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60章 560 试探

正文_第560章 560 试探

  靠,这是人话吗?

  杨宁脸色不好看了,因为这听起来,怎么有种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味道?

  万一被面前这美丽的学姐给误会,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,那很可能就得惨遭淘汰呀!

  “杨芸学姐,这个红宝石,是不是很贵呀?”杨宁尴尬道:“要不我改天再买一个还你吧?”

  “其实,我比较担心它会不会吃坏肚子。·”华惜芸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小不点的腰腹。

  “应该没事的,它以前也干过类似的事。”既然察觉到小不点的非比寻常,杨宁自然得编造一个谎言,来安抚旁人的情绪。

  “真的经常干?”一旁的郑卓权,忽然露出不可思议之色,一惊一乍道:“杨哥,我刚只是说着玩,没想到,你真这么败…咳咳咳,这么豪气呀,搞得我也想变成宠物了。”

  “哪凉快哪去!”杨宁瞪了眼口无遮拦的郑卓权,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?尼玛,这货该不会成心的吧?

  郑卓权悻悻然笑了笑,不过这模样在杨宁看来,绝对是笑里藏刀的贱人,还是贼贱的那种,正琢磨着怎么轰走这坑货,谁成想,耳边竟然响起这么一句话来。

  “它真喜欢吃宝石?”华惜芸忽然捏着下巴,露出·

  郑卓权立刻笑了,就想要学着何陆煽风点火的本事,杨宁已经做好了各种防备,可华惜芸却认真的点头道:“虽然这习惯不是很好,不过如果它真喜欢,以后倒是可以多买点放着,给它当口粮也不错。”

  郑卓权愣住了,杨宁也傻眼了,我勒个去,这才是地地道道的败家子…不对,败家女呀,确定说的是宝石,不是狗粮?

  这玩意也能多买点放着?

  就为了让这只小不点馋嘴的时候,不至于饿肚子?

  暗暗咽了口唾液,郑卓权扭头就走,这货早已经泪流满面了,也深刻体会到,啥叫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!

  眼下,他也不惦记华惜芸的闺房密友了,因为他觉得,自己养不起呀,就算他老子从清官成了贪官,估摸着也承受不起这么败家的儿媳妇。

  似乎觉得小不点对自己的排斥没那么大了,华惜芸壮着胆子,将小不点给拎起来,放到自己手心里。

  看着小不点眯着眼,很舒服的趴着酣睡,她的脸上,出现了一种难言的温柔。

  这看似只是一段插曲,但杨宁自始自终都没有忘了这事,看到华惜芸眼睛微微眯起,显然有些困乏的样子后,杨宁立刻从中,取出一块巴掌大的翡翠放在兜里。·

  没反应?

  看着小不点依旧酣睡着,杨宁有些不死心,然后花了一些数量不值一提的积分,从中,兑换了一块绿宝石。

  就在这时,小不点忽然睁开眼睛,同时四脚着地站了起来,红扑扑的眼珠子,更是望向了杨宁放着绿宝石的裤兜。

  也在这一瞬间,杨宁当即将绿宝石放到里,而小不点也在下一秒,原本透着蠢蠢欲动的眼神,变成了一种让人怜爱的茫然,歪着小脑袋,看着杨宁原先放着绿宝石的裤兜,很是不解。

  足足半分钟后,它才甩了甩脑袋,继续匍匐在华惜芸的大腿上,眯着眼酣睡。

  直到这一刻,杨宁才长出一口气,与此同时,内心也充满了兴奋与狂喜!

  难不成,这小家伙不仅仅会吞宝石,还对宝石相当敏感?

  就是不知道,这小家伙的感应距离有多少?

  杨宁悄悄起身,坐到一米开外的另一张椅子上,然后从中,再次取出绿宝石。

  这一刻,他又惊喜的发现,小不点再次睁开小眼睛,然后表现跟之前一模一样!

  杨宁依葫芦画瓢,不断尝试着小不点的感应距离,最后,他得出一个结论,那就是在五米内,小不点的感应强度没有差别,但出了五米范围,感应就相对被削弱了,十米开外,几乎感应不到。

  当然,杨宁并不失望,相反,他还精神抖擞,暗道这么小,就如此厉害了,那么长大后,感应的范围有多大,怕是只有天知道了!

  大概两个多小时,杨宁、郑卓权跟华惜芸,才拖着行李箱出了隆河市的高铁站,顺手拦下一辆出租车,就准备前往汽车站。

  “师傅,能不能载我们去崆县?”上车后,华惜芸忽然开口,说完,她看了眼疑惑不解的杨宁跟郑卓权,笑道:“时候也不早了,如果再转车,到崆县恐怕就得天黑了。”

  “不去呀,我这车可是…”

  “一千块。”

  开车的师傅还没说完,华惜芸就伸出一根手指头。

  见开车师傅露出纠结之色,华惜芸再次伸出一根手指头:“两千。”

  “行,不过我要先收钱。”开车师傅点头道。

  “去银行吧,我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金。”华惜芸随口说了句。

  这开车师傅笑着点头,正要启动车子,杨宁就从翻了翻背包,很快,他就取出一叠红人头,朝开车师傅递了过去:“不用那么麻烦,我身上刚好带着。”

  郑卓权跟华惜芸都没有说什么,前者可是相当清楚杨宁身价不菲,这完全就是当代败家子的楷模,连宝石都能给宠物当粮食,这两千块,压根打牙祭都嫌寒碜。

  至于后者,对杨宁的了解就更深了,她远比郑卓权更了解杨宁的身价。

  开车师傅笑呵呵接过钱,立刻启动车子,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的,虽说这一来一回,倒是要折腾不少时间,算上油钱,还有过桥过路的费用,折合起来也得三四百块,不过与赚得的收益相比,简直就不值一提。

  等一行人进入崆县时,已经临近傍晚,对于这处陌生的地方,下车后的郑卓权,立刻就扮演着打探消息的角色,不一会,就问到了何陆家的地址。

  拦下两辆三轮车,一辆自然是杨宁跟华惜芸乘坐,另一辆,就是苦逼的郑卓权,外加三个行李箱。

  毕竟是按目的地收费,倒也不担心这些三轮车左拐右拐骗行程费,不过看着眼前这幢两层高的房子,不管是杨宁,还是郑卓权,又或者华惜芸,都露出怪异之色。

  “你们确定,这是你们同学家?”

  也难怪华惜芸露出不确定之色,因为借着渐渐昏暗的光线,杨宁跟郑卓权看得很清楚,眼前这幢房子,简直跟危房没什么两样,而且里面也没有灯亮着,甚至于,住在这附近的居民也很少。

  “看门牌,应该错不了。”对比了一下何陆的身份证复印件后,郑卓权一脸无奈。

  “有可能何陆搬家了,不过身份证还用着老地址。”杨宁摆手道:“反正人都到了,直接给何陆打电话吧,问问他怎么一回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