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46章 646 明灯?

正文_第646章 646 明灯?

  “马勒个屯,孔老四,你在嘲讽宝爷?”

  看着孔四少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,华宝山整张脸就不好看了。·

  因为听这口气,还有这话里有话的意思,华宝山就算反应再慢,也能听出这孔四少是在讽刺他,好听点,是个艺高人胆大的杂技演员,难听点,就是个哗众取宠的跳梁小丑!

  “不是你说有胆子往下跳吗?”孔四少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,耸肩道:“我这不是迎合你的话?这也能怪我?华宝山,你就这度量?”

  说完,孔四少眼睛瞄向华宝山的肚皮,撇嘴道:“不咋的,一般般了。”

  “你!”华宝山指着孔四少,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,可很快,他就瞥到孔四少身边为数不多的筹码,笑呵呵道:“今儿宝爷上来,不是邀请你看什么杂技表演的,无非就是听说你输得忒惨,好心想问问你兜里钱够不够,不够的话,宝爷可以借给你。”

  孔四少嘴角忍不住抽了抽,阴沉的望向华宝山:“借?你能有多少钱借?”

  “多的不敢说,一两百块总归是有的。”华宝山笑呵呵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百元纸币,先是用手指弹了弹,然后道:“冲着咱俩的交情,也不用你还了,给宝爷哼上一曲,兴许宝爷听着高兴,又多借你几百。”

  看着孔四少跟华宝山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嘲讽,嗅着屋子里一股浓浓的火药味,不少原本还立在赌桌前的客人,都心惊肉跳的起身,站到·

  没办法,这两个当事人来头都大,偏偏又是不怕事的主,谁沾上他们,准得倒霉。

  “华宝山,你是成心要跟我杠上了是吧?”孔四少皮笑肉不笑道。

  “你算哪门子葱?”华宝山撇撇嘴,一脸不屑道:“宝爷可没这兴趣,就你今儿出门没看黄历的衰样,宝爷还担心触霉头,给自己惹来一身骚。”

  “有种别耍嘴皮子,我孔四少今天最听不得别人跟我谈运气!”孔四少拍案而起,怒视着华宝山。

  “别激动,小心伤了自己的驴肝肺。”华宝山贱贱的笑了起来:“当然,你越不让宝爷说,宝爷就越要说,今儿你点背,咋滴?”

  “你!”孔四少气呼呼指着华宝山,沉声道:“说不准你华宝山比我还衰!”

  “呸!”华宝山朝地方吐了口痰,骂骂咧咧道:“你自己点背也就罢了,还敢骂宝爷,谁都知道,宝爷运气一贯很好。”说到这,华宝山似笑非笑道:“至少,一直都比你好。”

  “不见得吧。”孔四少嘴都快气歪了,气急败坏指着华宝山:“有种坐下来玩一局?”

  “赌?”华宝山瞄了眼赌桌上横七竖八平摆着的扑克,撇嘴道:“宝爷不稀罕玩这种,也没兴趣。·”

  “是不敢吧?”孔四少立刻嘲讽道:“也对,明知道会输,懂得忍气吞声,华宝山,不得不承认,光这点你就比我强,挺懂得自知自明。”

  听着像吹捧,可只要不是白痴,就知道孔四少在拐着弯讽刺华宝山没胆子,这可把历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宝爷给气得够呛,恶狠狠道:“行,今儿就让你知道宝爷的厉害!”

  孔四少撇撇嘴,一脸不屑:“二十一点,还是…”

  “不挪地方,就这个点。”华宝山笑眯眯道:“这里可是你的主场,宝爷就喜欢这地。”

  这话让孔四少再次嘴角抽了抽,明摆着华宝山就是在讽刺他,这里是他运气背到家的霉地,要争取发扬光大嘛。

  “发牌!”华宝山坐下后,立刻朝一旁站着的发牌女喊道。

  这发牌女长得倒也清秀,穿着身得体的工作服,被华宝山这么吼一嗓子,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但还是应了声,同时拆开一副新牌。

  像这种规模的赌场,一般都是每局换一副牌,避免有人出老千。

  当两张牌发到华宝山手里时,这货立刻瞄了瞄,一张黑桃八,另一张红心十,十八点。

  这牌的点数倒是很理想,点数不低了,这让华宝山立刻笃定起来。

  “十万。”孔四少沉声道。

  “你连底牌都不看,就这么自信?”华宝山皱了皱眉。

  “对我来说,看跟不看都一样,输了,只能说我今儿确实点背,可如果赢了,就说明我孔四少转运了。”孔四少撇撇嘴道。

  “嘿,看来你也挺有自知自明嘛,挺看得开的。”华宝山一脸嗤笑道:“行,就冲着你这豪爽,宝爷我跟了。”

  说完,华宝山顺势翻牌,笑道:“十八点。”

  孔四少露出凝重之色,然后他开始掀开铺着的两张牌,仅仅看了一眼,脸上的凝重之色更浓了。

  “嘿嘿,看来你的运气依然不行呀,宝爷我…”

  “华宝山,不得不说,你真是一盏明灯呀。”

  孔四少忽然露出一种让华宝山荒谬绝伦的感激之色,还没等他回味,就瞧见孔四少将牌给掀开了。

  blackjack!

  槽!

  华宝山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可紧接着,他就看到孔四少投过来的那种让他恨得牙痒痒的贱笑:“没想到名满京城的宝爷,竟然还自带替人祛霉气的功效,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有这优点?如果早知道的话,我许四少一定会好好跟你处关系。”

  “呸!你也配?”华宝山拍着赌桌骂道。

  “配不配不知道,不过我许四少却清楚一点。”许四少笑呵呵道:“那就是我比你运气好,这点你承认吧?”

  “承认你妹夫!”华宝山拍着桌子道:“再来!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孔四少露出一副趁你病要你命的贱笑,将华宝山气得浑身直哆嗦。

  “不好意思,比你大一点…”

  “哎呀,又是blackjack,宝爷,你快成财神爷…不对,是散财童子了。”

  “靠,连着blackjack,散财童子,当之无愧呀…”

  “宝爷呀,真对不住了,我底牌二十点,原本想放水让你赢一把,可好像你运气真不咋的,愣是被我要来一张红心a…”

  “哎哟喂,又赢了,宝爷,你说我算不算你的克星呀?”

  孔四少面前的筹码越来越多,看着对方得意洋洋的脸色,还有越来越嘲讽的腔调,华宝山整个人不好了,他眼下就跟一个昏了头脑的恶赌鬼似的,双目赤红,死死盯着面前跟他对赌的孔四少。

  如果可以的话,华宝山真想一口将孔四少给咬死!

  看着华宝山渐渐有入魔的征兆,杨宁眼睛微微眯起,他也有那么点纳闷,难不成华宝山运气真这么衰?又或者,孔四少如今手气火得一塌糊涂?

  对于二十一点,杨宁可以说就是个门外汉,不过看了会,大致也看明白了,他始终觉得,华宝山就算运气再差,也不应该连着十局,都被对面的孔四少克得死死的。

  当然,杨宁也观察过这些扑克牌,他在通过扫描后,也没发现异常情况。

  “不是牌的问题,难道宝山的运气真这么差?”想了想,一头雾水的杨宁正要叫停渐渐发狂的华宝山,让这货脑子先冷静下来,可就在这会,他忽然发现一个耐人寻味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