一些。”杨宁笑眯眯道。

  “你是想…”杨天意眼中精芒一闪,忽然笑了起来:“有意思,好,就按照你说的办。”

  清泉中心那间室内健身室,今儿再次出现不少人,这些人,都是在杨清照的邀请下前来的。

  平日里,清泉中心的老人们很少聚在一块,充其量也是三五成群,毕竟,在任时况且还分小团体,这退休隐于幕后,习惯还是很难改变的。

  可杨清照是谁?

  那可是建国前就声名显赫的老一辈,更是战功赫赫的开国元勋,他的面子,谁敢不卖?

  看着睡在席间的孔京,一群老人都有些疑惑不解。

  “长话短说,我的孙子杨宁,想必大家都知道了。没想到,他今天回来的时候,竟然被一群歹人给围堵,世风日下,要不是他小时候练过一些拳脚功夫,说不准今天就真被这群歹人给抓了。·”

  杨清照的声音不大,但却第一时间,引起在场人的喧哗,显然,这个消息,对他们来说,是爆炸性的!

  开玩笑,动杨清照的孙子,这跟太岁头上动土有什么区别?

  谁tm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敢做出这种事情来?

  一些军队退下来的老人,依然有着年轻时的火爆脾气,嚷嚷着要让人把这群歹徒抓起来,一人赏一子弹米,全特么枪毙了!

  当然,也有一些从政坛上退下来的老人在旁出谋划策,扬言让法律制裁这些人,同时问出谋后主使。

  杨清照听着这些人七嘴八舌议论,也不在意,半晌,他撑着拐杖站起来,缓缓道:“抓回来一个人,打算问问。”

  顺着他的目光,一群老人都望向了孔京。

  就在这时候,有少部分老人发出惊疑:“奇怪了,这小子好像在哪见过?让我想想呀,瞧这记性,人老了,真是健忘。”

  “这好像是老孔家的阿京吧?”忽然,一个不大的声音响起,透着疑惑:“也不对呀,看着像,可我记得,他好像十几年前就死了呀。”

  “你不说还真没想起这茬,我想起了,对,就是老孔家的老二,那年他家老二死得时候,我还特地去过一趟。”

  说是这么说,但一群老人,也只会往人有相似这个方向想,可不会认为,绑架杨宁这事,真与孔家有关系。

  要知道,孔家暗地里派人绑架杨宁人,而且对象还是杨清照的亲孙子,那这后果可就恶劣了,一个处理不好,这孔家搞不好就要全部遭到牵连!

  哪怕孔家贵为京城四大家族,也断然平息不了这事带来的恶劣后果,甚至还可能被声讨。

  毕竟,孔家若是连杨家人都敢动,但想想这京城,甚至华夏,他还有谁不敢动?

  “小松,让孔老头来一下。”有人偷偷吩咐着。

  这些人,都或多或少跟孔家交好,眼下,既然话题扯到孔家,若是当事人不在场,总归是不好。

 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,一辆车缓缓驶入清泉中心,在几个京警卫的引领下,一个穿着大棉袄的老人,微笑着走了进来,他的身后,还跟着两个年轻人,一男一女,其中的男人,杨宁很熟悉,是孔成昊。

  他看到杨宁在场,也有些好奇,但也仅仅如此。

  只不过,当看到席上的孔京后,他有过一瞬间的错愣,但很快,就是暗暗摇头,不是太在意。

  相比较孔成昊的淡定,孔家的老人,情绪就有些变化了,原本还一脸笑容的他,脸色立刻不好看起来。

  杨宁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诡笑,然后朝杨天意点了点头。

  看到杨宁的动作,杨天意第一时间朝身边的军人使了使眼色。

  其中一个军人走到上去,蹲在孔京面前,用手指在孔京的鼻息处掐了掐。

  在一群人的注视下,只见随着这一掐,原先还睡着的孔京,茫然的睁开了眼皮子,可看到现场的这些人后,他眼中的茫然不再,变得异常阴沉起来。

  “放开我!”孔京感觉到浑身遭到束缚,不断挣扎着。

  “你是谁?”说这话的,是孔老头,他复杂的看着孔京,眼中透着难以掩饰的惊愕。

  孔京也望向孔老头,他神色如常,冷笑道:“别以为年纪大,你问什么,我就要说什么,我是谁,不关你事。”

  孔老头缓缓闭上双眼,脸上露出悲戚,然后无力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。

  他的这种表现,让不少老人都露出同情之色,毕竟,看到一个跟自己死去的儿子相似的人,难免会想起以前的伤心事。

  这一刻,不少人都有些后悔为何把孔老头喊来,这不成心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吗?

  他们都知道,孔老头对他的二儿子最宠爱,也最内疚,每年,都会特意去给二儿子守墓,每次都会花费十天半月。

  “老孔,你真不认识他?”杨清照平静道。

  “跟阿京长得很像,可阿京十几年前就病故了。”孔老头眯着眼,随意的回了句,然后不再说话。

  “原本还担心跟你是不是有血缘关系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那么我就不需要有丝毫顾忌。”杨清照摆手道:“天意,带到军七处严加看管,不管用什么手段,都给我问出幕后指使。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出乎意料的,原本不怎么想说话的孔老头,忽然笑道:“进了军七处,不死也得脱层皮,看这小子的面色,应该身体情况很糟糕,要不先让他调理一阵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