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37章 737 贝贝的伤

正文_第737章 737 贝贝的伤

  “慢点…慢点…”

  杨清照撑着拐杖,笑呵呵的喊着,前面,三个小孩正在花圃追逐嬉闹。·

  “爷爷,您慢点。”贝贝很乖巧,想要学小妮子搀扶老爷子,可个头不高,踮着脚尖都够不着老爷子的手。

  “真乖。”老爷子笑着摸了摸贝贝的头,然后抬头看了看天色:“时候也不早了,小陈,让孩子们回家吧。”

  陈洛应了声,就快速跑上前去,压根不需要动手,因为三个小孩一听张妈又准备了好吃的点心,立刻大叫着往回跑,屁颠屁颠跟在陈洛身后,看上去,就跟小馋猫似的。

  “贝贝,你也去吧,我跟爷爷再走走。”小妮子微笑道。

  “恩。”其实嘛,听到有点心,贝贝也露出渴望,还本能的含着手指。

  这模样,让小妮子抿嘴一笑,老爷子更是露出开怀之色。

  漫步在清泉中心的路道,小妮子叹了声:“爷爷,他们命好苦,好难受。尤其是贝贝,懂事乖巧,却…”

  “孩子,这世上有诸多不公,更有诸多恶事,看到的,无非只是社会的一角缩影。”老爷子脸色微沉:“当然,看不到,所以管不了,可既然看到,那就必须得管,还得狠狠的管。”

  小妮子并不知道,老爷子这么一句话,有多少人遭逢劫难,又有多少人,因此丢掉顶戴花翎。·

  烟城,注定因为老爷子的态度,而会遭到前所未有的洗牌。

  距离杨宁回京,已经过了快五天了,这五天里,杨宁一直深居简出,除了陪伴家人,更多的时间,则是用在了梦境小屋里。

  他花了足足二十万的积分,兑换了一个医疗机械班底,专门用于治疗梦境小屋的病患者。

  对杨宁而言,这个世界是充满恶意的,认识的人越多,就越觉得机械靠谱,毕竟这玩意没有人的七情六欲,无论做什么事都兢兢业业,他很清楚攘外必先安内的道理,要想应对洛德家族未来的攻伐,首先,得稳住自身的大本营。

  温饱、医疗得到保障,那么就需要在开拓下一步,防卫力量。

  只可惜,当看到两百多万积分,成了眼下的三十多万,这种落差,还是让杨宁有着不吐不快的纠结。

  好在,通过大量跟的辅助,凯瑟琳终于成为了九炼武师,谢尔娜略逊一筹,但也达到了七炼的高度,甚至,就连洛凡,也惊人的成为了三炼武师,这让杨宁稍稍得到了一些安慰。

  只不过,仅仅这样,还不够,远远不够!

  杨宁很希望,有朝一日,自己大手一挥,就能指挥一支由武灵甚至武魂组成的铁血军队,这并不是痴人说梦,如果拥有足够的积分,那么…

  想到这里,杨宁嘴角忍不住抽了抽,因为忽然想起,自己似乎也没多少积分可以折腾了。·

  该死,看来得赚积分了!

  想归想,可这谈何容易?

  有些郁闷的睁开眸子,穿好拖鞋出了房间,立刻就看见贝贝坐在楼梯口,像是很认真的在思考些什么。

  杨宁心里一动,悄悄走了过去,并坐在贝贝身边:“想什么呀?”

  “呀,哥哥,你醒了呀?”贝贝很粘杨宁,小脑袋直接趴在杨宁腿上,奶声奶气道:“贝贝刚才睡着了,又看到好多雪,很多很多的雪。”

  事实上,在杨宁的刻意引导下,贝贝知道了记忆中那些白白的东西,是雪。

  “又在做重复的梦吗?”杨宁微微皱眉,这事他跟老爷子聊过,在老爷子的授意下,如今有不少人,已经前往东北方向的三个省,看能不能找到贝贝的家人。

  坦白说,尽管有那么点大海捞针,但杨宁还是觉得,可以试一试。

  “贝贝,来,该擦药了。”杨宁站了起来。

  贝贝很乖巧的跟在杨宁身后,这些天,她一直都擦着某些液体,每次擦完后,总会觉得跟火烧似的。

  好在,涂抹的部位很小,大多都是小指头宽度,所以也算不上很难受。

  贝贝并不清楚,杨宁给她涂的药水是什么,当然,杨宁也没打算说出来,还跟贝贝约定,不能告诉别人,这是他俩的小秘密。

  杨宁给贝贝涂抹的药水,是用积分从里兑换出来的,专门用于消除伤痕,让细胞再生的神药。

  不过嘛,担心太过惊世骇俗,所以杨宁每次涂抹的区域都控制得很小。

  当然,纸是包不住火的,贝贝身上的伤痕出现恢复迹象,很难逃得出老爷子、宁国钰的法眼,甚至于陈洛都能瞧出不同来。对于贝贝的恢复,杨宁很无耻的将这归于养颜丸的神奇效果。

  “贝贝,忍一下,再过一阵子,就不需要涂了。”看到贝贝眼角噙着的泪花,杨宁安慰道。

  “恩。”贝贝很认真的点头,轻轻咬着嘴唇,忍受着脖颈传来的火辣。

 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,眼看着开学在即,小妮子已经忙着收拾行李,当然,她知道杨宁又要请一阵子假,所以没提出一块去华复的事。

  之所以请假,杨宁一方面是为了给贝贝治疗,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有些事要处理。

  带着贝贝前往军九处,小丫头时不时四处张望,如同好奇宝宝似的。

  或许是厉鸿途朝下边人透露了一点杨宁的身份,所以,尽管这一路并没有人引路,但杨宁依旧畅通无阻,再次来到了那处通道。

  与上次不一样,这一次,杨宁没有丝毫阻碍,就跨越了通道大门,正要继续往下走,忽然,他脸色微变,猛地转过身来。

  入眼,是贝贝痛苦的神色,她的眼中,出现了恐慌。

  杨宁喊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  贝贝想要开口,可强烈的疼痛,却让她下一刻就昏了过去。

  “该死,莫非这又是军魂在搞鬼?”当杨宁联想到这种可能性的时候,也是露出罕有的愤怒,毕竟,上次他可是经历过这种煎熬痛苦,之所以能挺过来,全仗着变态到极点的身体数值。

  可贝贝跟他不一样,她还只是个孩子!

  当初,杨宁就暗暗发过誓,绝不再让贝贝受到伤害,所以,他愤怒了,就想要去解救贝贝。

  “等等!你给老子停下!”杨宁正要有所动作,身后就传来余见愁急促的喊声。

  不由一顿,杨宁恼怒道:“没看到她痛得都昏过去了吗?这只是个孩子,她承受不了那种痛苦的!”

  “别激动!听我说!”见杨宁又想要动手,余见愁更着急了:“你先看清楚。”

  杨宁露出不解之色,在余见愁的提示下,他耐着性子观察,很快,就发现了不一样的东西。

  “这是…”杨宁眼珠子不由瞪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