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35章 535 你没记错吧?

正文_第535章 535 你没记错吧?

  当杨宁来到隆河市的时候,立刻就见识到了这军九处的实力,显然,余见愁是故意要让杨宁清楚,他的选择,没有错!

  仅仅一个电话,不一会,就有两辆车停在他们身前,走下来的几个人,据他们介绍,正是隆河市的市委班子,其中,就包括了市委的刘书记!

  尽管军政互不干涉,可军九处完全可以通过自身的关系网,把这事直接反馈给齐南省,然后让齐南省的省委关注这件事,这也导致隆河市的市委接到省委电话后,立刻就鸡飞狗跳起来。·

  他们并不清楚杨宁跟余见愁的身份,但似乎得到了省里的某种暗示,或者说是警告,所以即便平日里官位赫赫,可眼下,他们这几个在隆河市跺跺脚都能引起地震的人,却是沉默寡言,既不敢打听,也不敢乱开口。

  好歹是久居官场的人,他们察言观色的本事着实不小,因为年龄问题,杨宁被第一时间忽略,他们选择去观察余见愁,但这位主,可是军九处的巨头之一,平日里要么不显山不显水,一旦摆起姿态,那绝对能把这些人唬得一愣一愣的。

  “事情我也听说了,这是好事呀,怎么就忽然把人给抓起来?”隆河市的市长一脸不满,他望了眼身边早已擦汗的中年人,这个中年人,正是隆河市的警局局长。·

  “钟市长,这事是我疏忽了,之前一直在省里开会,你也知道,我才回来不到一天。”这局长赶紧开口道:“我现在就去安排,让他们把人给放了。”

  说着,就要打电话,却被杨宁打断道:“先去看守所吧。”

  这局长脸上有那么点不自然,暗道大人说话,怎么小孩子也跑进来插嘴,真是不懂尊卑。

  可接下来,他眼珠子就瞪直了,因为那个在他们看来,来头神秘的余见愁,竟然点头道:“没问题,你们也听见了,从现在开始,全都听他的。”

  这群市委班子一个个都诧异的望向杨宁,暗道这小子是谁呀,难不成,惊动省委的,是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学生仔?

  他们都在猜测杨宁的身份,不过表面上却神色如常,刘书记第一时间表态:“那就听这个小兄弟的吧,你们先回去,梁局长,你跟着来就行。”

  既然刘书记开了口,钟市长等人也不好跟着,只能乘车先离开,而刘局长也备好了车子,眼下,他载着杨宁等人,前往看守所。

  “待会放机灵点,我告诉你,这次来的人可不一般,你们没在所里面针对那学生吧?”

  到了看守所,梁局长第一时间把看守所的张所长给叫了出来。要·

  “应该没有吧,看守所的情况,梁局你也是知道的,不比监狱,没那么乱。”张所长其实也挺迷糊,他抽空查了下何陆的资料,顿时蹙眉:“就是个小流氓,这也能惊动你跟刘书记?”

  “小流氓?”梁局长先是愣了愣,然后摆手道:“甭管这家伙什么来头,先把人给我放出来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张所长点了点头,他立刻安排了人,将何陆给找来。

  期间,他也有幸跟余见愁交流了几句,尽管人家没明说,可多少也暗示了那么点,说这事会记下。

  有了这种暗示,张所长甭提多开心了,暗道如果能得到余见愁的赏识跟举荐,仕途绝对是一片光明,尽管清楚无非是余见愁要带走何陆的顺水推舟,但他一点不介意。

  官场就是这个调调,你帮我,我帮你,几千年的延续,还摸不透这老规矩,就活该一辈子做下等人!

  只不过,当他看到何陆的模样,确切的说,是何陆的眼神后,可着实让他惊出一声冷汗。

  看着怒气冲冲的何陆,不时朝另一个据说也大有来头的小伙子耳语,他心里有些没底,担心何陆胡言乱语,触怒余见愁这个大人物,导致即将迎来的康庄大道,瞬间变成镜花水月。

  这还不算,一旁的刘书记不时蹙眉,眼中透着狐疑,还带着些许恼怒,这让张所长更是患得患失,暗骂待会别什么好处没捞着,反而还惹得一身骚。

  就在这时,一个穿着制服的金鱼眼,喘着粗气跑进办公室,张所长赶紧笑道:“何陆,你进来时的随身物品都给你取来了,包括衣裤鞋袜,待会换好后,就能离开了。”

  何陆没好气的从金鱼眼手里接过随身物品,见金鱼眼一副见了鬼似的惶恐,又瞥了眼患得患失的张所长,嘴角忽然就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坏笑。

  金鱼眼一脸讨好的看着何陆清点随身物,在旁谄媚道:“何老弟,一看你就知道是贵人,以后要多关照关照老哥,老哥这几天,可是相当照顾你呀。”

  “照顾?”何陆皮笑肉不笑的看了眼金鱼眼,然后低头清点着物品。

  金鱼眼看上去有那么点心虚,眼下的他,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看来,在看守所里,八成发生过什么事。

  “如果没其他事,我就先去忙了。”金鱼眼暗暗擦了擦冷汗,就要找个借口离开。

  “等等!”不等金鱼眼迈步离开,何陆就将手中的随身物品平摆在桌子上,皱眉道:“奇怪,东西不对呀。”

  甭说金鱼眼,就连张所长也目露诧异:“何陆,你点算清楚了?是不是真少了东西?”

  说完,张所长狠狠瞪了眼金鱼眼,咆哮道:“你是怎么做事的?还不赶紧滚回去检查,看是不是还有遗漏?”

  “所长,真没了,前前后后都检查三遍了,我当时还说这是所长你让我去取的,让执勤的小李用点心。”金鱼眼一脸无辜,面对张所长愤怒的眼神,他越说越小声,越说越不敢往下说。

  “何陆,少什么了?如果东西不是很重要,就算了吧。”张所长狠狠瞪了瞪金鱼眼,忙转过头望向何陆。

  他隐约升起一股很不妙的感觉,暗道小祖宗,你可千万别吃饱了蹭的,给我整出些幺蛾子,没事的话,还是趁早滚吧。

  “算了?”何陆瞪着眼,随即换上副痛心疾首的模样,指着裤兜掏出来的八十块钱,欲哭无泪道:“我进来的时候,兜里明明放着八万块现金,现在就只剩这么点?”

  噗…

  张所长傻眼了,金鱼眼眼珠子也快掉一地,就连喝茶的刘书记,以及余见愁,都差点被茶水给活活呛到。

  反倒是杨宁,神色如常,他知道,眼前这同寝室的坑货,又要耍宝了。

  他们这些人,脑子都闪过同一个念头,这何陆的裤兜才这么点大,甭说装下八万块,就是装八千块也够呛。

  更何况,这年代谁吃饱了没事干,非要带着八万块现金出门?

  “何老弟,你…你没记错吧?”面对张所长近乎吃人的目光,无法直视的金鱼眼,只能满脸希冀的看着何陆。

  “记错?”何陆皱起眉头,露出思索之色。

  “对,对呀…”

  “对你妈个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