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61章 561 特别的眼神

正文_第561章 561 特别的眼神

  “什么?你们到崆县了,就在我老屋那?”

  电话那头的何陆,语气中,透着不可思议,足足好一会,他才尖叫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?来之前,干嘛不提前说一声?”

  “好端端的你鬼叫个什么劲?”郑卓权不得不将耳朵边的手机挪开一些,嘀咕道:“我们这不是担心你嘛,特地过来探望一下,怎么你好像很不高兴似的?还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。·”

  听着郑卓权不满的调调,何陆显然也意识到自己情绪化了,干笑道:“这不是被你们吓到了吗?”

  “好了,甭废话,赶紧过来接我们,你该不会打算让我跟杨哥,在你老屋外面喝西北风吧?”郑卓权催促着。

  “这个…”电话那头的何陆陷入到沉默中。

  一直没听到下文的郑卓权,不得不开口:“何陆,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是不是不高兴我们来呀,你说句话,我跟杨哥立马回华海。”

  “不是的。”何陆赶紧开口,吱吱唔唔道:“只是现在不…不方便,要不…你们在崆县多玩几天,等我腾出手了,就过来招待你们,行不行?”

  “得,何陆,我算是认清楚你这小子了,平时没看出来,原来你这小子,真是挺缺心眼的。·”

  坦白说,郑卓权是真生气了,他多少也算是特地跑来探望的,话说你这家伙若因为家里有事,不方便招待,郑卓权自认不是不懂事的人,也能理解。

  可眼下呢?

  听口气,怎么像是打发咱们?或者说,有种赶人走的调调?

  杨宁在旁边听不下去了,说了句我来吧,然后就从郑卓权手里接过电话。

  “何陆,是我,家里是不是不方便?不方便的话,我跟桌权等明早就回华海。”

  “不是,杨哥,这样吧,你们先在崆县住一晚,我明儿一早,就去县城接你们。”

  何陆像是做出了某种人生的决定一般,语气透着一股让杨宁愕然的庄重,还有一种很难形容的决心!

  我勒个去,话说自己不是管他要钱吧?好像这趟来,是探望何陆的吧?

  怎么听口气,人家好像不这么想,反而像是面临某种抉择,如同上断头台一般慷慨就义的感觉?

  尽管搞不清楚,何陆这货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,什么样的立场,说出这么一番话来,但挂断电话的杨宁,还是想到最实际的问题,那就是果腹。

  三人拖着行李箱,行走在崆县的夜市,对于吃喝,杨宁跟郑卓权倒是没太多讲究,不过却担心华惜芸吃不惯,不过看着这妞吃得津津有味,杨宁肚子里的担心立刻荡然无存。·

  “何陆这家伙真不够意思。”找了家还算过得去的宾馆住下,杨宁跟郑卓权同一间房,刚洗完澡,擦干净身上水迹的郑卓权,立刻抱怨道:“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,你说屁大点的崆县,这货连走几步都不乐意,竟然晾咱们一晚上。”

  顿了顿,郑卓权郁闷道:“我现在挺后悔来这的,简直就是热脸往冷屁股凑嘛。”

  “可能何陆家里面真有事。”杨宁随口笑道:“行了,也甭抱怨了,坐了大半天车,我也累了,休息会吧。”

  唧唧…

  杨宁刚关台灯,小不点就钻到杨宁胳肢窝里,这小家伙就喜欢往暖和的地方凑,假设哪天如果杨宁不在身边,它铁定睡不着。

  郑卓权对此早已习以为常,嘀咕着也将身边的台灯给关了。

  “杨哥,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挺奇怪的。”躺在床上的郑卓权忽然开口道。

  “奇怪?”杨宁有些不解。

  “你有没有发现,杨芸学姐看你的眼神,很特别吗?”

  “特别?哪特别了?我怎么没发现?”杨宁显得很疑惑。

  郑卓权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:“我觉得自己其他本事没有,但看人还是挺准的,我之前就觉得,杨芸学姐看其他男人,总会露出一种疏离感,唯独对你,总含着一种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味道。”

  “味道?”杨宁翻了翻白眼,暗道这郑卓权该不会是没话找话吧?虽说自己不需要养精蓄锐,但也没沦落到这么无聊的程度,要靠脑洞大开,来打发夜晚时分。

  “对,就是那种…怎么形容呢…好像就是认识很久很久的朋友,重逢后的欣喜跟依恋。”郑卓权给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毛病。”杨宁撇撇嘴道:“你如果闲着没事做,可以穿条内裤,然后到街上转一圈。然后,就会有人报警,说在大街上遭遇一个变态狂,接着你就被抓到局子里,到时候,你就会觉得,能眯眼躺着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”

  郑卓权愕然道:“杨哥,你这话太高深了,到底想表达什么?”

  “睡觉!”杨宁生硬的吐了两个字,然后被子蒙头,侧着身,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。

  郑卓权耸了耸肩,重新躺了下来,不一会,就发出匀称的鼾声。

  “被这货一提醒,好像我也有这种感觉呀,还真是奇了怪了,会不会是错觉呀?我们明明就没见过,算了,不想了…”

  杨宁想了会,就彻底放弃了这伤脑的问题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郑卓权就被一阵铃声吵醒,是何陆打来的,说是已经在宾馆下面等着了。

  等杨宁跟郑卓权下楼后,立刻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何陆,刚见面,郑卓权就劈头盖脸一阵数落:“话说你来得挺早嘛,还以为又要晾我们大半天,怎么昨晚就没这么积极?”

  说完,郑卓权不情不愿看了眼手表,嘀咕道:“这才七点多。”

  “这不急着来见你们嘛。”何陆尴尬笑了笑。

  “急?”不说还好,一说郑卓权就更恼火了:“足足一个晚上,鬼影都没见着,你竟然还敢说急?”

  “当时不太方便呀。”何陆更尴尬了,他也理亏,所以没跟郑卓权拌嘴,毕竟他明白,人家是关心他,所以才会特地跑来崆县。

  “杨哥,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?崆县是不大,相对也落后点,但还是有几个景点的,要不我带你们到处玩玩?”何陆搓了搓手道。

  “我们来这不是旅游的,主要是担心你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就是,可惜好心被当成驴肝肺。”郑卓权撇嘴道:“去你家吧,待会买个果篮,探望一下你爷爷。”

  “这不太好吧,哪用这么客气?我爷爷身体也快恢复了,不过医生叮嘱,要多注意休息,所以…”

  何陆话没说完,就被杨宁插口道:“何陆,你这谎话可一点不高明呀。”

  咽了口唾液,何陆也清楚,自己临时编造的台词,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当下摇了摇头,叹道:“罢了,再说下去,就真的不够哥们了,我这就带你们去我家,不过先说好,这事得保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