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73章 573 真的只是报仇?

正文_第573章 573 真的只是报仇?

  第573章573真的只是报仇?

  板砖在手,天下我有!

  看着郑卓权这一脸无敌的姿态,陈辉宏可谓是荒谬到了极点,来之前无论他怎么想,恐怕都不会想到,有朝一日,自己会被人拍板砖,而且对于一块平日里看都懒得去看的板砖,破天荒的竟然升起了一种恐惧!

  尼玛,这是什么情况?

  看着杨宁用手抛着板砖,陈辉宏身体有些发寒,他很担心待会稍稍不留意,自己这张脸,就要再次被板砖临幸!

  嗖…

  毫无征兆出手,杨宁直接就将手中的板砖给扔了出去,造成的痕迹,绝不是所谓的抛物线,而是一条充斥残影的直线!

  “哎哟!”

  陈辉宏再次发出一声惨叫,他带来的那些人,一个个都露出荒谬之色,话说,这板砖不但扔得准,更是快到没谱!

  如今的陈辉宏,可谓是悲催到了极点,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一环接一环,到底还有完没完?

  更诡异的是,自己明明就已经开始躲闪了,谁成想,这板砖还是不偏不倚的砸到自己眼眶上,难不成这玩意还自带追踪效果?

  “咦,谁呀这是,动物园跑出来的?”陈辉宏捂着眼眶的手刚刚放下,就听到何陆的感慨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

  一开始,陈辉宏还没搞懂何陆在感慨什么,可听到自己带来的人,有一个偷偷跟他说,自个的眼睛成了国宝熊猫眼,顿时气得就想吐血。看最新章节就上网

  “可惜只有半边。”何陆继续感慨道:“如果另外半边也来那么一下,这货回家指不定连他爸妈都认不出来,铁定给送动物园拴着了。”

  “这还不简单。”郑卓权贼贼的笑着,立刻给杨宁递过去一块板砖,“杨哥,请笑纳。”

  另外半边眼睛看到郑卓权竟然又给杨宁递过去一块板砖,这一刻的陈辉宏,眼皮猛跳的同时,也升起一个念头,就是找地方躲!

  如果再挨一板砖,他觉得,自己恐怕就要丧失活下去的勇气了!

  这简直就是耻辱呀!

  嗖!

  还没等陈辉宏有对策,杨宁就再次毫无征兆的朝他掷来一块板砖,位置好死不死,正是冲着他另半边眼睛来的!

  尼玛!

  还有完没完了?

  陈辉宏悲催到了极点,眼看着这块砖头就要砸向他的眼睛,他本能的合上眼,等待着板砖的再次临幸。

  只不过,等了好一会,都没感觉到头部传来头疼,他有些茫然的睁开眼皮,入眼,是一只手,轻易的抓住了距离面门不足一个拳头距离的板砖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

  “四叔。”陈辉宏露出恭敬之色,同时也是长出一口气。

  “年轻人,很狂妄嘛。”

  这个中年人气定神闲看着杨宁,态度谈不上倨傲,却是一种杨宁更为反感的高高在上,就仿佛他站在食物链的顶端,而杨宁,却只是在底层苦苦求存。

  杨宁之前并没有太留意这个中年人,只知道他是先前那波人中,几个并没有动的其中一个。

  看着眼前这中年人,杨宁微微蹙眉,直觉告诉他,这家伙,不是个普通角色,而且,应该跟佐藤隆一是同一个档次的。

  对付这种人,凭借着二星攻杀术,杨宁还是信心十足的,更何况,如今五项属性满值,他就更没有输的道理了。

  “看来你不仅狂妄,还很不懂得礼貌,我就代你父母教育教育你,让你知道,在这个社会,要分得清尊卑有序!”

  话音刚落,这中年人就不可思议的在原地消失了,这一幕甭说郑卓权,就连华惜芸也露出诧异之色。

  郑卓权是个正儿八经的普通人,根本没接触过这种不为人知的世界,至于华惜芸,虽说也拥有傍身武艺,可这自由搏击术,跟跆拳道、空手道、柔道、散打其实都一样,只能算是体术,不能算功夫。

  对于真正的功夫,她长这么大,也只是在一直跟在她爷爷身边的京警卫那见过一次。

  功夫在她的人生字典里,虽说算不是一片空白,但也仅仅只有为数不多的星点笔墨罢了。

  反观杨宁,在看到这中年人消失的那一刹那,近乎本能的扭过头,目光凝视着右侧,同时,身体也本能的退了数步。

  “嘿,有点本事,果然有狂妄的本钱。”这中年人冷冷笑了笑:“不过,这样还远远不够!”

  一爪挥空,中年人并不气馁,也不恼怒,相反,脸上还透着某种意义上的欣赏,就仿佛长辈在考校晚辈似的闲庭漫步。

  杨宁冷冷的瞥了眼这中年人,随即嘴唇动了动,攻杀术在第一时间启动!

  由于对杀气的运用早已经得心应手,所以杨宁能很好的控制住体内的杀气,不至于让它们溢出,这也导致,陈辉宏的这位四叔,对杨宁有了一个错误的判断。

  因为他看到杨宁朝他攻来,出奇的竟然露出不屑,因为就冲着杨宁如今的行为,他觉得,这个狂妄的小子,简直到了全身皆破绽的程度。

  “看来我倒是抬高你了。”中年人冷笑,立刻出脚,打算以丰富的经验,将杨宁给绊倒。

  咦?

  原本一脸势在必得的中年人,忽然露出意外之色,而接下来,他的瞳孔猛地一缩,想也没想,就抽身暴退!

  滋滋…

  看着被划开的上衣,中年人脸色骤冷,沉声道:“没想到,你还有这么一手。”顿了顿,若有所思瞥了眼杨宁手中的匕首,傲然道:“只可惜,依仗外物,却不追究己身的强大,终究落了下乘。”

  “你还真是个话痨子。”

  杨宁撇撇嘴,暗呼一声可惜,如果先前再快那么半秒,应该就能对这中年人造成伤害了,绝不仅仅只是划破上衣那么简单。

  “别浪费时间了,咱们还有要紧事做。”

  正当杨宁考虑下一步棋该怎么走时,忽然,又有一个中年人开口了。

  要紧事?

  不但杨宁皱眉,就连何陆,以及在暗处看戏的何家人,也都露出疑惑跟戒备之色。

  看起来,这个中年人,同样身份特殊。

  那么,这些人聚在这里,真的只是为陈辉宏报仇吗?

  绝不是!

  这个想法,在很多人脑海中回荡着,陈家这么做,一定有目的!

  “小子,原本还打算跟你好好玩玩,教你怎么做人,不过现在看来,得跟你动真格的了。”

  杨宁冷冷的看着把自己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堵住的四人,每个人,都让杨宁产生某种面对佐藤隆一的感觉,甚至还要强烈一些。

  这是要一个打四个吗?

  对于双拳难敌四手的说法,杨宁过去认同,可如今,是浑然不在意,要知道,凭借的特殊效果,杨宁最不怕的,就是群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