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546 你的节操还在吗?

正文_546 你的节操还在吗?

  对杨宁来说,这画面太tm美了,简直就不忍直视!

  原本,在他的预料中,郑玉康这条华海第一疯狗,一定在这些天,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折磨,可他压根没想到,郑玉康遭受的折磨虐待,竟然到了如此令人发指的程度!

  这尼玛简直太有才了,我勒个去,这是要把人活活逼疯,顺带着颠覆整个世界观,扭曲人性的节奏吗?

  杨宁第一时间掐断扫描,不是他心理素质差,也不是因为看到太过血腥的场面,而是作为一个正常人,尤其是一个正常取向的男人,杨宁实在没办法,也无力去接受,如此堪称丧尽天良,无视人伦纲常的场景!

  暗暗骂了句晦气,杨宁发誓,如果不是因为要救郑玉康,他不愿,也绝不会走进这别墅!

  吱…

  在中,杨宁学到的可不仅仅怎么跟坏人打交道,还有各种技术,比如驾驶汽车、轮船、直升机之类的,也有一些偷鸡摸狗、招摇撞骗的本事。

  尽管这种本事上不得台面,但不得不承认,学会这些,出任务时绝对能轻松不少。

  就比如眼下,他仅仅是依靠着一根铁线,就轻易的撬开了这栋别墅的大门。

  这栋别墅占地面积倒是不小,不但有后院,更有着一处露天泳池,还有一块可供嬉闹的草坪。

  先前扫描的时候,杨宁暗中清点了一下别墅内的人数,也不多,算上被五花大绑的郑玉康,也就七个人。·

  借助潜伏,杨宁悄悄进入别墅一楼,凭借着过人的听觉,很轻易就解决了一楼的两个大汉。

  看着通往二楼的阶梯,这一刻,杨宁脸上露出迟疑之色,这不是胆怯,也不是害怕…好吧,这就是胆怯,尽管杨宁不想承认,但他很清楚,自己竟然怂了!

  “姓郑的,这事因我而起,但你别怨我,丫的哥这次为了救你,连节操都豁出来了,咱们就当扯平了!”

  杨宁暗暗犯嘀咕,最后下定决心,终于迈上了通往二楼的阶梯,不过脸色不好看,甚至可以说相当难看。

  越是靠近郑玉康被囚禁的房间,杨宁脸上的纠结之色就越浓郁,似乎这门的背后,正有着一群连他都要谈之色变,甚至目露恐惧的生物!

  “操!”

  杨宁忍不住爆粗,然后闭上眼,直接一脚就踹开房门,不等里面的人惊醒回味,依着印象,还有听觉,立刻朝着屋子里的人,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攻击。

  坦白说,这些人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,可杨宁愣是不敢睁眼,直到将不断发出呜呜呜呜声音的郑玉康拖出房间后,才铁青着脸,慢慢睁开眼睛。

  一把将塞在郑玉康嘴里的臭袜子扯掉,杨宁哭笑不得道:“我这次被你害苦了,如果知道你竟然遭受如此折磨,我发誓,绝对不会趟这浑水!”

  “别说了!”郑玉康眼睛都红了,吼道:“松开我!”

  杨宁撇撇嘴,轻轻转了转手中的,仿佛变魔术似的,直接就将郑玉康身上的绳索隔断了。·

  看着松绑后,不断活动四肢的郑玉康,杨宁绿着脸,迟疑道:“我说姓郑的,你的节操还在吗?”

  郑玉康一开始没回过味,可很快,他整张脸由红变绿,最后更是惨白一片,透着一股连杨宁都心惊的惶恐。

  我勒个去,行呀,这上川真司折磨人的手法还真不是盖的,瞧瞧,能将天不怕地不怕的郑疯狗吓成这样,这尼玛得多有才呀?

  对于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的上川真司,杨宁不得不升起某种佩服。

  “我…我不…我不知道。”半晌,郑玉康吱吱唔唔,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  看着郑玉康脸色阴晴不定,隐隐透着惶恐后怕,杨宁咽了口唾液,下意识后退几步,仿佛避瘟神似的:“是不是很爽?”

  “爽?”郑玉康瞪大眼珠子,吼道:“爽你妹!”

  话罢,这货下意识转了转腰,忽然道:“好像没感觉呀。”

  “都被弄得没感觉了?”杨宁忽然露出一抹同情之色,“唉,请节哀。”

  “靠,我是说,好像…节操…节操还在!”郑玉康一脸羞愤,对,没错,这货是羞愤!

  说完,不等杨宁有所表示,郑玉康立刻抓起另一间房的棒球棍,顺带着还拾起一副墨镜戴上,然后在杨宁的注视下,怒气冲冲的回到先前那房间,不一会,就听到郑玉康的咒骂,还有那些男人凄厉的惨叫!

  杨宁就这么站在门外,一点要进去的想法都没有,这间房对他来说,完全就是避之不及,甚至得逃之夭夭的绝地!

  试想一下,当你瞧见几个大老爷们光着身体在床上玩多人游戏,还一脸亢奋激动的拍摄小电影,你会有什么感触?

  杨宁对此不发表任何看法,也压根没打算这辈子再回顾类似的问题,所以他不会有任何感触。

  但郑玉康不一样,估摸着被抓的这几天,铁定欣赏了不止一次两次如此基情的火爆场面,还要不时听到这些男人的言语挑逗,更要承受随时可能节操不保的威胁恐吓。

  坦白说,对于这货的遭遇,杨宁只能持着同情、怜悯的态度,甚至心底下,还不得不赞叹,这郑玉康不愧是条疯狗,竟然被吓了这么久,精神还没有崩溃。

  “呕…”

  大概十分钟后,郑玉康绿着脸走了出来,直接将手中的棒球棍给扔了,然后毫无征兆的扶着门板,就开始躬身呕吐。

  这一刻,杨宁很想唱一首男人吐吧吐吧吐吧不是罪,不过考虑到郑玉康如今的状态跟情绪,只能忍住了,干笑道:“你还好吧?”

  “你觉得呢?”郑玉康恨恨的骂了句,沉声道:“别让我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在背后整我,不然,我一定要杀了他全家,让他死无葬身之地!”

  杨宁忍不住犯嘀咕,暗道如果让这货知道,遭到的这些待遇,或多或少跟他有关系,也不知道这货会不会找他拼命。

  忽然,杨宁想起那个外地人头目透露的一件事,皱眉道:“你知道郑嘉盛吗?”

  “当然知道,他是郑氏的,但不是本家人,一直在公司里上班,是人事部的副经理,怎么了?”

  郑玉康先是一愣,可很快,他两只眼睛就红了,不可思议道:“你该不会想告诉我,整我的人是他吧?”

  “整你的人我暂时不清楚是谁,不过你被人绑到这,跟他有一定的关系。”杨宁耸耸肩道:“他偷偷从你助理那,调查过你前阵子的行程,并且泄露出去了。”

  “这个王八蛋!”郑玉康没有丝毫怀疑,因为眼下是杨宁救了他,仅此一点就够了!

  “我现在就去他家,把他给收拾了!竟然吃里扒外,还找人阴我!”郑玉康怒不可遏,显然,经过这些天的遭遇,他急需一个发泄的地方,不然这条华海第一疯狗,恐怕就真得人如其名了!

  “不必了。”杨宁拉住要冲下楼的郑玉康,缓缓道:“你找不到他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