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87章 687 剑离与断天机

正文_第687章 687 剑离与断天机

  “您兑换了,请问是否使用?”

  “使用。·”

  杨宁没有过多的犹豫,就拆开了第一个图鉴包。

  随着一阵白光闪过,只见一张散发白光的人物卡片出现在眼前。

  发现物品:人物图鉴

  品质:普通

  评估:三尺剑锋,衣冠胜雪,剑术超绝,锋锐犀利,令鬼神动容。鬼神惧他,因他无情,无人观其剑法,因目睹者皆尽入土。剑离此人,不苟言笑,嗜剑如命,取人性命,往往于电光火石间,视杀人为艺术。曾言:我的剑,是杀人的剑,我的剑术,是杀人的剑术!当一剑刺入对方喉咙,看着血花在剑下绽放,若能看见这一瞬间的刹那光辉,就会明白,世间之美,不过如此。

  看着图鉴上那一脸冷峻的男子,杨宁忍不住升起一抹凉意,因为他从图鉴男子的眼中,看出某种漠视生命的残酷!

  尼玛,这家伙未免太危险了吧?光是看图,就能让自己产生危机感?

  尽管评估并没有列举剑离的实力,可毕竟之前有着曹秋水做参考,杨宁用脑子想,就知道这剑离,八成也是什么人剑合一,天人合一之类的高手!

  这一刻,杨宁呼吸都急促了,曹秋水确实很强,但他的信念却是挑战天下诸雄,其出发点,无非只是求败,更何况通晓天地至理,迈入天人合一后,所具备的是出尘之气。·

  但是,跟剑离一比,曹秋水缺欠了一种杀意。

  看得出来,剑离是由杀入道,用屁股想都知道,这货学的是杀人剑,更将杀人的那一刹那,视为一门艺术。拜托,如此变态的癖好,是一个心地纯良的人所能具备的?

  荒唐!

  但杨宁压根就不在乎这些,因为他很清楚,一旦模拟剑离百分百战力,说不准,效果要比曹秋水还要高上一截。

  毕竟,曹秋水的执念,处于一种求败的挑战心理,而剑离,如果判断没错,就完全是不死不休,唯有一方倒下的杀伐!

  杨宁不禁升起一个念头,如果让曹秋水跟剑离打一场,不知道会不会打出个天翻地覆来。

  很快,将杂念抛出脑外的杨宁,立刻开启了最后那包普通品质的。

  发现物品:人物图鉴

  品质:普通

  评估:号称上知三百年,下知三百年的神秘方士。此人少明五经,兼通星纬,常年以各种身份游历红尘,做事疯疯癫癫,却拥有大智慧,他不但是一个智者,更是红尘异人,一个时代无敌的存在!后人留十六字,概述对其评价:身若浮云,心如止水,随心所欲,无牵无挂。·

  我勒个去,这货算什么?神棍?

  怎么听上去,一点战斗力都没有…不对,是一点追求都没有呀!

  做事疯疯癫癫?游戏红尘?

  坦白说,杨宁最不想抽到的卡片,就属断天机这种。

  没办法,这评估上尽管说得不多,但这断天机,一看就是那种老顽童性子,想必不是在必要情况下,他断然不可能杀人,顶多将人打伤,甚至只是打昏,然后捣鼓一些恶作剧,比如,把对手绑起来,顺带着放到马桶旁边,让他恶心一晚上?

  该死的,抽谁不好?偏偏抽这么个极品?

  杨宁暗暗发誓,如果没必要的话,就绝不用这家伙,免得自己哪天也变得疯疯癫癫起来。

  在这种弱肉强食的社会,杨宁更倾向于剑离,毕竟以杀入道的人,往往活得比别人长,这并不是说就会因此武力大增,而是杀伐果断的人,往往不会留下祸患,且行事果断,不会磨蹭,从而出幺蛾子。

  “不管怎么说,有着曹秋水跟剑离的图鉴轮换,倒是能避免期间出岔子,如果对方还没软趴下,那大不了就切断与梦境小屋的联系,等模拟冷却后再杀回马枪,岂不快哉?”

  杨宁很满意这种轮换做法,同时,他脚下也没停缓,朝着不远处的摩尔城走去。

  在摩尔城中,杨宁能敏锐感觉到城内的变化,尽管已至凌晨时分,绝大多数店铺都打烊歇业了,可上次来的时候,面前这条街,明显热闹非凡,一看就是给城里那些喜欢夜生活的人准备的。

  可如今,除了偶尔从窗外散出的些许烛光外,整个就黑漆漆一片了。

  “什么人?不知道如今摩尔城实行宵禁吗?”就在这时,一行巡逻的士兵发现了杨宁。

  杨宁手里立刻多出几个金币,然后很自然的就跟这带头的士兵握了握手。

  似乎感觉到掌心传来冰凉的金属温度,这带头的士兵立刻笑道:“夜深了,该回去休息了,别让我们难做嘛。”

  “这位大哥说的是,这不老毛病犯了,想出来找人解决问题嘛。”杨宁露出一副你懂的模样。

  看来,这士兵也是个深谙此道的行家里手,立刻嘿嘿笑道:“过阵子吧,最近实在太严了,再憋几天,估计禁令就会取消了。”

  “那好吧。”杨宁露出无奈之色,就要转身离开,可就在转身的那一刻,杨宁看似随意的问了句:“我前天喝酒的时候,听说逮着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,然后给扔到黑水监狱了?不知道这监狱在什么地方,牢门应该很坚固吧?要是让他给跑出来,那乐子可就大了。”

  “放心,进了黑水监狱的人,断然没有偷跑出来的可能。”这士兵忽然升起一种茫然,他觉得面前这少年的眼睛很特别,也很明亮,忍不住说了句:“原本嘛,关于黑水监狱的事,我是不应该多嘴的,不过既然跟兄弟你有缘,大哥不妨跟你说说,这黑水监狱厉害着呢,它在湖底,是上一任城主花费大量人力物力修建的水下监狱,一般人想进去还不行,就算是十恶不赦的,也得挂号排队。”

  顿了顿,这男人嘿嘿笑道:“听说进去的人,就没一个出来过。”

  “大哥这么说,那小弟就放心了,那改天见。”杨宁朝这带头士兵挥了挥手。

  摩尔城,只有一个湖,那就是离此不算远的萨尔基湖畔!

  眼睛微微一闪,记得上一次来,他抽空去了趟萨尔基湖畔,对于路该怎么做,还是有点印象的,不一会,杨宁就来到湖畔旁。

  琢磨着该从哪个环节下手时,忽然,杨宁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对话,立刻借助夜色与身旁树干的掩护,开始偷听这两人的交谈。

  “听说班尔大人已经带队去抓捕那个小领主了,嘿嘿,要不了多久,咱们就可以回布雷城了。”

  “湖底下还有一个,不管怎么说,走之前非得在他身上留点纪念。”

  “也好,就当余兴节目吧,反正过几天,咱们就要打道回府了。”

  听着这两人的交谈,强忍住抓起来后,用幻瞳术套消息的想法,杨宁只是选择偷偷跟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