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73章 673 连哭的心思都有了

正文_第673章 673 连哭的心思都有了

  打?

  谁敢打?

  活腻味了?

  这是老钟,以及一群警察脑子里蹦出的想法。·

  可他们发懵,孙资带来的那些保安,可一点不懵,尽管面对人高马大的华宝山,他们多少欠缺点自信,可看着身边有着七八个同伴,信心没有,但底气那可是杠杠的有!

  随着孙资这话出口,这些保安立刻一拥而上,试图替他们的上司出气。

  “一群欠收拾的三脚猫,也敢跑来跟宝爷扳手腕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华宝山撇撇嘴,直接抡着拳头,就是一顿猛砸。

  这货明显就是在欺负人,不对,这尼玛完全就是吊打,简直就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  如果非要找一个既合情又合景的对比来形容,那么这华宝山明显就是头人形牲口,至于被吊打的那些保安,则是一脚就能踩出屎肠子的蚂蚱!

  看着自己带来的那些保安,此刻一个个呜呼哀哉的躺在地上打滚,再看了看华宝山不怀好意的朝自己望来,这一刻,孙资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暗恨自己干嘛要得罪这么头牲口?

  “是你刚刚说要收拾宝爷的?”华宝山笑眯眯看着直哆嗦着的孙资。

  尽管华宝山在笑,可孙资却感觉不到一丁点暖意,相反,他还觉得四周的温度骤降,这种强降温,简直如同冰火两重天似的,烧得他浑身难受,偏偏又没法子缓解。·

  而正当钟队长寻思着该怎么解决华宝山这尊大佛时,忽然,他的身后,传来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。

  钟队长以前也曾服过役,从这熟悉,却渐渐陌生的脚步节奏,立刻意识到,眼下来的这些人,很可能是清一色的现役军人!

  下意识回头,这不看还好,一看差点就崩溃了,钟队长做梦都没想到,这来的人,穿的制服竟然不是他理念中的军绿,而是如同玫瑰绽放的艳红色!

  等等,这制服好像在哪看过呀?咦,印象应该挺深的呀,怎么就是想不起来?

  钟队长露出疑惑之色,可渐渐的,他眼珠子就越瞪越大,甚至有人怀疑,这眼珠子会不会直接就给掉下来!

  京警卫!

  这是京警卫,而且不是分派到各个家族的那一批,而是如今正在京警卫本部攻克学业的现役兵种!

  据说,这个部门的人相当特殊,只对国家领**人负责,他们跑这地方来做什么?

  该不会,这京警卫是华宝山喊来的吧?

  应该不可能,先不说华宝山有没有这能力,就说华家,也不会允许华宝山兴师动众,干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来!

  或许,类似的场面,对华宝山算得上是家常便饭,可华家,没必要也陪着瞎胡闹吧?依着对华家的了解,人来疯的情况断然没有,可问题是,眼前这些忽然出现的京警卫,又该怎么解释?

  如果这些京警卫的出现,与这位京城的宝爷没有关联的话,那么,这余下的可能性,怕就只剩下·

  那就是这个始终戴着墨镜,让人看不到镜片下目光的肇事者!

  一个华宝山已经够让人心惊了,现在还跑出一个不仅神秘,貌似来头还要大的公子哥,最恶心的是这公子哥还是整件事的主角,尼玛,到底该说下面人没眼力劲不会办事,还是自己交友不慎,被一个坑货给连累了?

  暗暗瞪了眼孙资,心想你tm想死也别拉着老子呀,可如今骑虎难下,钟队长只能祈求这群京警卫的出现,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,跟面前这两个公子哥一点关系都没有!

  可显然,钟队长的心思注定只是空想,因为这群忽然出现的京警卫,竟然第一时间朝着杨宁的方向走去。

  当先一人站定后,立刻朝杨宁敬了个礼,无论是语气,还是态度,都相当恭敬:“依陈队长指示,特来协助杨少。”

  杨少?

  钟队长心脏狠狠抽了抽,这京城,能调动京警卫,又姓杨的,怕就只有从建国起,就屹立在京城的那个杨家吧?

  看了看杨宁,又看了看华宝山,钟队长内心不由嘀咕,杨家?华家?

  靠!

  尼玛,这次真出事了,怕是捅了天大的窟窿了!

  不仅是他,就连一小撮警察,也联想到了这一点,毕竟京城这地方水深,他们的眼力劲,也不是其他地区的警察可比,自然就猜到了面前这个嚣张跋扈的墨镜小子,很可能就是杨家人!

  天啊!

  看到这一幕,即便是孙资,也都瞧出不对味了,他望向杨宁的眼神,有着难以形容的震惊,隐隐还透着点慌乱。

  “你就是孙子?”华宝山从杨宁嘴里简单了解了事情始末,正要扯高气扬说些什么,可忽然觉得不对味:“啊呸,孙资对吧?马勒个屯,你老子是不是很惦记孙子呀,干嘛给你取这破名字,害得宝爷口误,有你这种孙子,宝爷早掐死了。”

  不少人肩膀抖动,似在极力憋在笑,而作为当事人的孙资,显然也是气得够呛,可这货敢怒不敢言,眼前这一幕,实在太诡异了。

  “马勒个屯的,说话呀,装什么孙子?刚不是很牛气,想搞宝爷吗?”华宝山直接伸出一条胳膊,然后掐住孙资的脖子,在众人心惊的目光下,一只手,就将一百四十多斤的孙资给提了起来。

  孙资整张脸都憋红了,这一幕,也让在场目睹的人心惊肉跳,可诡异的是,现场站着的这些警察,还有孙资带来的保安,他们愣是不敢有动作,甚至大气都不敢喘!

  砰!

  “垃圾。”华宝山可没打算背负杀人的罪名,见这货脸都有些紫了,直接就给扔了出去。

  看着如同死狗一样的孙资,华宝山似乎兴趣泛泛,耸了耸肩道:“一点意思都没有,对付这种小角色,哪用得着搞这么大阵仗?”

  说完,华宝山瞥了眼门口出现的大量军人,有些疑惑的望向杨宁。

  尽管华宝山很喜欢这种以多欺少,以强欺弱的场面,可这次的对手实在是太不值一提了,连他都觉得太大材小用,实在搞不懂杨宁为什么搞这么大阵仗。

  “宝山,你应该听说过,什么叫杀鸡儆猴吧?”杨宁平静道。

  “你要杀给谁看?”华宝山露出恍然之色。

  “谁在背地里惦记我,我就杀给谁看。”杨宁依旧平静。

  “举起手来!”

  “不准动!”

  “全部蹲墙边!”

  “你们是哪个分局的?”

  进场的这群军人,全部来自军九处管辖下的第九兵团,他们全副武装冲入这里,不仅不乱,反而相当整齐,可这一幕,直接将钟队长这些人给吓得双腿一软,尤其是那四个警察,更是连哭的心思都有了!

  尼玛,真没吹牛呀?

  至于渐渐有些清醒过来的孙资,当看到自己被五花大绑后,立刻尖叫道:“放开我,你们要干什么?知道我是谁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