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64章 664 平凡与非凡

正文_第664章 664 平凡与非凡

  记得两个多月前,杨宁从那邪教首领嘴里,得知了小不点的来历,对于所谓的上苍之子,又或者灾厄之源,还甭说,他真就没往心里去。

  可眼下,看着这位龙家的传奇人物,竟然露出如此动容之色,这一刻,杨宁也忍不住犯嘀咕,暗道那邪教首领说的话,该不会是真的吧?

  “真没想到,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种生物,不枉苟延残喘这么多年,值了,真值了。”

  半晌,老人发出一声感慨后,抬起头,望向杨宁:“你从哪找到它的?”

  “一个奇怪的蛋里面蹦出来的,我见挺可爱的,就把它领养了。”杨宁装糊涂道:“也就是个贪嘴的小东西,当宠物玩玩。”

  “宠物?”

  老人不知道杨宁是故意说这么段话,眼下明显不怎么淡定的他,也没仔细去分辨杨宁这话是真是假,当下有些失态道:“你竟然把它当宠物养?要是让你爷爷知道这事,非得…”

  说到这,老人似联想到什么,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算了,不谈你爷爷。”

  杨宁挺纳闷的,但没说话,只是盯着掌心里仿佛冬眠着的小不点,忍不住道:“老人家,它到底是什么生物?”

  “它呀…来头可大了。”老人似乎不愿深谈,摆了摆手道:“好了,不谈这个话题了,今儿你既然来了,那我就跟你说件事。”

  深深的看了眼杨宁掌心里的小不点,老人背过身,缓缓道:“你小时候体弱多病,有一次甚至在家里昏过去,当时你爷爷曾带着你来这,想要让我替你测算吉凶。”

  “我怎么没印象?”杨宁忍不住问了句。

  “你都昏过去了,怎么可能知道?”老人缓缓道:“事实上,你只是体质原因,如果从那时起,你跟华家那小子一样,被你爷爷扔进部队里打磨一番,那么你的体质就能跟正常人一样了。”

  顿了顿,老人继续道:“但是,我却在替你诊断的时候,发现你命格犯煞,乃前世因果,注定你这辈子命有三劫。”

  坦白说,若是没有获得至尊系统,杨宁还真不相信这种风水命格的说法。可如今,他倒是相信一些,但也谈不上别人说什么,他就信什么。

  不过,面前这位既然被誉为华夏国师,又是如今硕果仅存的几位风水宗师,尤其他浑身散发的气势又这般强烈,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,杨宁多少也信了那么点。

  “当然,要祛除这命格三劫,倒是有很多种方法,不过,我却没有选择最简单的法子,而是撒了个谎。”老人忽然转过身,望向杨宁。

  尽管只是眨眼间,但杨宁还是从老人眼中,看到了一丁点的歉意,这让他忍不住联想到,该不会这老头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吧?

  很快,杨宁就得到了答案。

  “当时,我看出你的运势,如果你一直留在京城,这辈子就会错失掉一份对你来说,无异于是人生转折点的契机,可天威难测,天机更不可泄露,我当时只是推算出,你命中的转折不在北,而在南,所以,我提出,让你爷爷把你送到南方。”

  老人的话,如同惊涛骇浪一般,让杨宁内心轰鸣!

  这一刻,他一直深埋在内心的不解,终于有了些许眉目,难不成,自己在六岁时被送到江宁省,全是眼前这老头的‘功劳’?

  或许,杨宁听了这话后,应该恨这老头,就因为他多嘴,害得自己孤苦伶仃这么多年,可转念一想,杨宁也恨不起来。

  因为,这老头的出发点,也并没有丝毫恶意。

  “想必,你确实遇到了人生中的转折点。”

  杨宁觉得,这老人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似的,更是能洞悉一切,他生出某种被看穿的感觉。

  但杨宁并不担心自己被看出什么,毕竟至尊系统不是实体,或许这老头真拥有鬼神难测的卜算能力,可不代表就真的跟神仙一样,能阅读他的思想。

  “事实上,就算你今天没有通过考核来到这里,我依然会让人带你过来,把这件事说清楚,也算是了断我们之间的因果。”

  老人再次转过身,缓缓道:“可既然你是通过考核来到这里,那么,我就替你测一次吉凶祸福,你想知道哪方面?”

  杨宁张了张嘴,想要拒绝,毕竟他打从一开始,就对别人趋之若鹫的占卜问前程没太大兴趣,可话到嘴里,他忽然想到掌心上的小不点,忍不住问道:“老人家,我想知道关于它的事。”

  “关于这东西,我不便泄露,既然你与它有缘,就说明你们的命运已经捆绑在了一起,至少目前看上去,它对你来说,福大于祸。”

  老人依旧背着身,缓缓道:“看来,你也是不关心命运之人,倒是我老头子落了俗套。平凡的人,注定一辈子都平凡,所以他们才会关心命运,才会带着希冀去憧憬未来,而不是着眼于现在。而真正不平凡的人,他们只会关心现在,对于未来,他们也拥有着绝对的信心。在我老人家看来,平凡与非凡的区别,就在于这个人是否甘于平淡。”

  老人转过身,欣慰的看着杨宁,笑道:“去做你喜欢做的事吧,你的未来,由你自己决定。”

  看着老人慈祥的目光,品味着他的这番话,杨宁对老人的戒心少了很多,恭敬的点了点头:“谢谢老人家指点。”

  “不用客气,以后你也甭老人家长,老人家短的了,不介意的话,喊我一声龙爷爷吧。”老人笑道。

  “龙爷爷。”杨宁笑着点头,然后道:“如果没其他事,我就不打扰龙爷爷休息了。”

  “去吧,孩子,以后想来这,尽管来就是,若是我不在,就去常青山。”

  老人目送着杨宁离开屋子,等门关上后,他才轻声呢喃道:“上苍之子…灾厄之源…竟然会选择与人类为伴,是传说不实,还是这孩子过于特别?以前,看得透,可现在,他就仿佛笼罩在一层迷雾中,让人看不透,看不明白。真没想到,弥留之际,还能遇到这么有趣的事,希望,我还能多熬个几年。”

  说完,他抬起头,透过头顶的玻璃看着漫天星辰,低声道:“不能死,也不想死…不想死呀…”

  离开屋子的杨宁,再次看到那个戴面具的女人,此刻,这女人,也同样在看着他。

  不知是不是错觉,杨宁总觉得,这在面具下露出的那双眼睛,在望向他时,偶尔会闪过一缕复杂。

  “奇怪。”杨宁心下嘀咕后,就笑道:“我想离开这里。”

  “请便,赫叔在下面等你。”

  女人声音依旧如,杨宁正想说一声再见,忽然,他脸色微变,忍不住喊道:“你做什么!”

  ps:9点啊现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