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53章 653 你这是道德绑架!

正文_第653章 653 你这是道德绑架!

  一开始,小妮子确实怀着极大的怒意,她觉得这三戒和尚,完全就是个招摇撞骗的坏蛋!

  可看到屋子里的一幕后,她脸上的怒意更甚,甚至到了濒临爆发的边缘!

  看到小妮子脸上的异常后,杨宁就知道,屋子里八成上演一幕不堪入目的场面,他立刻跑进屋子,当看清场面后,他脸上立刻露出古怪之色。·

  眼下,那少妇正趴在沙发上,而这三戒和尚,正用大手在这少妇的后背上游走!

  尼玛,这简直就是红果果的亵渎揩油呀!

  难不成,这年头和尚开光,都是用手摸出来的?

  你确定这是开光,不是用手扒光?

  原本应该当一回惩奸除恶英雄的杨宁,却出奇的没有动作,相反,还制止了要上前喝止三戒和尚的小妮子。

  不理会小妮子的大惑不解,杨宁缓缓道:“这位三戒师傅,正在给大姐治疗顽疾。”

  “治疗?”

  小妮子一脸荒诞,在她看来,这和尚就是个流氓痞子,专门欺负良家妇女!

  眼下不是在猥亵吗?

  怎么就成了治疗?

  如果说这话的不是杨宁,小妮子八成会觉得对方跟这和尚是一伙的!

  少妇显得很享受,脸上还溢出些许红润,她微微喘了喘气,尴尬道:“大妹子,你可能误会大师了,他不是骗子。·”

  三戒和尚先是没好气的瞥了眼小妮子,然后望向杨宁:“施主,咱们又见面了,我就说嘛,咱们有缘,莫非施主又要给贫僧送缘了?”

  “休想!”小妮子气呼呼攥着拳头,尽管被杨宁叫停,但不代表就会对这印象极差的和尚有一丁点好感。

  三戒和尚脸不红心不跳道:“我说这位姑娘,你又对贫僧有误会了,贫僧可是个大大的好人呀。”

  “不要脸,刚才还打算把门口那条大黄狗给焖了。”小妮子气呼呼道:“你不是和尚吗?和尚会吃肉?还有,你还要去买酒,说是祛腥臊,和尚也喝酒吗?”

  三戒和尚抽回手,脸上出现了难得的肃穆,要不是了解这货的品性,兴许小妮子还真以为撞见了得道高僧!

  “昔日,贫僧也曾这么问过自己,不过贫僧最后悟了。”

  被当场质问,三戒和尚丝毫不尴尬,一脸严肃道:“酒肉穿肠过,佛主心中留,贫僧对得起自己这颗参禅悟道的良心!”

  小妮子眼珠子瞪得大大的,她或许猜想过这和尚的种种狡辩,可压根就没预料到,这货竟然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将一个歪理,硬生生曲解为了禅理!

  就连杨宁也是暗暗竖起大拇指,不得不承认,论脸皮厚,这货绝对是成功中的典型!

  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,看着这货又一副无事人的开始干着开光的举动,小妮子是彻底无语了,杨宁也·

  之所以叫停小妮子,并不是杨宁想亲眼目睹这和尚到底能龌蹉到哪个份上,而是他在进屋后,立刻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热量,然后,他本能的望向三戒和尚,发现这货在给那少妇按摩时,双手溢出一些常人很难察觉到的白色气体。

  这让杨宁想起了当初刘时珍提起的内家功,如果这和尚此刻是在给人针灸,那么杨宁一定会立刻得出结论,这货在使用气运针!

  果然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试问,一个游走在市井中的猥琐僧,你敢信他私底下是一个内家高手?看这道行,还不浅!

  偷偷闭上眼睛,杨宁立刻展开心眼,他很快就露出惊讶之色,因为在心眼的视野中,此刻的三戒和尚,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浓郁的白气,这些白气,不断从他的毛孔中溢出,但绝大部分,却在他的经络中,如同水流一般游动着!

  a级?

  当查看属性评级,杨宁再次露出意外之色,要知道,这个评级只是针对身体属性,是抛开内家功的统计!

  也就是说,单论身体能力,这货已经跟余见愁这种王牌兵王一个档次了!

  小妮子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,数次想开口,却愣是吐不出一个字来,因为她看到那少妇正眯着眼,一脸舒畅,合着人家是心甘情愿,自己若是插嘴,就成了多管闲事了!

  过了二十分钟后,三戒和尚才抽回手,同时长出一口气:“小翠,你体内的顽疾祛除得一大半了,后面再服几副药,就能彻底痊愈了。”

  “多谢大师。”少妇伸了伸腰肢,脸上全是感激之意,这一刻,她确实感觉到与往日的不同。

  “只可惜,贫僧实在没想好该怎么医治小光的眼睛,不过,也并非没有办法。”

  这番话让少妇悚然色变,紧接着就要作势跪下,三戒和尚似乎早有准备,立刻扶住要往地上跪的少妇:“小翠,贫僧受不起。”

  “大师,请您无论如何,都要治好小光的眼睛,这孩子打小命苦,求您了。”少妇脸上露出哀求之色。

  “贫僧回去后,一定会想办法的。”三戒和尚一脸严肃,还甭说,确实有那么点得道高僧的味道,可很快,这货就换上一副欠扁的矫情样,然后伸出手,一脸含羞待放的望向杨宁:“施主,贫僧耗费大量体能开光,现觉得腹中饥饿…”

  起初,被这种几乎跟含情脉脉一个级别的眼神望着,杨宁浑身毛孔都快炸了,很想说一句哥是直男,没那种基情的癖好,可听到这货接下来的话后,本能的就瞪大了眼,然后指着自己鼻子道:“跟我要钱?”

  “化缘、化缘、化缘,我的徒孙们说过,重要的事,得说三遍。”三戒和尚一本正经的纠正道。

  “没钱!”杨宁还没表态,一旁的小妮子就受不住了,气呼呼道:“一毛钱都不给。”

  三戒和尚露出委屈之色,略显惆怅的叹了叹,然后恋恋不舍的望向屋外那条还趴着瞌睡的大黄狗:“佛说,你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?为了贫僧日后能广结善缘,替深陷水火中的落难妇女开光,贫僧只能舍小我成大我,将你给焖了。”

  靠!

  这一刻,饶是以杨宁的心性,也忍不住要爆粗了,小妮子更是一脸抓狂:“你竟然真要将狗狗给宰了!”

  “它不入地狱,那贫僧就得下去了。”三戒和尚一脸无辜的望着小妮子,然后悻悻的笑了笑:“那要不打个商量,请贫僧吃一顿,贫僧就不焖这狗了。”

  “你这是道德绑架!”小妮子气得浑身直哆嗦,可很快,就狐疑的望向三戒和尚:“你不会骗我吧?真请你吃一顿,你就不打狗狗主意了?”

  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贫僧说到做到。”

  三戒和尚这信誓旦旦的样子,显然很难取信小妮子,不过这妞心肠好,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五十块钱,然后攥成一团,狠狠砸向三戒和尚。

  三戒和尚轻松接住,展开后,立刻露出副欠扁的笑容:“女施主,咱俩有缘,愿佛主忽悠着…啊呸,口误,愿佛主护佑着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