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37章 537 调查

正文_第537章 537 调查

  余见愁忍不住瞥了眼身后,看着屁颠屁颠在那数钱的何陆,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物以类聚,人与群分这个道理。·

  就冲着这货不靠谱的胡作非为,也难怪自个面对杨宁时,会连连吃瘪,一肚子抓狂。

  “这件事,不算完。”杨宁冷着脸道。

  “你还打算闹下去?”余见愁微微皱了皱眉。

  “你有意见?”杨宁斜了眼余见愁。

  余见愁耸了耸肩,一脸的无所谓,这是一种态度,就是放任杨宁胡闹。

  先前何陆睁着眼说瞎话,他都能忍下来,更别提杨宁这位正主了,对他来说,这简直就是屁大点事,根本不值一提。

  “好了,也甭数钱了,说说看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杨宁望向何陆。

  何陆笑呵呵的将钱收进旅行包了,然后开始给杨宁讲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,包括他是怎么发现三个人贩子,又是怎么把这三个人贩子制服,还有就是在警局里,那些警察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。

  “这个李副局长,很有问题呀。”余见愁不冷不热插了句。

  岂止是有问题,简直这干的不能再明显了!

  听到隆河市的副局局长,竟然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将何陆扔到看守所,杨宁一开始相当气愤,暗骂这官可当得真糊涂,可听着听着,就品出·

  尤其何陆还提到,在看守所里,连着两天,都有专职的警察,似乎诱导他认罪伏诛,还挑唆看守所里被关押的一些社会人士,对何陆百般骚扰。

  好在,何陆自身的实力过硬,这才没有吃亏,反倒将那些个社会人士揍得哭爹喊娘,直嚷嚷的要求挪位换地方。

  何陆之所以在看守所玩了出讹人,就是他从那些社会人士嘴里,强行逼供,问出是谁在背后挑唆。

  “我只是挺好奇,这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?”杨宁蹙眉道,他已经不是怀疑,而是肯定,暗地里有着一只黑手。

  “这还不简单,直接找那个李副局长问问,不就真相大白了?”余见愁笑道。

  “站着说话不腰疼,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公职人员,如果死撑着,又能从他嘴里问出些什么?”杨宁蹙眉。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

  听到余见愁理所当然点了点头,杨宁不由暗暗翻了个白眼。

  不过下一刻,余见愁就话锋一转,似笑非笑道:“不过嘛,这天底下就没不偷腥的猫,既然你都知道这李副局长有问题,那么他私底下,肯定干过一些不为人知的肮脏事,对吧?”

  杨宁很想说一句废话,可看到余见愁脸上的古怪之色,忽然猛地一怔,下意识道:“你有办法弄到?”

  “只能说试一试,你得相信军九处的实力。·”

  说完,余见愁笑着掏出手机,随手拨了个号码,在电话里头简单交代了几句,然后收起电话的同时,也笑道:“那么,咱们是不是找个地方,好好休息一两天?”

  “就去何陆家吧。”

  杨宁也知道,想要搜集李副局长的一些罪证,即便是军九处,恐怕也要耗费一些时间。

  一听要上自己家,何陆脸上明显闪过犹豫,透着些许为难,杨宁看在眼里,心里一动,表面上却笑道:“算了,我忽然想起还有点事,就不四处溜达了,咱们就在隆河市找个酒店等着吧,这一来一回的折腾,挺没必要的。”

  听了杨宁这话,何陆明显长出一口气,干笑道:“杨哥,家里面有些不方便,我得赶紧回去,还有,我爷爷那出了点小问题,你们即便去了,怕也没什么时间招待,到时候怠慢了,我家老头子肯定数落我没教养。”

  尴尬的挠了挠头,何陆继续道:“下次吧,下次一定带杨哥去我家走走,那里风景不错,空气也好,不比梅村差多少。对了,这被关了三天多,家里面肯定也急坏了,我现在就得回去了,报个平安。”

  “那好吧,等忙完了,记得给我打电话,我就在市里面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“恩,杨哥,那个,我就先走了。”何陆搓了搓手,脸上满是尴尬。

  “去吧。”

  看着何陆背着旅行包渐渐消失在人群,余见愁笑道:“你这位室友,肚子里可藏着不少事呀,他家风景好不好我不知道,但我觉得,他心里有鬼。”

  “每个人心里都装着秘密,不一定都要拿出来分享,咱们不也藏着秘密吗?”杨宁一脸平静。

  “这倒也是。”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,余见愁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,“走吧,上车,先找家酒店安顿下。”

  “王胖子说,那个被关在看守所的小子,今儿被人领走了,当时好像还有隆河市的市委书记,以及警局的局长在场。”某个房间里,穿黑衣的男人,正有条不紊道。

  “小角色而已,无伤大雅。”上川真司缓缓道:“有没有杨宁的消息?”

  “据王胖子形容,如果资料没错的话,今儿出面领走那小子的,其中一个可能就是杨宁了。”

  “他终于舍得出现了?好,很好!”

  上川真司略微有那么点兴奋,冷笑道: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早知道这么容易就把他给逼出来,我这么大费周章,一点必要都没有。”

  “大人的意思是?”黑衣男人疑惑道。

  “既然那小子出现在隆河市,还从看守所里把一个杀人犯弄走,想必,他动用了一些人脉上的资源,也就是说,让他这么一直查下去,迟早会查到那个副局长头上。”

  顿了顿,上川真司道:“说到底,他始终收了好处,干了些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的事,这万一被查出来,你说,他会把谁给捅出来?”

  “王胖子。”黑衣男人沉吟片刻,缓缓道:“大人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  上川真司很满意的看着这黑衣男人离开屋子,他就喜欢跟聪明人说话,反应迟钝,或者脑子不好使的,根本不可能在他手底下做事。

  杨宁可懒得跟余见愁同住一间房,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了,不希望睡着后,被余见愁瞧出端倪来,换做其他人倒是没什么,可余见愁不一样,这可是实打实的王牌兵王,可不仅仅只是会拳脚功夫的莽夫。

  从昨天开始,他就闷在房间里,逗着掌心酣睡着的小萌宠,这玩意不怎么好动,除了喝奶,就是眯眼瞌睡,杨宁有时候甚至觉得这萌宠有着一颗猪脑子,因为这小萌宠如今的表现,完全就是吃饱了睡,睡饱了吃。

  这不是猪是什么?

  咚咚咚…

  轻轻将小家伙放到兜里,杨宁立刻跑去开门,只见余见愁手中握着一个u盘,笑眯眯用手晃悠着:“你想要的东西,都在里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