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93章 593 套话

正文_第593章 593 套话

  第593章593套话

  “不,不是…别…别走…”以为杨宁恼了,赵惜翠有些着急,脑子里也是一阵空白,话到嘴边却不知该怎么往下说,把整张脸憋得通红,最后只能死死搂住杨宁的手臂。网.136zw.>

  赵惜翠显得很倔强,目光也透着坚定,这让杨宁挺为难的,他也不是真想一走了之,比较还要暗中调查邪教组织。

  “这个赵惜翠,还有她女儿,说不准真是一个突破口。”杨宁暗暗想着,他并不觉得,有人会平白无故的对着不相干的人施展蛊术,除非,这个人对施蛊的人来说,有某种特定的意义跟价值。

  杨宁忽然摆出副相当为难的样子,同时脸色还出现痛苦之色,不等赵惜翠疑惑,就忙道:“赵姐,快松手,针,针头…”

  顺着杨宁的目光,赵惜翠这才发现,杨宁被他搂着的这条胳膊上,还插着七八根银针,当即吓得松手,“对…对不起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事实上,赵惜翠也挺疑惑的,实在不明白,杨宁胳膊上为何会插着几根银针。

  “不要紧。”见赵惜翠的注意力被引到其他地方,杨宁暗暗松了口气,同时,也开始盘算着,如何从赵惜翠嘴里套出些消息。

  当然,杨宁很肯定,赵惜翠绝对跟邪教组织没关系,否则,她岂会看不出来,自家的女儿,被人施蛊术,中了蛊毒?

  “不管怎样,都要谢谢你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”赵惜翠早已从绝望沮丧的情绪中走出来了,但脸上还存着担忧之色,“这毒会不会复发?”

  “放心,当体内的毒素彻底排清,就能跟平时一样了,也不会留下后遗症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那欢欢什么时候能醒来?”一听不会复发,还不会留下后遗症,赵惜翠暗暗松了口气。

  “还得把毒排清,现在小妹妹的状态处于一种潜意识的自我封闭,除非身体的各项机渐渐好转,这股潜在的自我封闭才会解除。”

  赵惜翠稍稍放下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,紧张道:“你能不能老实回答我,欢欢是不是很难醒过来?”

  一看赵惜翠这神色,就知道对方想岔了,杨宁笑着摇头道:“赵姐,放心好了,顶多两天,我就能让小妹妹醒来。不过,要配合好后面的治疗,正如某人说的,这毒已经渗入五脏六腑,不是一天半天能梳理干净的。对了,赵姐,关于小妹妹中毒前,去过什么地方?又见过什么人?”

  杨宁说完后,偷偷观察赵惜翠的脸色,想从对方脸上,看能不能瞧出些猫腻。

  眼下,赵惜翠是近乎盲目的信任杨宁,听到她女儿很快能醒来,她开心极了,脸上也终于浮现出微笑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

  对于杨宁的询问,她柳眉微皱,显然是在思索她女儿中毒前的反常,好一会,才摇了摇头:“这阵子都是我带着她,平时也很少出门,顶多是在小区楼下走走。至于见过的人,多数也是小区里的住户,因为我是刚搬来不久,接触的比较少。”

  暗暗蹙眉,杨宁平静道:“这样吧,先带小妹妹回去休息,对了,赵姐,你开着车吧?”

  “车?没车啊…要不,叫计程车吧?”赵惜翠一时间没明白杨宁的意思。

  “没车?赵姐,那你是怎么把小妹妹抬到这的?千万别跟我说,计程车愿意…”

  后面的话无需讲明白,以她女儿之前的状态,除了医院或者殡仪馆的专车,估计没谁愿意搭乘。

  华夏人民大多都有那么点迷信,搭乘死人不吉利,他们才不干。

  “是殡仪馆的车,原本我是带着欢欢去那的,可走到半路,我又不死心,就让他们把车停在这…”说到这,赵惜翠挺尴尬,脸也红了,但更多的却是庆幸,若非是心底那一份不甘的执着,恐怕真要跟女儿天人永隔了。

  “车!有!我这有!坐我的车,绝对宽敞舒服,看,在那!”眼镜男急匆匆凑了过来,说完,还指着不远处一辆相当显眼的名牌suv。

  “会不会很麻烦?要不,坐计程车吧?”赵惜翠用征询的目光看着杨宁,眼下,杨宁可以说是她的主心骨。

  “不麻烦,一点不麻烦,走,现在就走。”没等杨宁发表看法,眼镜男就毫不犹豫挽起袖子,吆喝道:“来个朋友跟我一块抬这小妹妹,力气大点的,别颠着,送完人,我请这朋友吃顿好的。”

  很快,就有四五个壮男自告奋勇,倒不是在乎一顿饭,完全是热心肠。

  毕竟小欢欢现在是活的,不是死的,所以无需避讳。

  看着几个壮男把小欢欢的担架扛上那辆显眼的suv,杨宁笑道:“赵姐,上车吧,有什么事,咱们路上说。”

  刘时珍阴沉的盯着杨宁,显然,他眼下震惊的同时,也怀着一股怨气。

  就冲着杨宁先前的表现,以及自己的诊断失误,绝对会让自己的声誉受到影响!

  “你就想这么走了?”刘彪立刻跳了出来,他眼睛忒好使,立刻猜到刘时珍的心思,当然,他对杨宁,同样怀着敌意。

  “怎么?救不了人,诊断失误,就狗急跳墙,想要乱咬人了?”杨宁冷笑着瞥了眼刘彪,对于这种小角色,他连对付的心思都欠奉。

  顿了顿,杨宁又望向刘时珍,漠然道:“这位刘神医,医术固然重要,但医德更重要。”

  刘时珍心下一寒,他从杨宁的眼神中,读出了一点危机感,似乎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子,是一头来自远古的凶兽!

  大惊的同时,刘时珍立刻摆手:“刘彪,你给我老实点!还嫌不够丢人吗?”

  “啊?”刘彪有些发愣,可看到刘时珍阴郁的脸色后,立刻明白了什么,当下恨恨的瞪了眼杨宁,然后就郁闷的站在原地,不再作声。

  看着杨宁搭乘那辆品牌suv离开后,又听着四周七嘴八舌讨论的围观人群,刘时珍越听越烦躁,最后甩了甩衣袖,一脸阴沉的返回药店。

  他很清楚,打今往后,药铺的生意肯定会受到影响,当然,这还不算最让他发火的,真正让他气急败坏的,是他好不容易经营的声誉威望!

  “该死的臭小子!”啪的一声,刘时珍直接将茶杯摔碎:“刘彪,给我查,查清楚这臭小子的来路。”

  “知道,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做了,我一定会教他做人!”刘彪舔了舔舌头,露出狠意。

  顿了顿,刘时珍心里一动,又道:“小心点,看样子那小子会些功夫,千万别勉强。当然,如果只是三脚猫功夫,务必把他内家功给弄来。”

  看到刘彪脸上的迟疑之色,刘时珍笑眯眯道:“放心,事情不会让你白做,只要把内家功弄来,我给你五十万!”

  “好!”刘彪脸上的迟疑不再,大笑道:“等我好消息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