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06章 706 这尼玛什么情况?

正文_第706章 706 这尼玛什么情况?

  华宝山傻吗?

  傻你妹!

  认为他傻的,如今都快被踩死了!

  别看华宝山平日里嘻嘻哈哈,给人一种相当不靠谱的感觉,可实际上,他精明得很。·

  当看到华惜芸这群闺蜜脸上的古怪之色,又看到杨宁的似笑非笑,如果这一刻,他还稀里糊涂,那打今儿起,他华宝山也没脸继续在京城混下去了!

  “马勒个屯,别开玩笑好不好?”华宝山咽了口唾液,眼珠子瞪得大大的。

  “你觉得我像是喜欢开玩笑的人吗?”杨宁显得很淡定。

  华宝山再次咽了口唾液,下意识望向一旁的华惜芸,只见这位平日里冷静得一塌糊涂的亲姐姐,眼下竟然羞得跟小姑娘似的!

  开什么玩笑?

  拜托,请允许宝爷深呼吸,顺带着掐一掐大腿!

  哎哟喂,尼玛,疼!这不是做梦!该死的,为什么不是做梦?

  华宝山呼吸都急促起来,他依旧瞪着杨宁,脸上从一开始的狐疑,变成了难以置信,最后直接上升到了荒谬绝伦的程度!

  “你认真的?”华宝山试图冷静下来,可身体还是忍不住的抽搐着。

  “你觉得我该不该认真?”杨宁忽然问了句。

  换做别人,华宝山早一句认真你妹夫顶回去了,可面对杨宁,他数次张口,最后愣是给咽回肚子里。·

  “马勒个屯,这信息有点大呀,我想静静。”华宝山捂着额头,一脸纠结的样子。

  “宝哥,静静是谁呀?”那个怯怯的小女孩忍不住问了句。

  “你妹夫!”华宝山本能的吼了句。

  “啊唔…呜呜呜…”

  小女孩显然被吓了一跳,看着华宝山凶神恶煞的模样,立马就吓懵比了,然后放声大哭。

  “华宝山,你妈没教过你尊老爱幼吗?”阿楠让李倩去安慰这小姑娘,然后狠狠的瞪着华宝山。

  出乎杨宁意料,华宝山愣是没敢顶嘴,尤其杨宁还注意到,自打进这屋开始,这货就试图把阿楠当成一堵空气,愣是装出副没看见的样子。

  不过嘛,杨宁总觉得,华宝山似乎是有意避着这女汉子,好像很忌惮似的。

  行呀!

  能让天不怕地不怕的京城宝爷退避三舍,看来这叫阿楠的女汉子,必然有着过人的本事。

  这一刻,阿楠在杨宁心目中的形象,也再次拔高一截。

  “你跟我出去。”看到华惜芸有话要讲,华宝山立刻道:“男人之间的事,娘们少搀和,尽管你是我姐,但这不代表他就一定是我那啥!今儿就得把话给撂明白了,不然…宝爷今晚就绝食!”

  噗!

  华惜芸这群闺蜜前一刻还有那么点忧心忡忡,毕竟华宝山平日里做事实在有些荒唐,可听到最后一句,她们全都快笑喷了。·就连一脸着急的华惜芸,也有那么点忍俊不禁。

  不过嘛,乐归乐,该阻止的还是得阻止,正要开口,却见杨宁朝她摇了摇头。

  “走吧,我跟你出去溜达会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华宝山用鼻子哼了哼,然后在前面引路,众人看着他们一前一后出了咖啡厅,都暗暗捏着把汗,阿楠更是安慰华惜芸:“放心,你弟弟如果敢乱来,我第一个去收拾他。”

  “好了,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,我先把话说清楚,鼻涕…”

  杨宁话还没说完,就瞧见华宝山猛地转身,然后露出一个让他大呼意外,甚至荒唐的脸色!

  这货,竟然一脸兴奋,望向他的目光,还透着那么点诡异的感激涕零?

  等等,这什么情况?

  “干得漂亮,马勒个屯的,杨宁,你干得太漂亮了!”

  华宝山重重的拍着杨宁肩膀,在杨宁疑惑不解的目光下,这货抬起头,眼中满是憧憬:“你快把我姐带走吧,哈哈哈,从今往后,宝爷我就能驰骋床铺,想睡多久就多久!再也不会有人硬逼着我不准赖床,不准挑食,不准啃骨头磨牙,不准打牙祭,不准随地大小便…”

  “停!”

  杨宁咽了口唾液,咧着嘴道:“随地大小便?原来,你有这嗜好呀。”

  “放屁!宝爷什么时候说过…”华宝山立刻跳脚,那是口误,尼玛,口误!

  “好,就当我放屁。”杨宁一脸好奇道:“你姐找了个男朋友,就值得你这么兴奋?”

  “那是。”华宝山一脸同情的看着杨宁,目光隐隐带着怜悯:“感谢你,不愧是宝爷的好兄弟,知道宝爷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还愿意路见不平一声吼,该出手时就出手。杨宁,你这兄弟,宝爷真没白交,够哥们!”

  杨宁:“…”

  “我姐嫁过去,平日里应该找你练手吧?记得,准备好绷带,对了,头套也戴上,防着哪天不小心毁容。”

  “对了,私房钱最好放外面,别搁家里,我姐鼻子比狗还管用,钱藏哪都能给你揪出来。”

  “还有,我想起来了,不知道我姐是某方面失调,还是更年期忧郁症,每个月总会有那么几天河东狮吼,你多准备几块搓衣板,键盘也行,到时候主动趴着。万一哪天忘了,她让你跪搓板,别怕,我这有跪得容易,待会送你一副。”

  “哦,好像…”

  看着华宝山声情并茂的样子,还有那催人泪下的遭遇,杨宁感动得稀里哗啦的,忍不住道:“你当我之前的话是放屁,我跟你姐干脆…”

  “别!姐夫!啊呸!”华宝山一脸着急的拽着杨宁,激动道:“先说好,外人面前,我吃点亏,喊你声姐夫,私底下,咱们还是老样子,照旧,成不成?”

  “我…”

  “别打岔!”

  华宝山咬着牙打断:“就这样说定了,鉴于你将我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,我再吃点亏,你跟那几个关系不清不楚的女孩,我可以当作没看见,也不会跑去跟我姐说。”

  “你tm在逗我?”杨宁不可思议道:“你没喝高吧?”

  “没有!”华宝山严肃的摇头,然后拍着杨宁肩膀道:“不过今儿高兴,咱们晚上大醉一场,你喝多少,我哪怕黄胆水都吐出来,也陪着你!”

  靠!

  这尼玛什么情况?

  杨宁觉得自己也算挺精明了,可愣是被华宝山这无厘头的一番话,给弄得七荤八素,看着华宝山不是傻呵呵发笑,杨宁背脊骨忽然升起一截凉意,这是遭了多少罪,才能这么理直气壮把亲姐姐倒贴着往外送?

  等杨宁跟华宝山进来后,立刻就吸引了华惜芸等人的注意。

  “真奇怪,这家伙竟然一点事都没有。”

  “宝山没动手揍他?”

  “估摸着偷着乐也说不定。”

  面对众女的窃窃私语,华宝山似乎一点都没听见,此时此刻的他,显得很严肃。

  正当众女琢磨着这货会不会干出一番荒唐的举动来,忽然,这货竟然傻乎乎笑了起来:“姐,我把姐夫送回来了,今儿高兴,我请客,大家一块去喝几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