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92章 592 技惊四座!

正文_第592章 592 技惊四座!

  只见杨宁以一种极快的速度,驾轻熟路的在小女孩肚皮、右手臂上各扎了七八针,与此同时,他扎针的左手,已经冒出些许不仔细看,就很难察觉到的黑白气体。WW·

  这是什么情况?

  确定这不是在拍电影?

  还不等众人惊呼,更令人匪夷所思的场面出现了!

  只见杨宁迅速抓起三根银针,然后大吼一声,这三根银针就仿佛被烈火灼烧过似的,变得通体泛红,还溢出让人心惊的灼热气息!

  天啊!

  这是魔术吗?

  在场人无不傻眼,被杨宁露出的这一手给彻彻底底的震惊了!

  如果说先前杨宁那些话还让人觉得此子狂傲,那么眼下多数人都会认可杨宁这份狂傲的本钱。

  杨宁很清楚,这银针刺穴,一开始最好用酒精灯过热消毒,不过他眼下直接省去这环节,一来没道具,二来没时间,三来,也存着尝试的想法,想试一试,自己对杀气的猜测,是否正确。

  事实上,杨宁的猜测相对来说很正确,这从获得的杀气,确实能替代很多东西,比如说,内劲!

  “内劲…内劲…老天,我看到什么了!难不成,这就是传闻中的内劲?”刘时珍哆哆嗦嗦的瞪大眼珠子,这一刻的他,无疑是失态的,因为这是他第·

  “我没修炼过你口中的内家功,这也不是内劲,这只是人体中储存的先天之气,我有,在场很多人,也有!”杨宁顿了顿,扫了眼双目放光的刘时珍,撇嘴道:“当然,你应该没有。”

  “什么气?”刘时珍一点不在意杨宁的讥讽,只是死死地盯着杨宁。

  “浩然正气!”

  说完,杨宁便凝神观气,他以优雅的捏插动作,将发红的针头精准无比的刺入小女孩的身体穴位,其实一早他就通过查看了小女孩的情况,身体属性处于下降趋势,且被封印着,随时就有可能分崩离析。

  当然,的确是中了毒,但绝不是普通的毒,而是一种很烈性的毒素,系统给出的判断,是蛊毒!

  蛊毒?

  当杨宁知道这情况的时候,他有过一瞬间的惊愕,但更多的是怀疑,他猜想,这小女孩中蛊毒,会不会与邪教组织有联系!

  毕竟,在平时,生活在一座城市,或许会中毒,但绝大多数情况是误食含有毒素的食品,或者从事工业车间工作,也有可能是被蛇虫鼠蚁蛰咬到,但绝不可能中蛊毒!

  再说了,糟老头在路上提到,邪教组织在雷市的活动相当频繁,说不准,小女孩中蛊毒,还真就跟邪教组织有关系!

  要真这样,那就完全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!

  只要将小女孩救醒,就很有可能摸到邪教组织的线索,到时候,顺藤摸瓜,说不准就能快速将这个任务完成!

  杨宁这看似鲁莽冲动的行为,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,以他如今的阅历,早就没了以往的年少轻狂,自然不会肤浅到被刘时珍一刺激,就跳出来卖弄。·

  事实上,小女孩如今的状态,在常识中,属于假死,她如今仍然吊着口气,也正是这个原因,杨宁才有把握救活这小女孩。

  一旁的赵惜翠捂着嘴哭了,杨宁展露出来的实力,早已深深的震撼了她,同时也给了她莫大的信心,她甚至完全相信杨宁能救活她的女儿!

  不可思议!太不可思议了!

  三分钟!

  仅仅三分钟!

  杨宁以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,众目睽睽下,在小女孩身上插了足足上百多根银针,更让人震惊的是小女孩展露在外的皮肤上,多处被针扎过的地方,都溢出了臭气熏天的乌黑液体。

  像针灸这玩意,也自然在中有过融合,毕竟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王牌兵王,可不仅仅只是武力值变态那么简单!

  所有人都在看着杨宁,其中就包括刘时珍!

  只见杨宁闭着眼,手中捏着最长最粗的一根银针,此针早已通红,灼热的气息连一旁的赵惜翠都能清晰感受到,不少人都在揣测,这根银针的温度,是否已经超过一百度!

  杨宁豁然开眼,当下大喝一声,同时手中的银针也精准无比的刺入小女孩的胸口。

  全场死一般沉寂,都随着杨宁的目光,望着了担架上的小女孩。

  忽然,小女孩右手的小拇指动了动,身体也发出一丁点的微颤,紧接着,胸口首次出现了轻微的起伏…

  “动…动…动了!”

  “活了!活过来了!”

  “天啊!这小女孩真活了!”

  也不知是谁发出第一声惊呼,连带着第二声、第三声接踵而来,直至响彻整个天空!

  这个结果无疑是惊人的,大家先入为主的认为小女孩早死了,且这论调还经过刘时珍的亲手验证。

  谁成想,这小女孩竟然就这么奇迹般活了过来,这给在场这些人的冲击,是无法想象的!

  对,刘时珍是救活过死人,可毕竟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,谁也没亲眼见过。

  可杨宁救活小女孩却不一样,因为从头到尾,大家都充当着旁观者,两者一比较,明显后者更具说服力!

  “欢欢!”因为四周疯狂的高呼尖叫,赵惜翠终于惊醒过来,巨大的喜悦让她把持不住的冲到担架旁,看着心房恢复跳动的女儿,这一刻的她,双眼再次朦胧了。

  喜极而泣!

  很快,赵惜翠猛地起身,拉着杨宁,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,“谢谢!谢谢你救活欢欢!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,我给你磕头了!”

  赵惜翠说着就想找地方跪下,吓得杨宁忙出手扶住,“赵姐,这只是举手之劳,你别这样,会让我很为难的。”

  “对你来说,这或许是举手之劳,可对我,还有欢欢,却是没齿难忘的救命之恩。”赵惜翠任由杨宁扶着,却依然低着头,似乎还想着找地方跪下磕头。

  杨宁有些头疼,只得正色道:“赵姐,是不是不把我当朋友?”

  “啊?”赵惜翠不解的抬起头来。

  “如果把我当朋友,就别说磕头之类的话,朋友间本就该互相帮助。当然,若赵姐觉得我不配跟你做朋友,那么我现在就走。”杨宁故意板着脸,松开赵惜翠,摆出副要走人的架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