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62章 562 何陆的家

正文_第562章 562 何陆的家

  保密?

  确定这只是一次很正常的礼节性登门拜访?

  怎么听上去,跟地下特务搜集情报一样?

  杨宁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,反观郑卓权却好奇道:“话说,你家到底在哪?该不会一直从事违法犯罪的勾当吧?”

  “你胡说八道些什么!”何陆不满的哼哼。·

  当然,考虑到待会还有事情要做,何陆自然不会跟郑卓权在这种问题上斤斤计较。

  “杨哥,要不咱们就走吧。”何陆笑道。

  “再等个人,很快就下来了。”杨宁有意无意的瞥了眼电梯方向。

  听杨宁这么一说,何陆反倒是安静下来,好奇道:“等谁呀?孙思溢?”

  杨宁没有回答,反而是郑卓权在旁鼓噪道:“一个能让你过目不忘的人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带着怀疑的态度,何陆同样也望向了不远处的电梯门方向,他还真想看看,到底谁谱这么大,不但最后一个到场,甚至还能让他过目不忘。

  一小会后,只见一个妙龄女子,正微笑着走了过来。

  看着站在面前,正微笑示人的华惜芸,何陆不可思议道:“该不会,你口中说的人,就是她?

  也难怪何陆无法相信,毕竟在他的人生字典里,杨宁或许有可能,但他,还有郑卓权,都不可能结识这种级别的美女。WW·

  “你说对了,还真就是她。”看着何陆一惊一乍的模样,郑卓权顿时升起某种优越感,然后,就开始通过眼神,对何陆进行了一番鄙视。

  “小家伙,想我没有?”看着从杨宁兜里钻出来的小不点,华惜芸立刻打起了招呼。

  唧唧…唧唧…

  看着小不点跟华惜芸很友好的大眼瞪小眼,郑卓权甭提多郁闷了,暗道小不点莫非真是个公的,否则,又怎么解释,他跟华惜芸,在同一件事情上,竟然出现天与地的待遇!

  “傻啦吧唧看什么看。”

  看到何陆一脸痴呆的傻样,郑卓权忍不住推了推这货,等他清醒后,立刻附在其耳朵上说着一些不为外人道也的悄悄话。

  何陆越听,眼珠子就瞪得越大,他做梦都没想到,就在自己请假的期间里,杨宁竟然拥有这么骚包的奋斗史,简直就是吊打一切高富帅的节奏呀!

  试问,这才认识几天呀,当初无非就是题了几个字,就这么简简单单,把一个活生生的美女泡到手了?

  这一刻,甭说郑卓权,就连何陆,也升起一种不真实的感觉,对于杨宁,他跟郑卓权一样,都有着·

  高手呀!

  瞧着这两个坑货相当猥琐的表情,杨宁用屁股想,就知道这两坑货没怎么安好心,不过考虑到美女在前,多少也得表现出绅士风度,对吧?

  “好了,咱们走吧。”何陆顺手拦下一辆出租车,然后转身望着杨宁跟郑卓权,“千万要保密呀。”

  “行了,磨叽。”郑卓权不耐烦的摆了摆手。

  在何陆的指挥下,这辆出租车左拐右拐,愣是拐了大半个小时,才来到一处田园,看着这片田园风情,杨宁跟郑卓权,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  “你住在这里?”郑卓权揉了揉眼睛,失声道:“这年头,果然什么人都有呀,这就是你嘴里提到的豪宅?”

  豪宅?

  嘿嘿,对郑卓权来说,这两个字就是个笑话!

  不远处,那是足以位列全球十大危房的小院子,关于那地方能不能住人,郑卓权不清楚,可他觉得,敢住到里面的,要么有着大无畏的勇气,要么就是个不怕死的疯子!

  何陆整张脸胀红,咬牙道:“什么眼神?我有说过那地方是我家吗?”

  “不是呀,那就好。”郑卓权立刻拍了拍胸口:“尽管没指望住你家,但好歹得蹭一顿饭吧?话说如果你家真这模样,我八成没什么口福了。”

  何陆正要跟郑卓权好好辩一辩何谓狗眼看人低的道理,但华惜芸却轻笑道:“我觉得,这地方挺不错的,环境好,空气也好,不比北方那些大城市,环境相当恶劣,时不时就来一次雾霾。”

  “杨芸学姐,如果你以后打算到这里生活,欢迎找我。”

  看到杨宁略显不善的眼神,何陆差点就想扇自己耳光,赶紧解释道:“我是说住的地方,瞧瞧,看见没有,从这,对,从这开始,到那边,全是我家的土地。”

  我勒个去,真的假的?

  郑卓权一脸不相信,觉得何陆在吹嘘,不过杨宁却从这坑货眼里,看出一种叫底气十足的玩意,坦白说,何陆平日里不显山不显水,还真没想到,他家竟然是那种坐拥良田百亩的土财主。

  跟着何陆走了好一段路,直到郑卓权累得够呛时,走在最前面的何陆才道:“看,那里就是我家了。”

  杨宁跟郑卓权立刻顺着何陆指的方向望去,反观华惜芸,似乎一点要看的**都没有,只是跟杨宁并肩前行。

  别误会,这与情侣间的散步毫无联系,她之所以这样,无非就是可以逗弄一下杨宁肩膀上的小不点。

  眼下,即便是郑卓权,也有些相信外面那上百亩田,真是何陆家的,甚至于,他还觉得,何陆应该也是个有钱人家。

  因为,他们看到的房子,竟然是一座占地面积很广的四合院,隔着老远望过去,感觉就像是一座百年前的王府!

  “何陆,你偷偷跑出去也就罢了,竟然还敢带着人来?”

  当渐渐走近,甚至于何陆就要喊门时,忽然,后方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。

  杨宁注意到,说话的这个人,年纪看上去四十多岁,皮肤有些黑,不过下盘很有力,步伐飘忽,这绝对是经过长年累月磨练,才能养出来的自然而然。

  看着这男人的眼睛,里面竟然折射出让杨宁不解的嫉恨,又看到何陆脸上出现的尴尬跟慌乱,他立刻就意识到,恐怕这座四合院,怕是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安宁。

  难不成,何陆一直对家世遮遮掩掩,恐怕最关键的原因,绝不是所谓的低调做人,高调做事,而是身不由己,确切的说,是自我抑制。

  “杨哥,看来我有点错怪何陆了。”郑卓权是长脑子的,而且脑子还不错,立刻就得出结论来。

  “我爸跟我妈都同意了。”何陆硬着头皮道。

  “同意?”这男人先是冷笑着望了眼杨宁、华惜芸跟郑卓权,继续道:“我不管谁同意,谁又不同意,我就问问,家规还有没有效?”

  “当然有。”何陆下意识回了句,可刚说完,他就后悔了。

  只见这男人似笑非笑道:“既然这样,那么就让那些家伙出来吧,要进这门,自然需要付出相应的考验。”

  说完,他不屑的扫了眼杨宁等人,最后目光在何陆身上定格:“劝你少玩一些小孩子的把戏,不是每次都有人给你擦屁股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