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63章 563 义庄?

正文_第563章 563 义庄?

  何陆嘴角抽了抽,他尽管沉默着,可当面被这男人冷嘲热讽,显然心里并不平静。·

  最终,他还是忍了下来,攥紧的拳头也松了,看着这男人高傲离开的背影,暗暗叹了口气。

  这种场面,使得杨宁跟郑卓权不由得互视一眼,均看到对方眼中的疑惑不解。

  “他是我堂叔,平日里说话难听了点,但心肠不坏。”

  这话说得实在太勉强,甭说杨宁跟郑卓权,恐怕连说这话的何陆,都不见得信。

  当然,杨宁也不点破,只是望着面前这座占地面积庞大的四合院,笑道:“看不出来,你家挺大的嘛。”

  本以为,将话题转移到其他地方,何陆会十分乐意的顺杆子往下爬,谁成想,他最后低着头,又变得沉默了。

  一旁的郑卓权忍不住开口:“我说你这家伙最近是怎么了?我都快怀疑你是不是被人掉包了,或者你是何陆的孪生兄弟。”

  出奇的,对于郑卓权的牢骚,何陆并没有回嘴,反而低着头,迟疑道:“你们真要进去?”

  “我说你不是吧?都站在你家大门前了,还这么婆婆妈妈的?”郑卓权捂着额头道。

  “不欢迎我们吗?”杨宁笑了笑。

  “我就是担心,你们知道我家情况后,会…”

  看到何陆犹豫不决的样子,杨宁不由开口:“是担心我们知道你家里的事,会对你疏远?”

  何陆不说话,看样子算是默认了,一旁的郑卓权喊道:“开门,让我们进去,大家还能做朋友!”

  “你家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华惜芸歪着头,开玩笑道:“该不会真是什么不法组织吧?”

  “没有。WW·”何陆忙摆手。

  先是深吸一口气,然后何陆就要开口解释,但在这时,杨宁等人身后,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铃声。

  这一刻,杨宁注意到,何陆的脸色,竟然猛地一变!

  近乎本能的转过身,入眼,是一辆被两匹马拉着的木车,木车上,坐着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,这个男人看上去顶多四十来岁,气色很差,给人的感觉,有些不健康。

  他的皮肤很白,应该很少出现在阳光的照射下,杨宁注意到,他的脚下,正用黑布盖着两团东西,看上去,就像是…尸体?

  下意识的就想要挡住华惜芸的视线,可当他望向华惜芸的时候,却发现这妞竟然很平静的看着这一幕,这让杨宁不由一愣。

  拜托,以这妞的智商,杨宁可不相信,这妞看不出黑布盖着的是什么玩意?

  作为一个女孩子,难道就不应该对这些普通人觉得邪门的东西,感觉到一丢丢的惊慌失措?

  还是这妞天生胆大,或者反应比常人慢一拍?

  坦白说,杨宁认为,他宁可相信后者,也不愿相信前者,没看到一旁的郑卓权,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了吗?你说作为一个男人,而且是充满血性的好男儿,怎么就表现得这么挫?连个妹子都比不过?

  丢人呀!

  “忘记我跟你说过,我是一名法医吗?”

  看到杨宁吃惊的样子,华惜芸展颜·

  杨宁不由露出释然之色,暗道这妞还真不是吓唬自己的呀?敢情人家是真的从事这行业,乖乖,那岂不是说,这妞见过的死人,比自己还多咯?

  缓缓转过身,杨宁不可思议的望向何陆:“你家是古代那种义庄?”

  所谓的义庄,无非就是现代人口中的太平间,放在古代,义庄就是存放棺材的地方,这棺材里,多数都装着尸体。

  这岂不是说,何陆这片气派非凡的四合院,其实就是一个死人窝?

  难怪何陆一而再再而三不想自己这些人来他家,像这种身份,已经不是尴尬与否的问题了,完全能上升到让旁人恐慌甚至避之不及的高度!

  “阿陆,你怎么还在外面溜达呀?”坐在木车上的黑衣男人望了眼杨宁等人,然后朝何陆笑道:“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吧?”

  “同学,跟我一个寝室的好哥们。”何陆笑着回应,看得出来,他跟眼前这黑衣男人,关系很不错。

  见郑卓权直勾勾盯着自己脚下的两具尸体,黑衣男人笑道:“别怕,都死了个把月了。”

  “真是死人?”郑卓权有些失态的问了句。

  这黑衣男人疑惑的望向何陆,不解道:“你没跟你的同学解释过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何陆尴尬的摇了摇头,然后拍了拍郑卓权:“我说你平时不是说自己胆子很大吗?今儿怎么了?瞧你这怂样,知道怕了吧?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得瑟!”

  看到杨宁跟华惜芸都没有露出太多异色,或许是最大的那块心结解了,眼下的何陆,渐渐恢复了平日里的面貌。

  “我…”话还没说完,郑卓权就如同斗鸡眼似的,然后身子一软。

  幸亏何陆眼疾手快,才不至于让郑卓权摔倒在地,看着昏过去的郑卓权,何陆撇嘴道:“怂货,让你别来,骗以为我做贼心虚,现在知道厉害了吧?”

  “没事的,这货神经挺粗的,过一会,估计就能适应了。”杨宁隐约看到何陆眼中的担忧,安慰道:“不请我们进去坐坐?”

  “好,走。”何陆弯了弯腰,直接就将郑卓权背到背上,然后在前面引路。

  随着一阵厚重的开门声响起,杨宁也看清了内里的情况,由于之前并没有利用查探,所以直到推开门,杨宁也不清楚里面的布局到底啥样。

  不过很明显,单说眼前这一幕,着实跟杨宁先前料想的有些出入。

  “是不是很意外?”黑衣男人从木车跳了下来,然后拉着马缰,与杨宁等人步行。

  “是挺意外的,我本以为…”

  “以为里面应该摆放着很多披麻戴孝的玩意?然后地上全是钱纸蜡烛香?广场这里,更应该摆放几十口棺材?”

  黑衣男人笑呵呵的,说得杨宁不由一愣,紧接着就是尴尬了。

  “如今是法治社会了,要不是老祖宗一代传一代,恐怕这门手艺,早就在何家失传了。”

  黑衣男人摇头叹道:“再者,说是手艺,可现在比不上解放前了,如今死了人,一般都不会往义庄送了,发生命案也好,客死异乡也罢,都属于警察同志们的份内事。至于正常的生老病死,一般的家庭,都会选择自己解决,富贵人家更是请人做法事,然后寻一处风水好的地方葬了。”

  “人都是要生活的,想要过得好,就必须赚钱,不然就得饿死。”说到这,黑衣男人面露苦涩:“如今还肯待在家族里的,何家已经没多少人了,就连阿陆,他也…”

  “我只是想念书。”何陆很随意的样子。

  黑衣男人叹了叹,正要说什么,不远处,却被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断。

  “你这小子,还真敢把外人往家里带?真不把家规当回事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