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32章 532 偷师?

正文_第532章 532 偷师?

  随着二星攻杀术的开启,杨宁整个人的气势骤然一变,攻杀术讲究的是蓄势待发,完全符合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的主旨。·

  一开始,跟杨宁对垒的男人,还没有太多感觉,可渐渐的,随着几招下来,他惊讶的发现,杨宁的出手速度,愈发迅捷!

  速度变快了吗?

 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玩味,面对杨宁的悍然出拳,他不退反进,五指合拢,同样以拳头回应。

  砰!

  两个拳头,在半空中发出剧烈的撞击,男人手臂出现些许发麻,反观杨宁,则是脸色微变,他没想到,以他如今八十七的力量数值,竟然在蛮力的比拼上,出现了持平的情况。

  就在这时,杨宁瞳孔猛地一缩,因为他惊讶发现,对方的拳头没有出现停滞,也没有收回,而是以一种很诡异的方式,继续攻了过来!

  砰!

  被这个拳头重重砸到胸口,杨宁脸色渐冷,沉声道:“寸劲?”

  男人神色如常,可心里一点都不平静,他确实借助寸劲,才发出了这一击。

  寸劲不属于武功的范畴,而是一种绝技,可以让人在动作停止,或者受阻后,突然加速肌肉的收缩,然后发出急促迅猛的爆发性力量!

  男人不平静的原因,是他很清楚,这一拳,比第一拳的力道还要大,他自认自己的拳头,能轻松将老虎轰趴下,可眼前这个小子,竟然在承受自己寸劲的拳头后,不但没倒,反而脸不红心不跳的盯着自己,这让他相当吃惊!

  这小子,身体是铁打的吗?

  好变态的防御力!

  不过,他还没整理好这些复杂心绪,瞳孔就猛地一缩,因为他发现,这个小子,竟然也朝他挥出拳头!

  当然,这不是他心惊的原因,而是他发现,杨宁竟然在挥舞拳头的这个过程中,强行中断了三次!

  寸劲!

  三连寸!

  这么短的距离,这小子,竟然做到了三次!

  这得多快的速度,多强的神经反应,多恐怖的肌肉,才能做到这一切!

  来不及心惊,他本能的双手交替,抵挡已经近在咫尺的拳头!

  砰!

  顿时,一股巨力袭来,让这男人脸上忍不住露出苦痛之色,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,站定后,看着杨宁两只手,竟然又在半空做出强停、强移的举动后,饶是他,也忍不住有那么点心惊肉跳,赶紧喊道:“行了!”

  “你说停就停?”杨宁丝毫没有停止攻势,反而在半空中,打出了第四次寸劲!

  这男人似乎也火了,立刻以一种很诡异的动作,强行让自己的身体呈现出偏移之势,堪堪躲过这两道天知道多大的拳劲后,立刻躬下身,朝着杨宁下盘横扫。··

  杨宁本能跃起,然后高高飞出一脚,而这时,这男人也高高跃起,同样飞出一脚。

  两人在半空中踢了个旗鼓相当,双方不分胜负,落地后,分别以拳法路数战到一块!

  十几招下来,按照杨宁的脾气,在攻杀术的催化下,必然越战越勇,可奇怪的是,杨宁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战意,相反,还出现了迟疑跟困惑。

  至于那男人,同样也是一脸愕然,半晌,他第一个暴退数步,站定后,不可思议道:“你这些套路从哪学来的?”

  “你又是从哪学来的?”杨宁终于问出自己内心的疑惑,可很快,他脸色一变,瞪大眼睛道:“你是余见愁?”

  “你认识我?”这男人深吸一口气,看得出来,他内心一点都不平静,因为杨宁刚才展现出来的攻杀套路,完全就是他的成名技,也是他融合很多武学套路归纳总结出来的。

  也就是说,这些全是他自创的!

  可眼下,杨宁不但会,而且似模似样,简直就是他的翻版,这岂会不让他心惊?

  杨宁整张脸立马红了点,暗道自己偷师也就罢了,还在关公面前耍大刀,班门弄斧呀,这尼玛也太尴尬了吧?

  等等,这岂不是说,眼前这男人,就是自己融合过的王牌兵王记忆的其中一个?

  这男人,是王牌兵王?

  想到这,杨宁脸色再次一变,沉声道:“你们发现我了?通过什么方式?”

  难怪听声音,有那么点耳熟,杨宁立刻想起,这男人,正是融合高级篇后,自己看不到,却能听到的那三个人中的一个。

  “别紧张,小子,这是你爷爷告诉我们的。”余见愁身上的气势慢慢消失,缓缓道:“当初都快把部队翻了个底朝天,没想到,最后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。”

  我爷爷?

  杨宁并不认为余见愁会骗他,而且这似乎也是唯一能说得通的解释,只是他很疑惑,爷爷这么做,到底图什么?

  “告诉我,你是怎么会那些套路的。”余见愁目光炯炯盯着杨宁。

  杨宁自然清楚,这是余见愁的独门绝技,偌大的华夏,怕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,只能干笑道:“如果我说是在梦里偷师的,你信不信?”

  “信。”出乎杨宁意料,余见愁竟然很认真的点头:“这似乎也是唯一能说得通的。”

  我勒个去,随随便便编个理由,这尼玛也能糊弄过去?

  杨宁望向余见愁的眼神,透着那么一丁点的怪异,似乎觉得这货名气挺大,身份也不同凡响,只是上天是公平的,竟然给了他一个负次方的智商。

  余见愁自然没瞧出杨宁眼神的猫腻,他无非是将杨宁的说法,跟军魂联系在一起,当然,原本对杨宁抱着些许成见的他,眼下却是看犊子似的,因为在他看来,尽管人家是梦中偷师,但好歹也是他的传人。

  有句话说的好,一日为师,终身为…咳咳咳…

  余见愁清了清嗓子,笑道:“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,是不是该有点表示呀?”

  “表示?”杨宁眼睛微微瞪了瞪,这一刻他嘴角出现抽搐,不自然道:“要钱呀?多少?我很穷的。”

  看着杨宁这肉疼外加吝啬的模样,余见愁有过一瞬间想拍死这货的冲动,话说你师傅我如此刚正不阿,怎么就在梦里教出你这么一个混账徒弟?

  拜托,只是让你喊声师傅,你竟然如此不上道,以为我管你要钱?

  再说了,弄点小钱孝敬师傅,这不是很天经地义的吗?想送钱给师傅我的,能从京城排到米国,再说了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小子身价,啧啧,都好几十亿…

  咳咳咳…

  余见愁再次清了清嗓子,把乱七八糟的思绪全一股脑儿抛出脑外,看了眼十分不上道的杨宁,他摇了摇头,摆手道:“好了,先说正事吧,今儿找你,是想问你,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