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19章 619 要说干不干!

正文_第619章 619 要说干不干!

  “想干嘛?”

  小胖子笑呵呵道:“这个问题问得好,我就想尝试一下面瘫是怎么练成的。·”

  “你敢乱来,我一定整死你!”胡鑫海对着小胖子怒目而视,他对华宝山这位滚刀肉畏惧,不代表小胖子狐假虎威的行为就能起到同样的作用。

  “看来,你还没搞清楚形势。”

  华宝山用鼻子哼了哼,缓缓道:“又把宝爷的话忘了是吧?记住,在宝爷面前,不要说敢不敢,要说干不干!”

  顿了顿,华宝山堪比畜生级的身体,就缓缓走向神经紧绷着的胡鑫海,优哉游哉的说道:“为了让你有一个靠谱的记性,别跟条鱼一样,记忆只有坑爹的三秒,宝爷今儿就破个例,顺手点拨点拨你。”

  “你要干什么!”看到华宝山再次摊开手,望向自己的目光飘忽不定,像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下手点,这让胡鑫海的绷紧的神经彻底爆炸了!

  “好,问得好,终于知道用干字了,果然重压之下必有记性,我算是体会到那些老师体罚学生的用心良苦了。”

  华宝山笑呵呵道:“今儿给你上一课,给你巩固·”

  说完,华宝山再次无征兆抬手,然后狠狠朝胡鑫海的脑门拍了下去。

  啪的一声,胡鑫海立刻发出杀猪般的嚎叫,这一幕看得不少围观的人一阵恶寒,同时还略带着同情之色。

  “干什么?听仔细了,干你大娘!呸,说错话了,宝爷可没这么重的口味。”

  华宝山似乎挺纠结这个问题,半晌,他摇了摇脑袋,盯着捂着脑门,蹲在地上哭爹喊娘的胡鑫海,怒道:“靠,干谁都不合适,宝爷现在心情不好了,就因为你这王八羔子,记住,以后不准在宝爷面前提干这个字,不然宝爷抽死你丫的!”

  说完,华宝山就气呼呼的转过身,走了好几步才蹲地上,一脸纠结与不爽。

  欺负人!

  太tm欺负人了!

  不是你让说用干字的吗?

  现在的人,都流行说一套做一套了?前面还张口闭口说场面话,这眨眨眼功夫,就能众目睽睽恬不知耻的改口?

  胡鑫海肺都气炸了,可相比较脑门传来的疼痛,这就有些微不足道了。

  华宝山这巴掌下去,还真就将先前没发出去的余劲,给全部用上了。·

  当然,小胖子也没闲着,原本有些缓过味,渐渐清醒的崔颢,硬生生的挨了小胖子一巴掌,然后就跟胡鑫海一样,彻底蹲在地上哭爹喊娘了。

  看着这一高一矮,一壮一胖的组合,围观的人无不胆寒,同时也有那么点啼笑皆非。

  杨宁同样忍俊不禁,先前就一直抱着看戏的态度,他对华宝山的脾性了解,知道这货脑上火,就没有收手的可能性。至于小胖子,就更了解了,简直就是贱货的强化班,要不是生错地方了,铁定是个偷鸡摸狗,每天不务正业就知道为祸乡里的刁民。

  也正是知道这两个家伙的个性,所以杨宁连叫停的想法都欠奉,当然,对于会不会因为这次动手惹下祸事,这点杨宁就更懒得去想了。

  就算闯祸又怎么样?没看到带头惹事生非的是享誉京城的宝爷?

  这可是个连警察都敢动手痛扁的家伙,京城里,只要不是刚坐上实习岗位的新丁,想必没有任何一个警察愿意得罪华宝山。

  “他们不是这学校的?”见小胖子心满意足了,杨宁才笑着问了句。

  “隔壁的,就是京华大学。”小胖子撇撇嘴:“以为考上个名牌学校就了不起了,要我说,就冲着他们两个的低智商,能靠本事考上京华?”

  杨宁没有说话,只是似笑非笑的望着小胖子。

  原本还夸夸其谈的小胖子,猛地像是联想到什么,立刻悻悻然笑了笑,转移话题道:“好了,别扯他们了,你不是肚子饿了吗?走,去校外吃,我请客。”

  杨宁对小胖子太了解了,这货越拍胸口,就越心虚,显然有些心里话藏着没说出来。

  当然,杨宁也不是那种八卦性子,至于华宝山更是对小胖子的私事没什么兴趣,所以两人都没问,正要跟着小胖子离开,忽然,四周传来一声厉喝。

  “大庭广众打了人,就打算这么走吗?”

  杨宁不由皱眉,这什么世道呀,苍蝇赶来一波,怎么又来了一波?还有完没完?

  寻声望去,只见七八个穿着运动服的青年沉着脸走来,仔细一看,就发现这些运动服的胸口处,绘着京华大学篮球社七个字。

  都是一伙的?

  杨宁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后,就静静站在原地,他并没有打算参与进去,这不是讲不讲道义的问题,而是有华宝山的地方,他觉得自己真没出面的必要。

  作为好哥们,杨宁太了解华宝山是何等的唯恐天下不乱,这货一旦从华家给放出来,绝对是夜袭寡妇村,夜翻寡妇墙的头号败类。

  “姜尚淳,你这混蛋还有完没完?”小胖子整张脸彻底沉了,死死盯着其中一个很阳光的青年。

  “周小飞,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?”被唤为姜尚淳的青年,皮笑肉不笑道:“当初讲得明明白白,在我出现的地方,你必须退出五百米,这么快就忘了?”

  “这里是京科学院。”小胖子死死咬着牙齿,杨宁能清楚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,显然,小胖子绝不是在磨牙。

  “这我不管,反正不管在任何地方,任何时间,你都必须这么做。”姜尚淳一脸倨傲:“只要我出现的地方,你就必须滚出五百米以外!”

  “你别太得寸进尺!”小胖子朝姜尚淳吼道。

  “得寸进尺?”姜尚淳冷笑道:“你该不会是觉得我欺负你吧?”说完,他指着还捂脑门蹲地上的胡鑫海跟崔颢,阴沉道:“看看你干的好事,甭说老师,就算是警察来了,也会认为这是你们在欺负我们!甚至我要问问京科学院的领**,这算不算得上欺负外校学生?”

  “你胡说八道!”小胖子怒了:“明明就是他们…”

  “甭在这瞎扯皮,谁欺负谁一眼就能看明白,待会我就带他们去拍ct,然后做一份伤情鉴定,周小飞,你就等着赔钱吧!”姜尚淳冷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