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29章 729 二叔公的谋算

正文_第729章 729 二叔公的谋算

  火叔的气势不断攀升,甚至到了让杨宁惊讶的程度。·

  一直以来,他以为余见愁、申屠英跟厉鸿途,已经代表着华夏最顶尖的力量,毕竟他们是王牌兵王,是经过长年累月的血与汗洗礼,才走到了一览众山小的高度。

  可如今看来,这似乎,只是他单方面的一厢情愿。

  在不动用异能的前提下,眼前这个火叔,足以挑翻他们三个!

  火叔的气势眼看着就要达到最高峰,甚至,杨宁能清楚看到,火叔崭露在外的手皮、脸皮,都出现了凹凸不平的挪动,这说明,这股气息不但显于外,就连表皮内部,同样在蓄势待发!

  “来了!”

  杨宁瞳孔一缩,因为眼下,火叔动了!

  身子高高一跃,掀动着庞大的气场,直接朝着杨宁一掌拍来。

  “且慢。”一个声音突愕响起。

  原本警惕戒备试图挡下这一击的杨宁,猛地朝右边望去,只见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,正微笑着站在那里。

  火叔第一时间止住气势,然后轻轻落在地上。

  这一切转变的太快,让杨宁有些摸不着头脑,先前只顾着集中精力应付火叔,导致这个老人什么时候出现的,杨宁竟然毫不知情!

  暗暗升起些许冷汗,杨宁注意力高度集中,相比较火叔,这个不显山不显水的老人,更值得他警惕。

  “小伙子,别紧张。”老人微笑着看了眼杨宁,然后又看了看林曼萱,这才笑道:“关于小萱的事,我已经都知道了,放心吧,从今天起,除非她愿意,不然,阳家不会再有人敢强迫她。·”

  “二叔公。”欧阳姐妹恭敬道。

  老人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望向林曼萱:“说起来,你的母亲怀欣,也是我看着长大的,唉,一晃眼过去这么多年了,没想到,最后竟然是白发人送黑发人。”

  老人有些唏嘘,也有些感慨,半晌,他转身朝着阳家大宅走去,似乎这里,并不值得他关注。

  至于火叔,还有那三个面具男,也没有留下的意思,默默跟着老人,朝着大宅的方向而去。

  如今,留下来的,只剩下杨宁、林曼萱跟欧阳兄妹。

  四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眼中都透着惊讶。

  就这么完事了?

  欧阳两兄妹眼睛全是疑窦,欧阳少陵更是低声道:“不对劲呀,二叔公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?”

  欧阳妙曼也皱着柳眉,有些不解:“可能是想起姨妈了吧?”

  对于这种说法,甭说欧阳少陵,就连欧阳妙曼自己都不信,可眼下,似乎也只是这么一个合理的解释了。

  “咱们走吧。”杨宁望向林曼萱。

  “恩。”

  林曼萱有些复杂的点了点头,今天发生的一切,有些超出她的认识,不仅是对陌生的阳家,更是还有杨宁。

  对她来说,武术应该就是擂台中那些散打,或者寺庙里和尚练的金钟罩、铁布衫。·

  像那些所谓的刀枪不入,林曼萱是绝不相信的,一厢情愿的认为那是哄骗世人的障眼法。

  可如今,无论是杨宁,还是火叔等人展现出来的能力,都给予她极大的震撼。

  也在这一刻,她才真正意识到,她外婆家,是一个多么神秘的存在!

  “既然是二叔公发话了,那应该不会再有人敢为难你。”欧阳妙曼拉着林曼萱道:“表姐,有空我会去华海看你的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林曼萱点头,似乎在对待亲人上,她很难表现出那种冰山菱角来。

  “变态呀,你真具备了煞…”欧阳少陵如同见鬼似的看着杨宁。

  “什么是煞?”杨宁皱眉。

  “你不是吧?”欧阳少陵彻底无语了,他甚至升起一股很不爽的忿忿不平,因为杨宁眼下的言行举止,对他来说,就如同是一个乞丐,无意间捡到宝藏后,立马成为世界首富。

  正打算解释,可忽然,欧阳少陵皱了皱眉,低声道:“尽管二叔公开了口,但避免夜长梦多,你跟曼萱先离开吧。”

  “恩。”

  杨宁点了点头,然后催促着林曼萱,开始朝着离山的路走去。

  “二叔公,为什么让他们走?”阳正明一脸不解。

  这是一间雅室,在场的人不多,也就不到七个人。

  原本,阳正明是没有资格待在这里的,可谁让她是这个老人最疼爱的后辈?

  “正明,我记得曾不止一次叮嘱过你,切勿毛躁,这样,成不了事,一辈子只能当下等人。”老人严肃的看了看阳正明。

  阳正明低下头,一副虚心受教的姿态。

  “我问你,为什么要替曼萱安排亲事?”老人缓缓道。

  “自然是要跟崔家建立姻亲关系,让咱们在与欧家的对抗中,占据更多的优势。”阳正明这么解释着。

  “还为了替你争取那东西。”

  老人的话,让阳正明眼睛一红,连呼吸都急促起来。

  “嘿嘿,这些年,欧家势强,一直也是他们那边管事,这跟崔家的约定,也是经过那边同意的。”老人似笑非笑道:“如今,正主被带走了,咱们固然要被欧家奚落,可他们碍于面子,会怎么做?”

  “他们会将林曼萱给抓回来。”阳正明不傻,相反,还一点就透。

  “那之后呢?”老人脸上笑意更浓。

  “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”阳正明脸上也浮现怪笑。

  “孺子,可教。”老人露出欣慰之色,缓缓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但凡与曼萱有联系的事,一律沉默,就任由欧家折腾,嘿嘿,我们只管隔岸观火就行。”

  欧阳少陵早已准备好了车子,等杨宁与林曼萱走出树林后,就有一辆suv在等候着了。

  眼下天色早已黯淡下来,等坐着这辆车回到烟城,已经是华灯初上时,并没有急着返回华海,而是挑了一家酒店住下。

  “爷爷,我明天就回去,让您担心了。”

  林曼萱在电话里,跟林源书、陆国勋、小萝莉等人都聊过,听到那头传来的关切之语,林曼萱再次热泪盈眶。

  放下电话,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杨宁,林曼萱垂着头,低声道:“谢谢。”

  “不用客气,咱们这么熟,对吧?”杨宁笑眯眯道。

  “你累吗?”林曼萱忽然抬起头来。

  “累?”杨宁有些疑惑,但还是摇摇头:“不累,怎么了?”

  “我忽然想去街上走走,第一次来烟城,想到处看看。”林曼萱深深的看了眼杨宁:“你能不能陪我?”

  “没问题,还别说,我也是第一次来烟城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两人相约出了酒店,眼下这大过年的,气温谈不上好,不时冷风拂过,总会让人升起凉意。

  北方冻肤,南方冻骨,显然,烟城属于后者。

  当然,这种温度,对于杨宁来说,完全能够忽略掉,不过林曼萱相对就身娇体弱了,身体不时出现哆嗦。

  沉默中,杨宁脱下外套,并且披在林曼萱身上:“出门就该多带点衣服,女人对自己狠一点倒是没错,可没必要这么拼命吧?如果你生病了,谁给我挣钱去?”

  林曼萱暗暗翻了翻白眼,腹诽这货前一句还挺让人感动的,可后一句,怎么就有点欠抽呀?

  感受到身体传来暖意,尽管有些腹诽,但林曼萱还是升起些许感激,也不知道是因为杨宁把外套借她,还是白天将她从阳家救出来,或许,两者都有吧。

  张了张嘴,正要说什么,忽然,林曼萱耳边传来一阵稚嫩的哭声。

  “呜…呜…呜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