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47章 547 怒闯郑氏!

正文_第547章 547 怒闯郑氏!

  嘟…

  将录音笔关掉后,郑玉康脸色阴沉到极点,他深吸一口气,望着一旁开车的杨宁,皱眉道:“你是怎么找到这来的?”

  “重要吗?”杨宁依旧目视前方,保持开车的动作。WW·

  郑玉康沉默下来,他也知道,眼下问这些,显得很多余。

  “是你那个保镖请我帮忙的。”杨宁缓缓道。

  “他没死?他还好吗?”郑玉康忽然露出激动之色。

  “死倒是没死,不过情况不太好,相比较你的完整…”

  说到这,杨宁减缓车速,同时撇过头,瞄了眼郑玉康的裤子。

  一直注意杨宁神色的郑玉康,在看到这货的举动后,哪还不知道这货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,顿时整个人就气得够呛,“看够了没有?要不要把车停下来,我再把裤子脱了,方便你瞧清楚些?”

  “闭嘴,基佬,我不搞基!”杨宁脸色绿了,因为他瞧见,郑玉康这条疯狗,真打算去解皮带!

  “你!”

  郑玉康恼怒的指着杨宁,想说什么,可最后却忍住了,只是气呼呼的坐在副驾上,把头转到车窗边。

  以前的郑玉康,他的逆鳞,就是不准任何人挑战他的狂妄,可眼下,他的逆鳞无疑又多了一条,那就是节操!

  打今儿起,如果谁敢再跟郑玉康提基情两个字,说不准这货就会神经大条,然后毫无征兆的朝说出这两个字的家伙,甩出·

  当然,这还是最好的情况,至少杨宁觉得,以眼下郑玉康的精神状态,甭说基情两个字,就算是谐音激情,估计都能把这货刺激得一塌糊涂!

  “他到底怎么了?”半晌,郑玉康打破沉寂,忍不住问了句。

  “能怎么样?”杨宁叹了叹:“无非就是以后不能保护你了,少了条胳膊,断了条腿,腿估计还能治,但不要太乐观。至于胳膊,估计是接不回去了。”

  杨宁并非无的放矢,因为之前跟毒牙见面时,他就偷偷观察过毒牙的身体状况,发现毒牙断臂处的神经,已经全面溃烂,想接都接不了,这绝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。

  听了杨宁这些话,郑玉康出奇的沉默下来,如今看上去,哪还有华海第一疯狗的模样,简直就是斗败的小公鸡,颓废得不要不要的。

  “我对不起他。”良久,郑玉康咬牙道:“以我的身份、地位,还有财富,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,我都要治好他。”

  “你被关久了吧?”杨宁撇嘴道:“消息这么闭塞,不知道现在郑氏已经改朝换代了吗?”

  “是不是李玉书?”郑玉康并不意外,只是随口问了句。·

  “你知道了?”杨宁好奇道。

  “不知道,不过猜的话,也能猜出来,李玉书这家伙躲在暗处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,他巴不得我倒霉,然后暗中发难。”

  郑玉康一副很了解李玉书的模样,可说着说着,他再次皱眉:“这事该不会跟李玉书有关吧?如果这事是裴永轩干的,兴许我还能理解,可如果是李玉书,我就真不懂了,因为这并不像是他的作风。”

  “你还有心思琢磨分析这些无关大局的理论?”杨宁摇头道:“不知道每耽搁一秒,你被踢出董事会的可能性,就要增大一分吗?”

  “踢出董事会?”郑玉康沉声道:“那些人真的按耐不住了?”

  顿了顿,郑玉康话锋一转,脸上透着一抹诡笑:“他们想也别想,除非我自己愿意,否则,他们所做的一切,都是徒劳无功的!”

  说到这,郑玉康又补了句:“先去郑氏集团,我倒要看看,他们这群王八蛋,到底想搞什么花样!”

  坦白说,杨宁对郑玉康并不了解,不过通过这阵子的接触,他发现,以往对郑玉康的印象,有些片面了。

  或许,这货狂妄嚣张,在某些方面,确实容易引起旁人的反感,但不代表这货就没有作为男人的忠义跟血性。

  就说毒牙这事吧,自从得知毒牙的境况后,他一直处于某种自责中,并没有因为毒牙成为废人,而对这个保护他多年的男人,升起丝毫的冷落。

  当下了车,重新走进郑氏集团时,郑玉康立刻摇身一变,成为了杨宁印象中无法无天的郑疯狗,对于旁人的指指点点,他压根连看一眼的想法都欠奉,甚至有一些职员忐忑不安跟他打招呼,他也是丝毫不搭理。

  砰!

  一脚将会议室的大门给踹开,里面还在进行讨论磋商的众人,第一时间望了过来。

  当看到出现在会议室门前的郑玉康后,一群人脸色各异,有阴沉的,有难以置信的,也有激动、喜悦的。

  立刻就有人站了起来,迎向郑玉康:“郑总,这些天你都去哪了,公司…”

  “不用说了,我都知道。”郑玉康摆了摆手,然后望向一屋子的人,漠然道:“你们在商讨什么,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听听?”

  坐在居中位置上的李玉书阴沉的皱了皱眉,他并没有开口,脸上有些意外,似乎想不通郑玉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。

  不过,当他看到缓缓进来的杨宁后,脸上的诧异,又多了几分,整个人变得若有所思起来。

  “郑玉康,你休要在这放肆!”一个男人拍着桌子站起来,沉声道:“如今你已经被踢出董事会,从今天开始,公司上上下下的事,都跟你没关系。”

  顿了顿,这男人又道:“现在公司的一切事务,都由李总负责。”

  “李总?”郑玉康阴沉的望向李玉书,皮笑肉不笑道:“李玉书,我真没想到,你的手段这么低劣。”

  “不知道你说什么。”李玉书平静开口。

  “少跟老子装糊涂,告诉你,这几天老子受的罪,一定会让你十倍百倍偿还!”郑玉康怒视着李玉书。

  “来人,把这疯子给我轰出去!”先前呵斥郑玉康的男人,已经开始找保安了。

  说完,这男人望向不远处的杨宁,沉声道:“你又是谁?”

  “我就一打酱油的,不用管我。”杨宁耸了耸肩。

  “闲杂人等,出去!这里是你能随随便便进来的地方吗?”这男人呵斥道。

  “郑富隆,他是我朋友,今儿是我请他进来的!”郑玉康沉声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干的那些龌蹉事,考虑到你是我二伯,又是郑家人,对你做的事一直睁只眼闭只眼,没想到,你竟然是这种卑鄙龌龊的小人!”

  “小人?”

  郑富隆嗤笑道:“郑玉康,我今儿就告诉你,郑氏集团已经跟你没一点关系了,你,还有你带着的这条狗,给我滚出郑氏,否则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  “好呀,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不客气了,有种…”

  郑玉康还没说完,他的身后,就传来杨宁冷漠的声音。

  “你说谁是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