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77章 577 井水不犯河水

正文_第577章 577 井水不犯河水

  一切归于平静,杨宁眼下的气势顿消,没有了前辈高人那种恐怖的威压感,也没了让旁人心惊肉跳的敬畏感,只是如同一个稚嫩的学生,安静的站在那里,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。·

  可事实上,在场的人,就没一个内心能平静下来的,尤其是或多或少都挂了彩的陈家人,更是惶恐不安到了极点!

  尽管杨宁先前没展露任何的杀气,可这些人压根就不相信,拥有这等武学造诣的杨宁,会是那啥狗屁的善茬子!

  没听到人家刚才说,若是看不到何陆的爷爷跟爸爸,就要去他们陈家坐一坐,顺带着喝口茶吗?

  话说,你不会真以为人家是串门喝茶的吧?

  要是让这家伙也跑到陈家去散发一下王八气,恐怕一族的人都得挂彩吧?

  绝对不行!

  “幸亏只是把路给堵了,否则,真是不敢想象呀。”

  “是呀,亏咱们没把事情做绝,大哥,关于那东西?”

  陈老大跟陈老二私底下交流着。

  “这事已经轮不到咱们做主了,你觉得以咱们的能力,眼下还能谈条件吗?”陈老大苦笑道。

  看了眼舔着伤口缩着的一群陈家人,又看了看正跟何陆谈笑风生的杨宁,陈老二叹了叹。·

  “杨哥,这次多亏你了。”何陆一脸兴奋道:“刚才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  顿了顿,何陆像是想到什么,立刻讪笑着摆手:“不方便说也没事,我懂,我懂!”

  “你又懂什么了?”杨宁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这货,明明就一脸的探知欲,就差写脸上了,却还要装模作样,话说这货脸皮不是挺厚的嘛,也学会欲擒故纵的把戏了?

  “低调,杨哥,你这叫低调。”何陆立刻换上副严肃的脸色:“原来这就是高人风范呀,果然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!”

  先前被何陆带来的两个男人,也深以为然点头,当初他们也瞧见杨宁跟陈辉宏过招,觉得嘛,这年轻人确实有实力,不过当时两人的态度,完全就是抱着指点晚辈的心态,可如今嘛,就成了虚心讨教了。

  见杨宁抿着嘴笑了笑,不置可否的样子,何陆讪笑了几声后,立刻转过头,看着一脸铁青的陈辉宏,不阴不阳道:“我说陈辉宏,你到底是来干嘛的?”

  “我…”陈辉宏本能的想要说一句,自然是揍你丫的,可话到嘴边却愣是不敢往下讲,因为他看到杨宁冷冷的目光,下意识的,就打了个哆嗦。·

  “好像有人过来了。”

  杨宁笑着望向前方,何陆顺着望去,只见一个花甲老人,正跟一个拖着行李的男人缓缓走来,两人看上去相当狼狈,浑身上下就没一处干净的地方。

  “爷爷?”何陆立刻迎了过去,然后望向拖行李的男人:“爸,你跟爷爷没事吧?”

  “路上遇到山体滑坡,把出山的路给堵了,折腾了一天一夜,才跑出来。”男人一脸晦气的样子,摆手道:“阿陆,去,让你妈准备点吃的,我跟你爷爷都饿一天了。”

  见何陆没有动,男人皱了皱眉,正要训斥一番,却猛地发现,不远处的何园大门前,站着不少人。

  “陈家?”男人一眼就看到了陈老大,脸色有些不好看了。

  “又来找事是吧?”男人撇撇嘴,走到距离陈老大不足五十米的地方,沉声道:“你们到底有完没完?”

  “我们只是要拿回属于陈家的东西。”陈老大哼了哼,先是望了眼杨宁,见对方没有丝毫表示后,才沉着脸道:“何征禄,只要把信物还给陈家,我今儿放出话,咱们以往所有恩怨,都一笔勾销,从此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  原本这还一脸愤慨的男人,听了陈老大这话后,明显得露出意外之色,清了清嗓子,狐疑道:“你没骗我?”

  “大丈夫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”陈老大一字一顿道。

  “好!”

  何陆的爸爸何征禄欣然点头,然后望向那个跟何征平长得挺像的男人,吩咐道:“征友,去把信物取出来。”

  何征友愣了一下,有些疑惑不解,不过还是点了点头,跑回何园里,不一会,就抓着一个木匣子走了出来,然后在何征禄的示意下,将木匣子交给了陈老大。

  陈老大轻轻打开木匣子,仅仅瞥了眼,就将木匣子合上,深深的看了眼杨宁,然后摆手:“走,从今日起,陈家任何人,不准再到崆县。”

  “真走了?”

  坦白说,何征禄一开始还真就不相信,对于那所谓的信物,也压根不怎么感兴趣,因为这信物,无非是何陆跟陈家姑娘自小订娃娃亲用的,不过之后,两家人越闹越离谱,直接从亲家成了仇家,这婚事自然也没任何意义。

  所以,陈老大提出信物的时候,何征禄还持着怀疑态度,可看到陈老大说走就走,他这一刻,还真就有些发懵。

  何陆是清楚事情真相的,对那所谓的未婚妻,他相当不感冒,心里也没什么失落感,同时,还将一些之前发生的事,拣了些重点告诉何征禄。

  “真有这事?”何征禄眼睛瞪得大大的,他瞥了眼不远处的杨宁,然后又看了看何征友,待对方点头后,立刻有种荒谬绝伦的感觉。

  不仅是他,就连他老子,也就是何陆的爷爷,这一刻也是眼中精芒一闪,然后细细打量起杨宁。

  陈家四兄弟的能力,绝不一般,他能从何陆的形容中,结合陈家四兄弟的实力,来推断出杨宁能力的轮廓。

  该不会,这小子达到了煞的境界?

  这绝对不可能!

  “杨哥,要不再留一晚吧?”见杨宁再次告辞,何陆忙开口道。

  “阿陆。”杨宁还没说话,一旁的何征禄就板着脸道:“玩玩玩,就知道玩,现在你应该回学校,而不是拉着你的同学一块胡闹。”

  何陆缩了缩脖子,开口道:“可是…”忽然,他猛地一愣,我勒个去,貌似陈家人被吓跑了呀,甭管是真的假的,至少短期内,应该没胆子来了吧?

  既然这样,自己就没必要继续待在家里了呀!

  想到这,何陆立刻点头道:“杨哥,稍等一下,我跟你一块回学校,现在就去收拾行李。”

  “你身体不碍事吧?要不再多休息几天?”杨宁问了句。

  “没事了,这点伤不算什么,真说起来,陈辉宏那小子比我惨多了,他能走能跳,我如果还躺床上,不是显得自己忒没用?”

  何陆说了句,就挥了挥手:“杨哥,你等我会,我这就去收拾行李,别走呀,我很快就出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