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78章 578 情定日落桥

正文_第578章 578 情定日落桥

  第578章578情定日落桥

  “你们先回去吧,杨芸学姐一个人在崆县,我有些不放心。网.136zw.>”

  汽车站外,拖着行李的杨宁停下脚步。

  “杨哥,那要不我们都留下吧?”郑卓权迟疑道。

  “不用了,你们先回去吧,思溢那也需要你们帮手,如今新的一批养颜丸出货了,得赶在月底前弄好。”杨宁摇了摇头。

  “那好吧。”

  郑卓权跟何陆互视一眼,迟疑片刻后,都相继点头。

  看着两人拖着行李箱走进车站后,杨宁才转过身,拦下一辆三轮车。

  华惜芸并没有跟着一块离开,用她的话说,自己来这是为了寻找绘画的灵感,当初也是为了日落桥来的,自然要留下来欣赏一番,外加作幅画纪念。

  眼下时候还早,也才午饭时间,已入深秋时节,自然少了烈日的照晒,杨宁从三轮车上取下行李后,给了一张五元面值的钞票,就拖着行李箱,朝着日落桥的方向而去。

  大老远的,就瞧见一道美丽的倩影,眼下这道倩影,正立于河边,对着不远处那座颇有年份的日落桥写写画画。

  “杨芸学姐还真是挺有闲情雅致的。”杨宁笑了笑,也不着急,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。

  他一眼就看出,这位美丽的学姐,正陷入到某种创作的意境中,杨宁担心因为他的突然出现,从而打断了这位学姐的创作灵感。

  期间,也有一些崆县的人走过路过,都会停下脚步,好奇的看一眼这个美丽女孩在做什么,当然,也不会有人不开眼的跑去打断。网.136zw.>

  “咦?她怎么又动笔了?”

  杨宁捏着下巴,有些意外的样子,因为他的视线极好,早就看到,华惜芸所绘制的日落桥,已经接近完成。可谁成想,本应该放下画笔的她,竟然又动了起来。

  暗暗看了会后,杨宁脸色出现了一些古怪,因为他看到,华惜芸竟然在画中的桥中央,绘下了一道粉红色的身影,画的是背影,应该是一个女性。

  虽说这确实能让整幅画更加贴近真实,但杨宁却觉得,若是在画中增加一些人,反而会脱离那种美轮美奂的意境。

  很快,杨宁就发现,这位学姐,似乎还想在那幅画中,再次增加一个人或物,可笔却迟迟没有提上去,脸上也出现了迟疑,最后,她摇了摇头,放下画笔。

  唧唧…

  透着稚嫩的声音响起,华惜芸近乎本能的转过身,然后她的脸色,泛起一抹笑意:“你还没离开呀?”

  “把学姐一个人丢在崆县,我可不放心,万一遇上坏人,我可就罪过了。”杨宁笑眯眯道,说完,他望向那幅画:“一早就来了,看你画得入神,就没敢跑来打搅。”

  “这样呀。”华惜芸始终保持着笑意,缓缓道:“我还想在崆县多待几天。”

  “我陪你。”杨宁迟疑了一下,这才开了口。

  说完,连他自己都升起些许紧张,似乎担心被拒绝,或者觉得这话题有些尴尬,暗示性是不是太重,会不会引起这位美丽学姐的反感。

  尽管开这口,完全是下意识的,可杨宁说完后,多少还有那么点后悔。

  话说,咱是不是暗示得太明显了?

  在杨宁惴惴不安中,华惜芸反倒表现得很豁达,确切的说,似乎压根没杨宁想得那么深入,笑道:“行呀,那收拾一下,咱们去崆县其他地方逛逛吧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”

  该说这妞没心没肺,还是胸大无脑?

  就冲着这么没心机的样子,杨宁觉得自己之前有些想太多了。

  崆县并没有太多引人在意的好去处,贫困县该有的,这地方全有,贫困县不该有的,这里连一个地方都找不到。

  不过嘛,能携美同游,杨宁对于玩什么,又或者去哪玩,会不会尽兴,这些都懒得过问,对他来说,跟华惜芸待一块,心情格外的好。

  这种感觉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,在他看来,跟这位美丽的学姐相处,并不需要耗费太多的脑细胞,更不需要去费心思琢磨她想什么,更不需要担心,说错话会招来学姐的不快。

  总的来说,跟华惜芸待一块,他觉得很轻松,这是以往从未有过的感觉。

  喜欢她?

  与华惜芸并肩走在夜幕降临的崆县街道,在路人羡慕的目光下,杨宁忽然升起这样一个感觉,连他自己都吓一跳的念想。

  “应该不会吧?”杨宁不得不压下自己蠢蠢欲动的念头,“可能只是好感吧。”

  这不是杨宁不自信,试问,以他如今的身家,卓绝的能力,还有恐怖的家世背景,整个华夏,甭说杨宁配不配得上某个女人,该说某个女人配不配得上他!

  所以,杨宁产生这种念头的真正原因,无非就是他以前从未经历过这些,更鲜有产生这种复杂思绪的时候。

  即便以前曾有过那么一次两次,但都远不如眼下这般强烈,就仿佛潮起潮落一般,不断轰击着杨宁的内心!

  华惜芸不经意瞥了眼杨宁,嘴角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,“这个小男人,终于开窍了吗?”

  她并没有被动的去暗示什么,更没有主动的去明示什么,只是将杨宁肩膀上的小不点给拎了起来,然后放在手心里。

  “没想到,走着走着,又回到了原点。”华惜芸将睡着的小不点交还给杨宁,然后望着夜色下的日落桥,轻笑道:“我想在这待一晚上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杨宁将小不点放进兜里,看着率先朝日落桥走去的华惜芸,然后跟了上去。

  站在桥中央,华惜芸先是点燃几根买好的蜡烛,然后再次取出画板,并把折腾好的画架也摆好。

  “学姐,你还打算画画呀?”杨宁疑惑道。

  “白天还没画完,准确的说,这幅画,还没完成,当时思绪比较乱。”华惜芸轻声道。

  杨宁哦了声,就站在一旁,静静的看着华惜芸的背影。

  恰巧这时,一阵凉风吹过,杨宁注意到,华惜芸身子出现了些许发颤,这可是一个值得表现的时候,杨宁自然不会放过,默不作声的脱下外套,披在了华惜芸身上:“学姐,天气转凉了,你穿这么点,会着凉的。”

  华惜芸笑了笑,没有拒绝,只是随口说了句:“能不能帮个忙?”

  “当然可以,学姐,有事尽管说。”杨宁想也不想就点头了,这不废话嘛,美女请求,岂有不帮之理?

  “搂着我的腰,从背后。”

  什么?

  杨宁不可思议的瞪直了眼,他做梦都没想到,眼前这位学姐,竟然会提出如此过份的要求!

  不对,这已经不是过分不过分的问题了,而是强人所难呀!

  我勒个去,自己到底应该帮,还是不帮?

  帮的话,万一是这学姐心存试探,到时候给自己一耳光,然后呢?废话,自然就是风吹鸡蛋壳,财去人安乐了!

  可如果不帮,先不说会不会招致学姐反感,关键是万一人家真有这想法,那自己岂不是放跑了一桩大好事,这简直比别人送自己几十亿还要坑爹呀!

  对于这种到底应该当一回畜生,还是畜生不如的抉择,杨宁纠结到了极点,最后,他咬了咬牙,直接从华惜芸身后,抱住了对方的纤腰。

  手感极佳,柔若无骨!

  这是杨宁的感触,他身体有些僵硬,当然,他也感觉到,华惜芸的身体,同样出现了僵硬。

  正琢磨着是不是要立刻撒手的时候,忽然,华惜芸呢喃了一句:“这幅画,我想了很久了,别动,让我把它画完。”

  看着华惜芸提笔上阵,画中的粉红身影,背后出现了一个蓝色的男人身影,此刻,就跟他们一样,画中的男人,也在背后,搂着这个女人。

  “学姐,这幅画,你想了多久?”

  可能是觉得气氛有些暧昧,杨宁试图转移话题,毕竟不说话,远比说话更难受,因为他觉得,自己在这种暧昧的气氛下,还有鼻子嗅到的发香,身体已经出现了某种反应!

  华惜芸沉默,依旧在纸上描绘着那一男一女,半晌,等最后一笔落下,杨宁看到,这幅画旁边,有这么几个字——情定日落桥。

  与此同时,华惜芸用一种发颤的嗓音道:“你吻了我多久,我就想了多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