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502 哥的节操呀!

正文_502 哥的节操呀!

  杨宁第一次感觉这么虚弱,没错,是虚弱,来自意识的虚弱。·

  他知道,很可能因为那半杯不知名的洋酒,如今**背叛了他,让他在现实中,成了一个酗酒昏过去的醉汉。

  可这并不代表,他的意识同样如此。

  不敢说清醒,但他知道自己正在干什么,毕竟精神属性达到满值,即便对酒精过敏,也不可能将他的意识也麻痹掉。

  只是,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

  他试着跟至尊系统沟通,却发现,竟然毫无办法,甚至他连一丝气力都提不上来。

  四周漆黑一片,没有光,也没有声音,仿若死寂,这让他有种心绪不宁的慌乱,这种感觉,源自于内心对未知的恐惧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杨宁并不清楚,他在这个地方待了多久,现实中又过了多久,他只是漫无目的,仿若一阵轻风,在这片漆黑的环境中飘荡,如同无根的浮萍。

  忽然,一阵强烈的撕扯感,让杨宁如遭雷击似的,他甚至产生一种自己会不会魂飞魄散的错觉,因为就在这撕扯感传来的那一刻,他忽然有种强烈的窒息!

  “咦?他又来了?”

  “可惜看不清真实容貌,只能通过轮廓,判断他的年龄。”

  “我让人在军队里调查过,根本找不出这么年轻的。”

  听着这似曾相识的嗓音,杨宁仅过了一会就意识到,这应该是之前融合终极篇来过的地方,可跟上次一样,他看不见,只能听,而且听得时长也不多,渐渐的,他再次感觉到自己缓缓升空。·

  当视野出现光的那一刻,他不再去看镰刀锤子旗帜的区域,而是望向了另一边,那里,有一个军…

  仅仅只看到一个军字,意识就再次传来撕裂感,但却没有第一次那般强烈,至少杨宁能死死忍受着。

 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,渐渐的,他似乎找到了四肢的存在,只不过很沉,使不上劲,每次试图抬起,总会生出难以形容的酸痛感。

  不过即便不去尝试使劲,杨宁依旧很不舒服,这不舒服的地方,来自他的喉咙,他感觉喉咙火辣辣,异常难受。

  水…水…

  他的四周,仿佛出现了一阵魔音,不断刺激着他的思维,让他本就不舒服的喉咙,变得更难受了,可他知道,眼下唯有水,才能缓解他的不适。

  他内心,第一次如此强烈的要对水源进行索取。

  可是,他明白自己无能为力,因为他尚算清晰的思维告诉他,这里并不是现实!

  甚至,眼下这种难受,可能也是幻觉!

  就在杨宁跟喉咙的疼痛进行着对抗时,忽然,他的视野中,出现了一个瓶子。

  瓶子?

  而且这个瓶子,似乎正朝着他的方向缓慢而来。·

  得救了!

  经过短暂的诧异后,甭管眼下这是不是幻觉,杨宁都卯足劲,朝着瓶口而去。

  瓶子里面,很可能有水,杨宁很清楚,只要能喝上两口,他就能缓解喉咙因疼痛带来的不适,哪怕效果不多,但也远比什么都不做,要有用!

  凭借着惊人的毅力,杨宁距离瓶子越来越近,似乎那瓶子也心生感应,且对杨宁没有抗拒,竟然也主动凑了过来。

  唔…

  杨宁一口将整个瓶口含在嘴里,他眼下有种要跳脚骂娘的冲动,因为自己没力气去抓瓶子,而瓶中的水,似乎也不是很满,所以他只能用舌头去舔。

  一开始,感觉没什么用,但杨宁丝毫不气馁,不断朝着这个瓶口吸气,试图将瓶内的水给吸出来,同时舌头也没停下,不断想要伸进去。

  我只要一点点,就一点点!

  杨宁的动作越来越大,忽然,他感觉到,舌头竟然真的出现一些湿润,这让他异常惊喜,不断用舌头,去吸允这个区域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杨宁不断的吸着,喉咙的不适也有所减缓,就在他打算再使点劲,忽然,被他舌头吸允的地方,竟然动了!

  而且正疯狂的缠住他的舌头,似乎想要将他吸走的水分,给抢回去!

  杨宁又急又怒,如果可以的话,他绝对会亲手宰了这玩意,只可惜他如今动弹不得,只能用舌头跟这玩意进行对抗。

  双方你来我往,让杨宁诧异的是,竟然出现了不遑多让的局面,因为每次他刚刚将那些水份吸走,就又被那玩意给抢了回去!

  该死的!

  这个发现让杨宁又急又怒,正要对这玩意破口大骂,可忽然,他整张脸猛地一白。

  尼玛,闹了半天,那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呀?感觉滑溜溜的,该不会是哪个小朋友,在瓶子里养了小蝌蚪吧?

  可问题是,小蝌蚪能有这么大劲,不但能挑战自己的舌头,还平分秋色?

  恩,绝对不可能!除非,小蝌蚪长大了,成了…

  卧槽!

  小蝌蚪长大了,是什么玩意?

  青蛙?

  癞蛤蟆?

  也就是说,闹了这么久,哥是跟一只两栖动物争斗,用的还是舌头?

  杨宁彻底被这个想法吓清醒了,他疯狂的要将舌头从瓶口抽走,可刚刚脱离魔爪,他就惊恐的发现,这瓶子竟然主动冲了过来,瓶口更是变得大大的,足以把他的嘴巴给吞没!

  哥的节操呀!

  竟然被一只两栖动物给夺了!

  帮凶竟然还是一个瓶子?

  尼玛,这你敢信?

  不要!

  或许是遭到了惊吓,杨宁整个人彻底清醒了,同时,他也感觉到了双手的存在,不再酸麻,而是充满着力量,他近乎本能的想要推开这个瓶子,而且他也这么做了。

  可忽然,他整个人再次愣住了,因为他感觉到,双手传递来的感觉,竟然惊人的酥软!

  震惊的睁开眼皮,入眼,是一双微闭着的眼睛,确切的说,是一张脸,女人的脸!

  杨宁彻底懵了,因为他清楚的意识到,自己,以及这个女人,正在干什么!

  同时,他也知道,自己触摸到的酥软,到底是什么!

  这什么情况?

  杨宁在短暂的愣神后,思维渐渐清晰的他,也开始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,现在是该继续糊涂下去,享受美人在怀?还是脚底抹油开溜,保全小命?

  尽管这世上有一种说法,叫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**,可杨宁觉得这玩意对他不管用,因为能说出这么一段至理名言的,九成九都是经验丰富的花丛老手,而他呢?

  用杨宁的话总结,我还是个孩子!

  这妞是不是第一次跟男人舌吻,杨宁不知道,他更不知道,这是不是这妞的初吻?

  可杨宁很清楚,一旦让这妞知道自个稀里糊涂跟他舌吻,那么等待他的,就很可能就是稀里糊涂挂掉!

  暗道小命要紧,留得青山在,不愁没柴烧,这次吃点亏,顶多下次双倍赚回来!

  杨宁恨恨想着的同时,似乎心有不甘,舌头也激烈的搅动几下,暗爽着正要推开面前这妞,忽然,他脸色猛地一变!

  因为他发现,随着这个举动,眼前这妞,也就是东方菲儿,忽然喉咙动了动,脑袋更是前倾。

  噗!

  杨宁整张脸彻底绿了,因为这菲儿姐,竟然就这么**…咳咳…吐…吐了?