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31章 631 给宝爷跳!

正文_第631章 631 给宝爷跳!

  就如同小鸡啄米似的,姜尚彬一个劲点头,眼珠子更是绽放出兴奋的光芒,他似乎感觉到了这位伍爷的愤怒,这让他不由得振奋起来。·

  好戏,将要上演了,你们这群王八蛋,就等着承受伍爷的滔天怒火吧!

  姜尚彬兴奋的想着,正要说一些华宝山的坏话,可却发现,这位伍爷点了点头后,立刻朝着华宝山走去。

  “伍爷,等等我。”等姜尚彬回过味来,就瞧见伍爷已经走出十米开外了,他赶紧第一时间跟上来:“伍爷,就是这王八蛋,他先前就说伍爷坏话,说伍爷…”

  “说我什么?”伍爷不咸不淡回了句,但脚步却没有停下。

  “说您不配爷这个字,还说您屁都不是,更过分的是,他还说您连给他舔脚趾头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  被伍爷问起,姜尚彬立刻添油加醋一番,为了取信这位伍爷,他更是暗中朝姜尚淳等人使眼色。

  这些人也挺上道,立刻会意,赶紧在旁应和着。

  伍爷神色如常,看不出喜怒哀乐,他这种高深莫测的模样,让姜尚彬等人有些忐忑,毕竟这个男人身份可不一般,在京城,几乎算得上横着走!

  也正是清楚这位伍爷的背景庞大,还有脾性,姜尚彬才信心十足,认为杨宁跟华宝山,待会一定要被这位伍爷往死里整!

  正当他遐想着待会伍爷发飙时的场面,忽然,这位伍爷缓缓开口道:“其实嘛,这话也没错,在宝爷面前,我还真不配爷这个字,连屁也不是,至于舔脚趾,尽管我觉得宝爷不会说这种话,不过嘛,这话倒也实在,在京城,等着给宝爷舔脚趾的还真不少,我恰恰就是其中·”

  靠,这什么话?

  把自己往死里黑吗?

  话说,今儿不是愚人节吧?伍爷怎么忽然想起要开这种没节操的玩笑?

  姜尚彬一开始挺纳闷的,可忽然,他整张脸彻底就变了,变得异常慌乱,且不可思议!

  像是要验证他内心的猜想,只见伍爷快速走到华宝山面前,然后做出了一个让他震惊,且同时带给他深深恐惧的举动!

  这位印象中无所不用其极,历来做事不留余地的伍爷,竟然恭恭敬敬的弯下腰,朝着那个叫宝爷的家伙躬身道:“宝爷好。”

  “哟,这不是伍爷吗?”华宝山正不耐烦的跟那些老板们闲聊着,听到伍爷的话后,他转过身,皮笑肉不笑道:“你说我这种小人物,在伍爷面前,哪敢用爷这个字呀?”

  “宝爷别生气,尽管我不清楚这期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,惹得宝爷对我这么不满,不过,只要宝爷消气,我做什么都行。WW·”说完,这位伍爷就抬起头,一副慷概赴义的模样,配合着他脸上的执着,尼玛,还真像那么回事!

  华宝山不在意的看了眼伍爷,缓缓道:“这事算了,不知者不怪。”

  顿了顿,华宝山继续道:“不过我们跟他们的赌约,还是得继续弄下去,可不能因为你这家伙跑来说几句废话,就指望着能拍拍屁股走人,你知道的,宝爷啥都好,就一点不咋的,那就是记仇。”

  “宝爷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办。”这位伍爷立刻点头,不一会,他就转过身,先前那种友善恭谦之色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,是极度的阴郁。

  “谁能简单告诉我,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伍爷环视四周,目光最后定格在一个京华学生上。

  先是勾了勾手指,等这学生忐忑不安过来后,他才懒洋洋道:“告诉我,之前都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显然,这学生有些害怕,当看到姜尚彬也望向他,眼中透着某种警告后,他就更纠结了。

  尼玛,这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!

  该死的,老子干嘛要站这么近,老子干嘛没事跑这地方溜达?

  “别怕,有什么说什么,谁如果敢威胁你,你告诉我,我立刻扒了他的皮!”

  伍爷阴沉的说了句,同时,带着警告味的目光,也在姜尚彬、姜尚淳等人身上扫过,让这对姜姓兄弟紧张到了极点!

  这一刻,他们若是还看不出自己大祸临头,那么也确实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!

  那个学生每解释一句,伍爷的脸色就难看一些,等那学生说完后,姜尚彬就看见,这位在他心目中强势得一塌糊涂的伍爷,脸上的肌肉出现了明显的抽搐,望向自己这边的眼神,更是透着滔天怒意!

  “你们跟宝爷打了赌?说输了就要脱光在学校裸奔?”伍爷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了句,可傻子都能听出这话语中透着的愤怒。

  不等姜尚彬开口,伍爷就毫无征兆的咆哮道:“草泥马,那还等什么,赶紧的,利索点脱光了先在雪地给老子滚几圈,然后再跑,别磨叽,老子不喜欢等,尤其等的还是你们这种蠢货!”

  也难怪伍爷如此生气,在他看来,这要是来迟了,或者不重视的话,那他可真就莫名其妙的把华宝山给得罪了。

  一想到差点被华宝山误会,加上整件事的起因,只是小孩子怄气斗殴这种不值一提的破事,此时此刻,伍爷肺都要气炸了!

  “伍爷…我…我…”姜尚彬怕得要死,他此刻是彻底慌了!

  莫名其妙就把伍爷给得罪了,这还不算,最得罪的人,貌似是比伍爷来头还大的宝爷,我勒个去,今儿出门真没看黄历吗?

  看着认识的那两个老板略带着嘲讽之色,再联想自己把华宝山给得罪死了,姜尚彬岂能不惊,岂能不怕?

  相比较姜尚彬的复杂思绪,其他人倒是思维单纯多了,他们脑子里就一个想法,尼玛真脱呀?看这情形,不脱还不行呀!

  靠,老子到底干了什么,竟然要在这天寒地冻下,裸奔跑十圈学校?

  不干!

  还不如一刀杀了老子!

  看着姜尚淳这些人一副豁出去的样子,伍爷冷笑着正要开口,这时候,华宝山站了出来:“不脱也行,就算你们脱了,宝爷还嫌会脏了眼睛,这样,旁边不是有湖嘛,给宝爷跳,这事就算完。”

  见姜尚淳等人依旧不情愿的样子,华宝山冷笑道:“你们可以选择不跳,但宝爷今儿撂下话,不跳的话,下一次,就让你们绕着整个京城裸奔,别以为宝爷开玩笑,不怕告诉你们,宝爷只会跟朋友开玩笑!”

  顿了顿,华宝山冷哼道:“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,别怀疑,宝爷有的是手段,让你们绕着京城裸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